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9/10 - 10:02

只期待你做好本份

(右圖)曾幾何時的港鐵入閘機上,放滿了「散水車票錢」,2019年7月21日。

(右圖)曾幾何時的港鐵入閘機上,放滿了「散水車票錢」,2019年7月21日。

港鐵主席話:「近日因為社會上的政治爭議而引發的暴力事件,蔓延到港鐵網絡,導致數十個車站相繼被大肆破壞。」其實唔係政治爭議影響到你哋,而係你哋自己將自己捲進呢個旋渦啫。

幾年前喺巴黎旅行,有次星期日同班法國朋友去野餐,坐地鐵,居然個個跳閘。我當時真係好驚訝,香港人習慣咗奉公守法,叫我跳閘,最難嘅唔係閘口嘅高度,而係自己嘅心理關口。

睇番香港嘅情況,六月份運動啱啱開始時,邊有人會搞港鐵?示威者之間嘅其中一個互助表現,居然係放定一堆「散水車票錢」,準備畀人撤離嘅時候,可以乖乖地咁買車票走人。當初幾個月,無論情況幾咁混亂都好,我都從未見過有人跳閘,係真係一次都無,你邊度見過咁可愛嘅抗爭者?

廣告

抗爭人士希望做好乘客買票嘅本份,既是守法自律嘅表現,亦真心認為港鐵係香港「土生土長」嘅公共交通機構,大家真係期望你會以香港為家,為香港人服務。你係 mass transit 系統,本來就應該唔分政治立場,邊度人多,就按番公司既定嘅處理方式,加派人手或班車幫手疏導人群。我諗我同好多現場人士個訴求好簡單,就係只希望你咁大間公司,可以做好本份。

其實你唔分政治立場,幫忙運送警察,我都覺得可以理解,因為你本身個職能就係乘客運輸,你唔理任何政治立場,總之有人就運送,如果做到一視同仁,大家都唔會批評你。但係你港鐵大規模封站,阻礙乘客離開或到達現場,變成政治工具,831啲片又唔公開,令到幾多香港人失望同痛心。

當然,寫呢篇文,係唔會鼓勵大家跳閘嘅,但係之前睇《思言財雋》有篇文章提到:

「原來本地客運業務只佔港鐵經營利潤不足四成,車站商務和物業租貸業務去年合共錄得約 100 億元收益,佔經營利潤接近五成,這才是港鐵收益的最主要來源。大家不要忘記,港鐵另外一個身份,就是香港其中一個最大的地產霸權。」

咁大家從其最主要嘅收益來源入手,少啲幫襯囉。大家自己用上自己覺得合適嘅方法,去話畀港鐵知,香港人對呢間公司有幾咁失望。

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