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和你讀:《基因》"The Gene: An Intimate History"

2020/8/12 — 10:31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全城關注政府所謂免費武肺測試和傳聞的『健康碼』是否用作收集市民DNA,什麼是DNA?什麼是基因?發現基因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上星期五從書架取下這本《基因》"The Gene: An Intimate History",已經很久沒有三天一口氣讀完一本500頁的英文書,但這本"The Gene"真的值得推薦,作者文筆簡潔流暢,成功融合了科學和歷史,講故佬般把一個個的故事生動地舖排在讀者面前。(感謝城大 Justin Robertson 教授送書!)

本書作者Siddhartha Mukherjee是紐約哥倫比亞大學醫學教授,本身印度裔的他,以他早年在印度家人的故事,特別是他的幾位叔伯們患上精神分裂病的經驗,在全書穿插成為引子,成為本書一個特色,更添加不少趣味。

廣告

提起基因,不少人會想到達爾文的進化論和他提出的「適者生存」,不過,與他同期已經實證研究遺傳概念的,卻原來是在今天捷克一位不見經傳的務農小僧Gregor Mandel。這個科學探索和發現的故事,也正式從他1865發表、早於達爾文數年但「無人睇」的論文開始。有人寂寂無名地研究和貢獻,有人像達爾文成為一代宗師。一代一代的科學家,一面與時間競賽,另一方面也與同僚競爭,有人得諾貝爾獎,更多人只差一點點。

遺傳理論初面世,人類還未知道基因在那裡,直到在生物細胞核(nucleus)發現DNA(脱氧核糖核酸),排在一對對、長長的染色體(chromosome)入面,所有的基因奧秘都在這些蛋白質裡面。地球生物無論是動物、植物甚至小至細菌、病毒或單細胞生物,在這個生物最基本的層面上,竟然可說是一樣。人的細胞核有23對染色體,不算最少也不算最多,但絕大多數的DNA竟然與其他生物一樣,生命奇妙奧秘,令人驚嘆。

廣告

藏在每個細胞核內一條條DNA內的大量化學訊息,控制生物的所有每個方面的特性,我想真的像個大型的電腦儲存體,內存的數據就猶如DNA的指示。人類現在希望達成的,就是要解讀這巨大而神秘的儲存體的內容,分析什麼資料用來做什麼、控制什麼,從而控制或治療一些由基因突變出現的疾病,例如癌症。

不過,人類往往有個醜陋天性,就是對新事物未了解前,會基於自己的私心或利益,甚至政治需要,妄用科學之名,製造出災難後果。在人類根本未了解基因學前,二戰德國納粹黨已經利用來建立優生學的『科學理論』,屠殺猶太人、吉卜賽人以至他們政權看不順眼的任何人。除此之外,書中談論的基因引發偽科學爭議,由種族歧視至同性戀先天/後天等等,令人心寒。

作者寫了一句:"Junk science props up totalitarian regimes. And totalitarian regimes produce junk science."(偽科學托起極權,而極權就製造偽科學。)說得正好!歷史充滿這些例子,特別是人類科學突飛猛進的過去兩個世紀,除了基因學,另一個例子是原子的發現。人類尚未了解當中奧秘,不但已經用來發展核能發電,造成環境和生態災難,比核電更早的更有殺人無數的原子彈。

今天最被注視的電子/電腦/網絡/數據科技,已被發展為監察工具,DNA基因也一樣。作者的意見是,以過去一個世紀的經驗,把科技發展和決定權放在政府手上是危險的。作者引述另一位科學家的話:「你能停止分拆原子,你能停止飛往月球,你可以停用噴霧劑....但你不能召回一個新生命。」("You can stop splitting the atom; you can stop visiting the moon; you can stop using aerosol....but you cannot recall a new form of life.")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大半年,我不是說這病毒是人類製造,但相信任何人今天看到以上的話,另有一番體會。

本書沒有直接討論近期香港我們最關心的DNA監控問題,不過,在提到近年中國在基因改造實驗的「進取」態度,作者特別提到「中國手法」是「先做,後想。」("Do first, think later.")何其恐怖!

讀畢此書,本是為了解DNA,探討我們將面對的surveillance監控危機,雖然本書未直接討論這方面,但明白基因的基本,就能開始想像它的威力,以至於誤用、濫用可以帶來的恐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