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問黃錦星與陳肇始局長

2019/11/20 — 21:15

1. 既然黃錦星局長信誓旦旦二噁英由燃燒垃圾產生,屯門 T-PARK 是全港最大的污泥焚化爐,燃燒溫度高達八百度,按照局長的邏輯,必然會產生大量二噁英,為何自 2015 年啟用以來,只曾公佈六種空氣污染物數量,卻不包括二噁英?是否有心隱瞞?

2. 陳肇始局長認為無文獻顯示催淚彈可釋出二噁英,那山埃呢?吸入大量催淚煙的粉末,在體內累積大量 CS,在身體內的 metabolic pathway 會如何分解 CS,根本就是未知之數。我隨手在網上找文獻,就找到老鼠吃下 CS 後,在身體內代謝後出現山埃,轉換率(conversion rate)更有 30%,你肯定敢說催淚彈無毒? 你敢吃下 CS 然後驗血嗎?引文:

「The percentage molar conversion from CS to thiocyanate was 21.5% at an intraperitoneal dose of 212 μmol/kg and 30% at an intragastric dose of 212 μmol/kg. In tests with malononitrile, the percentage was 60% or more at an intraperitoneal dose of 80 μmol/kg or intragastric dose of 212μmol/kg. 」

廣告

3. 兩位局長貴為掌握兩大科學部門的首長,其欠缺科學精神與實證態度的說法令人心寒。正如長春社的質疑指出,要確認燃燒而產生二噁英的排放系數非常困難,在沒有進一步的化驗之前,局長憑什麼科學證據,敢在議事廳上斷言二噁英主要來自露天燒垃圾?請局長立即列出數據,證明香港有多少的 PVC 塑膠,又有多少 PVC 塑膠成為被燃燒的垃圾,如果真的產生二噁英,這些數字跟以往在焚化爐量度的水平又有何差異?假如上述數字通通都沒有,那就不過是假借官員的權威來欺騙市民。

4. 毒理學的根本是劑量決定毒素,二噁英之類的化學物之所以可怕,是因為即使吸入很微量的劑量,它仍會在身體不斷累積,一直無病徵直至累積到發病水平。一位有科學求真精神的食衛局局長,是必須要追蹤一些因持續接觸催淚彈而出現廣泛症狀的市民,研究是否出現 population-wide 的系統性症狀,而不是一味說文獻如何如何,有什麼國家會在幾個小時內在異常封閉的市區高樓持續發射數百甚至過千發催淚彈?在辦公室內如何可以做研究?Desktop research literature review 都可以算是研究?請不要侮辱「研究」二字吧。

廣告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