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na

Rosina

非牟利機構工作十多年,自覺係好人一個,愛生活,愛自由,希望簡簡單單開心過日子。

2019/9/7 - 18:04

夢遊記 — 青少年工作者分享日記 (3)

8 月 11 日晚上,銅鑼灣有示威者被頭按在地拘捕,血流披面,門牙亦被打脫。(影片截圖)

8 月 11 日晚上,銅鑼灣有示威者被頭按在地拘捕,血流披面,門牙亦被打脫。(影片截圖)

今夜,大男孩哭濕了我的衣裳

8 月 11 日,我城像內戰般烽煙四起,臉書不停更新的文字、一段段直播現場片段都將武警幾近報復式的毆打、猙獰的面目在全城傳播,令人傷心又氣憤,他們所對付的是一群尋求真相的人。

接近午夜 12 時還未收到兩個夢遊少年的平安訊息,心裡非常焦急和憂慮,他們都只是未成年的少男少女……實在是坐不住了,感情戰勝了我的理智,飛奔出去找尋失去聯絡的兩個夢遊人,幸好在途中接到電話說他們已經安全,但一直要到我親眼看到他們了,一顆吊在喉嚨的心才定下來。

廣告

兩人在車上都很沈默,或許是太累,或許是今夜在銅鑼灣發生的事,把純真的少年人嚇呆了。把一個夢遊人送回家後, 18 歲的少年卻說不想回家,起初他只是沈默,當我問為何不要回家的時候,他卻哭了,哭得眼涙不停的流,肩膊隨哭聲抽動,傷心外還有不甘心的憤怒。

這個剛成年的大男孩告訴我他只是送物資,並沒有在前線,卻在氣氛平和,不少夢遊人坐在路旁休息時,喬裝夢遊人的武警突然發難,令十多個沒有防備的夢遊人被捕,其中包括他身旁的朋友。

他哭著訴說不公平,武警的無法無天、專橫的政權都讓他恐懼,懷疑人生、懷疑以往所學的一切道德標準。

一個仍然在學的少年何曾經歷過社會的黑暗面,稚鳥如何能抗罡風?深歎不少夢遊少年如燈蛾撲火被打得粉身碎骨,身上的傷、心裡的痛,是為了誰、為何仍要堅持抗爭?

面對一個傷心欲絕的大男孩,顧不著他願不願意,我把他拉到懷裡,讓他在我肩膀上哭過夠。待他的情緒稍為緩和下來時,我的上衣已濕了一大片。我打趣的說:「男人也是水造的,你是第二個能讓我借出肩膊的男人,你應該感到榮幸!」其實我不懂如何安慰一個18歳的大男孩,尤其在這敏感時刻,生怕說錯了一句話就破壞了他對我的信任。幸好,他嘴角擠出了一道苦笑,慢慢擦乾涙水開始和我傾談。

大男孩的媽媽是傳統家庭主婦,總說政治這些我都不懂,只要他讀書成績合格能順利當上公務員便光宗耀祖,可是,大男孩不想回家的原因是無法面對當武警的爸爸。這場運動,爸爸一開始就站在對立面時常責罵他,媽媽在他每次外出發夢都表示不支持也不反對,所有政治議題在家中都不能討論,近日我城暴力升級的形勢,家人的關係變得更緊張。

「逃避不能解決問題」我們不是不恥政府所作的嗎?這個聰明的大男孩,聽罷欣然接受我提出還是回家好好休息的意見。我堅持陪伴他回家,希望能給予他最大的勇氣面對父母。當鎖匙還未完全插進門孔,大門已經被他媽媽打開,我們都有點反應不過來。急速地,媽媽檢查了他的身體一圈後開始哭了,我用眼神和孩子說:「看,你媽媽多關心你,一直在等你呢!」

大男孩的爸爸當值不在家,母子二人想請我入屋說說話,可是我奔波了一整天,放下心頭大石後才感受到自已有多累,離開前提醒他們要早點休息,也請媽媽多注意大男孩,因為今夜的事可能會令他發惡夢,他很需要媽媽的陪伴。

今夜我城發生的事令我感到從前所未有的沈重,相信也傷透了很多香港人的心,暗黑的暴力、無恥的喬裝、被暗角發射子彈奪去了的一隻眼睛……我們曾引以為傲的安全城市已今非昔比,以執法之名濫暴、濫權、濫捕、行私刑,在 Live 新聞中無所遁形,有眼有良知的市民都在看,都清清楚楚的看見了。

很是老套的一句總結:人在做 天在看。

紀錄: Rosina

2019 年 9 月 7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