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何量度幸福感?

2019/1/18 — 12:18

不丹是全球首個制訂幸福指數的國家。(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不丹是全球首個制訂幸福指數的國家。(圖片來源:作者網誌)

無可否認,決定到不丹旅行之前,「全世界最幸福的國度」、「人間最後樂土」等「廣告宣傳」字眼的確一直縈繞腦海。到底不丹人民的生活都像在童話故事結局那一句:「公主王子過着幸福快樂的日子,直到永遠」,還是這一切不過是一個外國人的美好想像?  

似乎沒人會否認,人生的終極目標,就是追求幸福快樂的生活。但事實上,幸福感卻包含了個人主觀的感覺或感受,而在不同地區、文化,甚至不同的個體,對此有莫衷一是的定義。到底我們如何準確量度「幸福感」?

首先,經過多年的研究及分析,我們取得一個共識 — 絕不可單靠經濟發展及社會富裕程度,衡量人民是否幸福。連早在 1934 年提出本地生產總值(GDP)的經濟學家 Simon Kuznets 亦曾指出,國民的福祉,並不能單憑計算某經濟體於特定時段內生產的貨品及服務總值,除以人口總數平均計算的簡單公式(即人均 GDP 的概念)推算出來。

廣告

簡單一個例子,假若某國的人均 GDP 年內大幅增長,可惜國家未有同時改善國民醫療保障制度,結果有人患了大病並需要付出大筆醫療費用,而其於病發前儲存的金錢及幸福感便會立刻消失。事實上,即使人均收入增長,惟市場化經濟或經濟產業化帶來的激烈競爭,及人際關係的疏離,甚至工作壓力構成的身心健康危機,均會嚴重影響國民的生活滿足感。

曾被譽為「世界上最快樂國度」的不丹王國,其第四任國王辛格旺楚克早於 1972 年自行研發「國民幸福總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以抗衡多年來各國爭逐 GDP 的風氣。作為全球首個制訂幸福指數的國家,不丹政府更於 2008 年推行民主,並在憲法加入國民幸福總值,確保以後國家施政會以提升國民幸福感為指標。

廣告

在不丹,量度「國民幸福總值」的指標,講求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之平衡,其內容橫跨四大範疇,包括:公平而可持續的社經發展、環境及資源保育、傳統文化的流傳及政府的善治。筆者早前在不丹旅遊期間,亦曾故意詢問當地居民,依據他們的說法,原來當地政府每年都會以不同形式檢視上述指標,例如定期查核居民的居住環境,亦會詢問他們餘暇時有否參與靈修等宗教活動,或有否參與植樹等公益行為。

上述問題可能零散兼流於主觀,更有批評者力斥類似的調查欠缺科學理據,但現實是,愈來愈多國際組織、政府機構、學術團體及私人公司,加入量度生活素質的行列,甚至將之視作經濟發展的替代指數(Alternative indicator)。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的「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提出的「更好生活指數」(Better Life Index)等大家早已耳熟能詳,即如香港這個高度商業化的社會,亦有由香港中文大學屬下機構主辦的「生活質素指標」為港人生活素質把脈。

不同機構參與研究開發,逐步豐富了原本較空泛的「幸福感」概念,並有助確立相關準則。2012 年,聯合國更全面地嘗試依據人均 GDP、預期健康壽命、社會支援、貪腐情況等綜合因素,量度及分析影響快樂的因素,並於同年首次發表的「世界快樂報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當然,報告由於涉及國家與國家之比較,無可否認會引起爭議,例如部分戰亂國家的排名竟較和平地區高,但不爭的事實是,一如聯合國設立有關研究的初衷,該類報告有助各國關注人民需要,並提升管治質素。

以長期佔據前位的芬蘭為例,其實該國的人均生產值並不高,其國內生產總值(GDP)較其他北歐國家為低,更遠低於美國等大國,但芬蘭政府最擅長的,正是將財富轉化成人民福利及幸福感,名揚天下的芬蘭教育模式,更是當中明顯例子。又例如在不丹,慕名而來的外國遊客,必須經由政府許可專門接待外國人的旅行社組團(即使只有一人也要組團),方可獲發旅遊簽證,而政府則會抽取當中一定百分比作為政府收入來源 — 本來可能帶來破壞的旅遊業,變成巨額資金,令全民免費醫療(市民還可自選西醫或傳統療法為主的醫院)、十一年免費普及教育(英語及宗喀語並行)等惠民措施得以落實。為了進一步照顧人民的感受和需要,上任國王更在毫無民意壓力的情況下,自動推行民主選舉制度,甚至為一直習慣帝制統治的不丹人民,特意安排一場「外國式街頭抗議」示範,讓人民明白自己發聲的重要性。

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資料圖片,來源:Angelo Giordano @Pixabay)

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資料圖片,來源:Angelo Giordano @Pixabay)

當然,不丹絕不是人間天堂,他們近年亦面對社會對外開放後必然遇到的各種難題,其「快樂指數排名」近年亦急跌。面對印度自由行旅客湧現(印度是邦交國,印度人不設旅遊限制),不丹政府的應對方法是增加景點入場門票的價格,以圖減少「低端旅客」。面對教育程度高的年青人因經濟轉營,步伐未能跟上而引起的失業問題,政府銳意在全國推動高端有機耕種行業(15 年前不丹政府已決心推動全國有機農業,並禁止化學農藥及肥料進口),希望鼓勵年輕人務農,並將其優質農產品推銷到海外。我們沒有水晶球,當然無法預計單憑不丹政府的努力,能否應付接踵而至的挑戰;但透過不丹行程,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跟我交流過的不丹人民,對政府尤其國王的管理是滿意的,對國家乃至個人未來是樂觀的,而這正好符合幸福感的主要指標。

後記:

「生活素質」乃全港通識師生皆十分熟悉的概念。根據教育局就「生活素質」所下之定義,是指「人民對其生活中各種範疇的滿意程度,藉此反映一個國家或地區的財富和人民的福祉。」但值得思考的是,除了字面上的理解,我們有多大程度真正理解「生活素質」的真義?

人人奉為翹楚的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羅拔威丁格(Robert Waldinger)在他主持,號稱史上研究時間最長的「幸福感研究」中指出,「良好關係就是維持快樂與健康的關鍵」,問題是,我們,尤其政策推動者,是否都明白維持良好關係背後,需要多長遠的目光和多大的力氣?

 

相關連結:
《講東講西》:人間樂土何處尋(4-1-2019)

原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