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暴力和權力的距離-韓國 N 號房

2020/4/8 — 16:55

圖片來源:SBS新聞截圖

圖片來源:SBS新聞截圖

【文:哈利@思學】

韓國 N 號房的事件,被喻為近年最大規模的性罪案,接近三百萬人在青瓦台 (韓國總統府)聯署,要求公審性罪犯及二十多萬的幫兇。不論韓國、香港或者亞洲鄰近地區,有不少網上討論聚焦在,到底性罪犯的心理有多扭曲和變態,思想有多淫賤和猥瑣,才可以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舉動。然而當問題大規模出現時,我們是否應將目光聚焦於其背後的因素?

因為性罪犯變態鹹濕,所以才會有性暴力?

首先,施暴者的心理問題值得研究。筆者認為如果從病理學的層面去爭論,則爲治標不治本。因為施暴者不是一個獨立存在的個體。這些心理扭曲的男(女)性和被侵犯的女 (男) 性,都是生存在一個錯綜複雜、相互交叉的世界。這些人都生活在你我之間。在筆者看來,施暴者和被虐者的分別,只有權力之差。

再者,大部份人想像性暴力的行為,是因為男性鹹濕猥瑣,抵受不住女性的誘惑,所以變成性罪犯。但其實男性的性慾可以透過很多種方式去滿足。有時候,在性暴力的議題上,大家過分關注性,而忽略了暴力本身的問題。性暴力的發生,不一定是人控制不了性的慾望,而是人想透過性的暴力, 去展現權力,即控制他人。正如愛爾蘭詩人-王爾德 (Oscar Wilde) 說,「生活的一切都和性有關,除了性本身。性關乎權力。」

當性暴力問題大規模出現時,我們應該把思考角度從變態鹹濕論述中抽離,並從個人身體自主權利和權力不對等的角度去思考性和暴力。

女性主義可否解釋性暴力?

不同女性主義 (Feminisms) 的論述對性暴力提供了詮釋邏輯,提出了個人權利、階級和父權制度的思考方向。

自由女性主義 

自由女性主義 (Liberal Feminism) 認為每一個人,不論男性或女性,都是自由、平等的個體。女性擁有和男性同等的權利,去實現個體的自由。人們實現自由的權利是以相互尊重為前提,所以沒有人應該以傷害他人的方式實現個人自由的權利。所以在思考性暴力的存在時,自由女性主義者會堅持,並且捍衛女性身體自主,不受他人侵犯的權利。進一步說,自由女性主義相信父權制度 (Patriarchy) 是建基於男性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power),而這權力給予男性掌控和操縱女性權利,使女性失去了身體自主的權利。

N 房的事件中,施暴者先設局誘騙,然後透過恐嚇和威脅的方式,要求女性稱自己為奴隸和傷害自己身體,並且拍攝性愛或被強暴的影片。施暴者不但透過言語暴力去侮辱女性,侵犯了女性作為人的基本尊嚴和奪去其人權,並透過性暴力去侵犯女性身體,奪去了女性身體自主的權利。此事件中,亦反映出父權制度的暴力。父權制度會保護男性的權力和權利。例如,有些人建議女性著衣不應過度暴露,或者擺放性感的照片在社交媒體,令不法之徒有機可乘;亦有人強調女性應該要好好保護自己的貞操。自由女性主義者相信,如果男性能夠自由選擇衣着的風格,或者在社交媒體上分享性感的照片,女性也應該有同樣的權利。如果男性的身體是自由的,女性的身體也應該是自由的。那些對女性衣着的規限,女性分享照片的限制,女性身體的歧視標籤,都是剝削女性對身體自主的權利,從而鞏固男性掌控女性身體的權力和權利。

社會主義女性主義

同樣地,社會主義女性主義 (Socialist Feminism) 相信每一個人,不論男女,都應該擁有自由平等的權利,並且批判父權制度對女性的壓迫。但是,社會主義女性主義所強調的階級 (Class) 分析,對於個人權利和父權制度的批判,更具有重要性。階級的觀念源於馬克思主義 (Marxism) 。馬克思主義強調,我們應該實現人平等地追求自由的權利,但不能想像每個人都能夠無拘束地追求自由平等的權利。人活在一個現實的世界,錯綜複雜的經濟和社會關係建構了我們的世界。我們必須考慮到人與人之間的差異,包括經濟和社會階級的差別。這種差別,不但容易導致人與人之間出現權力不平等的關係,也會導致某些人能更自由地追求自由的權利。例如,經濟和社會資源充裕的中產階級女性有較大機會追求自由平等的權利而大部份沒有豐富經濟和社會資源的勞動階級女性只能忍受壓迫和剝削。在資本主義的社會,某些女性身體被商品化和被消費,正反映了勞動階層女性被壓迫和剝削的現實。

在 N 號房的事件,被侵害的女性在解釋他們為什麼會跌入性暴力陷阱時,都指出她們最初只是想尋找工作,賺取金錢。有人認為,這些性罪犯正是利用了這些女人對金錢的渴求, 才令夠輕易騙取女人的信任和施暴。所以很多人都會強調,女人要自愛,不應該為了快速地賺取金錢,而輕易相信別人、出賣自己的身體。當大家道德譴責「不自愛」和「貪錢」的女人時,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者提出,對於一個沒有充裕經濟和社會條件的勞動階層女性,她們的身體永遠是不道德的。即使在虛擬世界,經濟和社會階級的差異,和父權制度的暴力,會令到某些女性身體更容易被商品化和被男性消費。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者從階級的角度,去理解個人權利和父權制度的壓迫,強調在權力不對等的關係中,沒有權力的女性會深陷在一個壓迫和剝削的關係,不能平等地追求身體自主的權利;並且加強了某些男性對女性身體的消費。

N 號房的事件中,性暴力是權力的展現。在父權制度和階級不平等的社會關係下,男性控制、消費和剝削女性身體的權力和權利得以鞏固,而女性對身體自主的權利則被侵犯和剝削。

男性的身體能否被侵犯?

女性主義對性暴力的理解和論述,並不局限於處理女性被男性侵犯和剝削的問題。女性主義者強調性暴力和權力的關聯。因此,N 號房的事件外,性暴力可以不同的形式存在。簡單說,性暴力也可以在一個男性身體上展現。

雖然很多男性對被女性侵犯不以為然,甚至有人表示無任歡迎。但是,一些研究報告指出,被女性侵犯的男性會產生嚴重心理及情緒的反應,例如有深刻的焦慮感、抑鬱感、恐懼感、羞恥感; 對人際互動有疏離感;因過度敏感而產生睡眠障礙;產生不合理的憤怒情緒。事實上,男性是可以被同性或異性性侵的。不過,無論是在法律上、文化上、還是在生理上,男性是沒有合情、合理或合法的語言去表達,或者理解男性身體也是可以被侵犯的。被侵犯的人常常是難以啟齒,抑或申訴無門。

我們可以理解並且解釋,在性暴力的議題上,社會應該重視女性被性侵犯和剝削的問題,但不等於我們應該忽略男性可以被侵犯和剝削的現實和問題。畢竟,性暴力是權力的展現,每個人都可以是施暴者和被虐者。兩者的分別,只是權力之差。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