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採訪手記】面對駿洋邨變隔離營 桂地新村村民:係咪只有勇武先有用?

2020/2/19 — 11:40

「哇,呢度日日都好似拜年咁熱鬧?」
「我哋村啲人好好客㗎!」

甫走進他家露台範圍,那3歲的兒子和8歲女兒就蹦蹦跳跳出來,一聲聲「姐姐」叫得很甜,又仰起天真的臉,要我跟他們玩,黑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轉。

「明天就會帶他們走了。」帶我們入村的男子邊笑著叫回一對子女邊說。30米外,是今明兩天內就要變做檢疫中心的駿洋邨,隨著鑽石公主號上的港人即將回港,警員、民安隊開始進駐,無論附近居民如何反對,任誰也看得出,被徵用已是事在必行。

廣告

男子憂心,年幼的子女會有被感染風險,惟有先離開避避。他指指地下的行李箱,「明晚就走。」只是,年邁的母親不願離開熟悉的住處,如果最後仍無法勸說,只好暫托予工人。

被警崗圍封的村落,村民一個個聞風而至,似是好奇兩個外人進來幹什麼,又似是不過找個藉口來打牙骹。夜了,山腳寒冷大風,大家也不介意,對著仍空蕩蕩的公屋單位指指點點,掩不住的好奇。

廣告

我問他們,想搬走嗎?「哪有地方去呢,不是人人有能力吧。」那怎麼辦呢,「自己小心啲囉。」主人家聞言笑笑,一邊再為大家添上熱茶,拿出滿桌的零食和水果。

穿羽絨的叔叔看著眼前,曾是九巴車廠的空地,如今拔地起高樓,不免慨嘆,「以前啊,呢度好清靜,抬頭仲見到星,無嚕。」他繼續自說自話,講起由將軍澳、掃管笏、到如今,人生足足經歷了三次被收地迫遷,本想來到火炭會是安樂窩,「今次唔收地,但要喺隔籬整疫症中心。」旁人安慰道,起碼還不用被逼走呢,「點知!有命到2047再睇住啦。」他更唏噓了。

身旁長髮的圓眼鏡女子則氣憤,「政府好似完全唔知道有我哋呢條村嘅存在。」原來在有新聞報導前,沒有任何政府人員來過,民政專員今日下午終於進村,言語間也是從新聞得知有居民受影響,「佢來到睇睇,講一聲,哇原來真係30米咁近,然後話會跟進,就走咗。」她無奈說,村內只有百多人住,對政府會否關顧他們不抱期望,「覺得我哋好似無乜人理。」

街坊你一句我一句,言談間止不住對隔離中心的擔憂,有個婆婆突然跑來捉住我手,「政府無用㗎,你可唔可以叫鄉議局出信啊,你睇,真係太近啦。」我只好安慰她,不會有事,別擔心太多。

離開村子的時候,一名女街坊送我們去搭小巴。她說,自從整條村被警察悄悄包圍起來,出入都被監視著,就有種被隔離的反而是自己的錯覺。近來,每日晚上,她都會觀察公屋的燈一明一滅,看著附近巡邏的警察、警車,見到街坊在自己居住的地區被查身分證,即使開過幾次居民大會,感覺只是口號式圍爐而到頭來根本甚麼也無法改變,她咬牙切齒。

「係咪只有勇武先有用?真係好想好似暉明邨咁,掉幾粒火魔法落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