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放棄生存症候群

2019/3/20 — 13:08

資料圖片,瑞典難民,圖片來源:The Newsmakers 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瑞典難民,圖片來源:The Newsmakers 片段截圖

在阿姆斯特丹參觀 2018 年世界新聞攝影展時,站在一張照片前,良久無法移動。相中人是兩姊妹,妹妹已經兩年半不省人事,姊姊 Djeneta 在過去六個月亦同樣陷入昏迷。他們不是甚麼意外的受害者,而是當瑞典政府拒絕他們家人難民庇護申請,便開始不說話、不進食,進入完全靜止狀態。

心理學家稱這種現象為「放棄生存症候群」(resignation syndrome),是過去 20 年只在瑞典尋求庇護的難民兒童中出現的怪病。由於西方近年收緊移民政策,許多難民經歷漫長的等待後被拒,無法承受。而他們的孩子多年來隔着鐵網羨慕西方兒童的生活,更是晴天霹靂,在極度沮喪下陷入昏迷、放棄生存意志。一位來自俄羅斯的 5 歲男孩 Georgi,和家人在瑞典尋求庇護超過七年後失敗,墮入憂鬱的深淵,拒絕談話、臥床不起,一個星期便輕了 13 磅。他一直往下沉、靜默無聲、毫無生命氣息。直至瑞典政府基於人道理由批准他的家人居留權,男孩才漸漸蘇醒。

廣告

經歷兩個多星期的掙扎,他張開眼睛,結結巴巴開始說話。他憶述那段沉睡的日子,就像躺在深海中一個脆弱的玻璃箱內,只要他稍為吭聲或者移動,箱子便會粉碎,海水便會湧進來把他淹死。

心理學家相信這些小孩除了是在理想幻滅後出現厭世跡象,其潛意識可能是要以生命迫使瑞典政府改變初衷,爭取家人的幸福。因此,Djeneta 和她妹妹會否醒來,取決於瑞典政府的決定。同情難民遭遇的傳媒稱呼這對姊妹為睡美人,其實這是一闋移民的悲歌。

廣告

瑞典政府應如何抉擇?自上世紀 70 年代起,歐洲國家都有基於人道理由收容難民,但近年國民反移民浪潮越演越烈。德國總理默克爾一直民望高企,但在收容百萬名敘利亞難民後受到猛烈攻擊,成為她政治生命的轉捩點。雖然政府指出邁入高齡社會,有賴移民提供年輕勞動力,但全球化造成西方國家中下層生活越趨艱難,許多人覺得新移民只會和他們競爭緊絀的就業機會、壓低工資,爭奪醫療、教育和其他福利資源。再加上恐怖主義引發對伊斯蘭教的敵視和恐懼,對中東難民的排拒更多了一層文化衝突的原因。

貧富懸殊未獲正視引發排外

許多西方國家本來就是移民社會,當初資源更為緊絀的時候,便是靠移民建立起富裕而民主的國家,排斥移民自然與西方的包容和人道精神相矛盾。主流的政黨在此問題上進退維谷,知識階層內心矛盾,右翼國族主義便乘勢而起,越來越獲得民眾擁戴。

歸根究柢,是西方政府一直沒正視全球化造成國內的貧富懸殊和國民安全感的喪失。另一方面,國際社會亦長久坐視許多中東和非洲國家出現嚴重違反人權的狀況,最終問題仍是送到門前。

最近我見一些傘後專業團體和社區組織協會就新移民問題引發爭論,心裏戚戚然。希望大家不要忘記移民爭議的背後,是特區政府長久忽視貧富懸殊的問題和完全服膺中國那套專制文化,而引發出的敵視和恐懼。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