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明日大嶼是一場收支災難

2019/3/20 — 18:29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出席「明日大嶼」記者會

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出席「明日大嶼」記者會

造數減低表面造價

政府公佈「明日大嶼」人工島的初步造價估算,金額為 6,240 億元。有人批評這足以證明坊間此前指的一萬億元實屬吹噓。但「明日大嶼」項目本來的填海面積為 1,700 公頃,現在的造價則只包括第一期的 1,000 公頃交椅洲工程。除了少了第二期的 700 公頃喜靈洲項目,連同其他七條「可能的道路/鐵路連接網絡」也通通消失。可見坊間所說的一萬億,其實還是遠遠低估了明日大嶼的總成本。

同樣值得留意的是,這也未計算政府過往的超支往績。例如高鐵由原定的 669 億元造價,超支到接近 900 億元(實際數字無從得知,因政府在支付了 844.2 億元後,要求港鐵為餘下造價包底,港鐵還為此支付特別股息以安撫股東);港珠澳大橋和蓮塘口岸則分別超支 54.5% 和 108%;沙中線的超支情況更是難以預測。凡此種種,均令市民對明日大嶼的造價估算充滿戒心。

廣告

為了減低表面的造價,現時這個容納逾 15 萬個單位和另一個商業中心的第一期「明日大嶼」,並沒有連接九龍的交通網絡。屆時島民均須經過港島再前往九龍,九龍和新界東居民亦須經港島前往明日大嶼上班,這勢必為最擠塞的中上環一帶,製造另一個交通瓶頸和災難。雖然明日大嶼另有鐵路連接欣澳,但循欣澳前往九龍將要繞大圈,如同從東涌出發一樣遙遠。香港人即使支付了 6,240 億元,恐怕仍未能做到安居樂業,身處中上環甚至還更感擠迫。

龐大收益只是幻影

廣告

至於政府說收益龐大,則有虛報之嫌。它引用測量師學會的估算,假設最少興建 45,000 個私人住宅(地價呎售 1 萬元起,以住宅面積中位數 431 呎計算,其實僅有 1,940 億元),以及 400 萬平方米的商廈(地價呎售 8,000 元起,其實也僅有 3,443 億元),土地收益遂可達 7,070 億元起,看來足以彌補成本。儘管這個我乘出來,其實只有約 5,383 億元,未及明日大嶼的造價,遑論超支後的造價。

此外,政府、測量師學會甚至「經濟學者」經常假設有很多人買樓,湊合起來便有上萬億的收入。但我們要留意,如果沒有大量新移民,本來我們就擁有足夠土地,無須建島。而新移民是否能夠掏出萬億彌補開支,卻沒有經過任何研究的考驗。假如新移民沒有這個財力,現在就根本不知道哪裡有這麼多的人或機構,能有這樣深的口袋,去填補這萬億之數?政府幻想的白武士一定會出現嗎?400 萬平方米的商廈相當於 59 座怡和大廈(67,726 平方米),誰知到時不會十室九空?而供應大增又不會壓低售價?道路網絡又是否能支援如此龐大的上班族?他們的整個收益假設,均是建築於浮沙之上。低估造價,高估收益本來就是他們的看家本領。

吸納一名新移民需 150 萬元,遑論一家四口

當造島的成本浮現,我們便可粗略得知吸納新移民所需的成本。以島上的 15 萬個單位,平均住戶人數為 2.8 人計算(此數字來自政府統計處),即得出 42 萬人口。以 6,240 億元除開來,每吸納一名人口的成本約為 150 萬元。大愛左翼恐怕需要回應,支撐家庭團聚的成本是否無上限,庫房或香港市民是否要心甘情願為其補貼。令人震驚的是,即使掏盡庫房,也僅能吸納 8 年的新移民。而即使人工島能達到政府的預期收益,那亦本來可作為庫房盈餘,而非用以補貼新移民的昂貴居所。

另外,有人說無須擔心超支。超支意味物價高漲,到時賣地收益就會更高,足以彌補超支數額。這也是站不住腳的。因為政府聲稱島上以興建公屋為主,也就是不會以高價出售單位;而造地成本越高,則只會意味所建公屋或吸納新移民的成本更高,終有一刻會達到一個足以壓垮庫房的數字。

當新移民政策無法自負盈虧,它就只會隨著造島超支而造成更大虧損。而隨著香港造地與基建的成本越來越高,政府又不肯徵用較便宜的棕地、軍營或私人遊樂場,新移民政策勢將會為香港造成更為沉重的負擔,變成每一個香港人以至新香港人皆難以承受的重擔。

由是觀之,公立醫院或港鐵迫爆等現象並非無因,只要從政府的財政分配,便可略知一二。一方面人口增長令這些設施迫爆,另一方面人口增長致使我們要撥出大量資源興建人工島,難以兼顧其他服務。明日大嶼會否陸沉尚未可知,但香港人就肯定正陷入一個不斷下沉的漩渦之中。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