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昨天我在金鐘的所見所聞

2019/7/4 — 16:17

7 月 3 日,自發參與尋找情緒困擾人士的市民在金鐘太古廣場內集合。

7 月 3 日,自發參與尋找情緒困擾人士的市民在金鐘太古廣場內集合。

【文:一名市民】

政局天天在變,今天才講昨天的事已經好 out。
分享一下昨天我看到的事情。

失意青年昨天早上 4 點多在 FB 公開說要以死明志,死諫林鄭。
這位朋友 30 代,因為早年父母雙亡,了無牽掛,又對這個死局感到無比失望。
希望用一死,換來上面的壓力,不要追捕闖入會議廳的示威者。

廣告

網民未到 6 點已經出門去金鐘、中環找人。
首先聯絡社工、議員加入,天未光已經找到飛機師。
飛機師成功在 FB 聯絡上失意青年,讓他和余若薇在線上談天,可惜 Audrey 改變不到他的決定。
同一時間,網友已經分批往各幢大廈找保安人員解釋事情,請保安鎖上天台。
以人肉搜尋方式,找到一道一道天台門,確認已經上鎖,拍下照片讓同伴紀錄下來。
又跟保安合作,在商場內可以跳的地方都加上欄杆保護。
找人跟佈下天羅地網的警察溝通,知道警察也在忙,「今天」不會阻撓他們找人。
(因為要準備大追捕嘛!! 諷刺)

[後記:後來看媒體報導知道警方、消防也有幫忙找人。表示謝意。]

廣告

 

確認了天台安全,就 3-4 人一個小隊,守住每一條天橋。
每當有落單,穿便衣,神情呆滯,漫無目的走來走去不像趕返工的人就上前問候。
飛機師、AY、鄺逗號、慢必也加入幫忙找人。(時間或有偏差)

[後記:後來看媒體報導知道余若薇和張超雄也有在場。]

 

找人過程時間長達 10 小時,不時換人補位。
有人說餓、手機沒電,就有人帶來食物、尿袋補給。
到了下午 1 點多才真的找到這位想輕生的朋友。
讓他和社工在天橋上談了一陣子。其他人和 AY 守住附近,不讓記者或其他花生友接近和拍照,給他們空間。最後成功把他勸回來。

這些在天橋、自稱「哨兵」的網友四周尋人時,
居然同時找到另外三位有情緒問題,在金鐘橋上徘徊的手足。
哨兵馬上報告,找人陪同,確保他們的安全,「一個都不能少」。

 

除了出動實地找人外,一個早上,大量網友湧入西友 page,以一秒 5 個 message 的速度跟失意青年搭話,試圖讓他回心轉意:

「喂,我出咗糧啊,我請你食早餐吖」
「你睇咗 Spiderman 未,我哋一齊去睇吖」
「你今朝咁早出來,依家 lunch time,我哋去食 lunch 啦」
「喂,順便食埋 dinner 啦,打邊爐好唔好?我請,可以叫埋酒喎」
「我隻貓得唔得意(附上貓圖)?你喺邊?佢想你幫佢梳毛!! 我帶佢出來見你」
「我 9 個月肚(附上大肚照),BB 喺度叫你,同你加油。你可以等佢出咗世,來醫院探我哋嗎?」
「你有冇喺政總橋見到黃婆婆?佢一把年紀,天雨路滑,我好怕佢冇傘呀,你過去幫我睇下佢有冇事好冇?你應承我,去搵佢傾下計啦」
「你跳咗我哋區選又少一票,選民登記截咗止啦,搵唔到人 sub 你啦」
「我爆咗隻眼,得返一半視力我都出來搵你,我用隻眼換你條命」
「我親眼見到個 9 歲既小弟弟拎住傘喺度搵你,話想出少少力。仲唔識路,問我政總點去。我哋香港有呢班下一代,仲有希望㗎」
「我叫 XX,我鐘意電影同漫畫,做個朋友吖,我好多嘢想同你分享」

[後記:以上非 exact wordings。]

 

失意青年本來打算早上 9 點最多人的時候跳,希望獲得最大迴響。
是哨兵們封了他的路讓他沒得跳,所以花了點時間找地方;
還是網上的窩心攻勢讓他猶豫,遲遲沒跳下來,我不得而知。
但我倒是知道,成功救回一條人命,是數次千計、甚至萬計香港人的功勞。
作為香港人,我很驕傲。

2019 年 6 月,香港的極權政府讓人徹底失望,但也 connect 了很多人。

 

一位上了年紀的牧師也在金鐘四處找,還被學生誤以為是想找麻煩的暴力藍絲。牧師慌忙送上卡片,請學生們 share,鼓勵有需要的學生找他談天。社工們在 TG 上留下聯繫方式,叮囑找人的網友一旦行動失敗也好,目擊跳樓過程的,一定要回來找他們做心理輔導。大家分別的時候說了句「有緣再見」。
在金鐘中環工作的上班族到了 lunch hour,只得一小時也好,紛紛加入搜尋。

 

眼睛又紅了。長文,謝謝大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