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是「自由」還是「豬」

2019/6/25 — 14:05

圖片素材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圖片素材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文/黃良喜】

1.   緣起

2019 年 6 月 12 日香港市民抗議政府推出不合公義的「送中條例」,出現警察以女陰,粵語「閪」(讀音 [hai55])罵人的情況,並且被錄像錄音。所罵原話為「自由閪」(讀音 [tsi22 jau21 hai55])。然而,Lanston Chu 以語音頻譜分析,卻說是「豬閪」(讀音 [tsy55 hai55]),而非「自由閪」。以上讀音均以國際音標標示,上標數字代表聲調(55 為高平、22 為低平、21為低降,分別是港式粵語中的陰平調、陽去調、陽平調)。凡識粵語之人,大部份聽到的是「自由」而不是「豬」,所以這裡做一客觀分析。

廣告

2.   雙音節與三音節

粵語,以及其他語言,在正常的發音下都有一種最末音節延長的現象 (final lengthening) 。也就是說,給定若干音節,每個音節佔用時間不是平均的,最末一個音節會佔據比較多時間。「自由閪」三個音節而「豬閪」兩個。在正常的發音情況下,如果只有兩個音節「閪」必定會佔據近乎 60% 的發音時間。如果是三個音節,「閪」則佔總時長40%-50% 之間。

廣告

表面上,「閪」佔據了 50% 的時長,但我們不能因此斷定上表的X為一個音節。在 final lengthening 的前提下,這個時長比例正好說明 X 是多於一個音節的,因此該段錄音是三個音節的「自由閪」而非兩個音節的「豬閪」。其實大家會生活不難發現類似的例子。在日常港式粵語中就常有把「收音機」說成像是「心機」的情況。三音節詞在語流中壓縮的情況,大致上是第一個音節比較長,第二個音節最短,而第三個音節,因為 final lengthening ,會是最長。第一第二音節很容易出現融合的現象,導致在時長上像是一個音節。不過一般粵語使用者是絕對可以聽辨的。

3.   音高變化的證據

粵語字有聲調。區別「豬閪」和「自由閪」音高變化將是明顯的。最後一個音節提供最高的基頻。「豬」和「閪」同為陰平調,如果前字是「豬』,那麼基頻應該變化不大。生理上,發音隨著氣流減弱,出現少許降低是有的。所以由「豬」的高調到「閪」的高調或可能有稍微的跌降。不過,在兩個音節這麼短的範圍裡,變化極微。但如果前兩字是「自由」,那麼中間必定出現一次低基頻,因為「由」是陽平調。我們看看根據錄像提取的錄音提取的基頻變化。

上圖所示,「閪」前有兩條基頻線,一高一低。低的那個無疑是「由」,因為「豬」的粵語發音不可能出現這個效果。同時,我們可以看到「自」的基頻相當高,但不及「閪」。如果是與「閪」同一個字調的「豬」則必須比「閪」高,因為「閪」已經是句末,除非是疑問句,不可能出現比之前任何陰平字調更高的基頻。

4.   頻譜

Lanston Chu 所發的文章仰賴的是頻譜。這裡也順便提供這方面的討論。以下頻譜是寬帶共振峰頻譜。這個東西的基本概念就是口腔共鳴體因為舌身及其他發音器官活動造成的共鳴體形狀變化所產生的共鳴現象。共鳴現象在語圖中以共振峰的姿態出現,如下圖中黑色橫條。

以「自」為例。「自」的元音是 [i] ,舌身在口腔的前上方位置,不需要移動。在頻譜上會出現共振峰相對平遍的樣子。同樣地,「豬」只有一個元音 [y] ,頻譜上會出現共振峰相對平遍的樣子。而「閪」有兩個元音 [ai] 共振峰會出現變化,如紅色虛線圈所示。比較「豬」和「自由」,則不難發現「自由」涉獵四個音段 [ijau] ,所以共振峰變化應該像但複雜。這點在上圖中可以看出來(四個紅色箭頭指向共振峰的移動情況)。

5.   結論

我們通過時長、基頻、寬帶頻譜三個方面都可以證明該警員說的是「自由」而不是「豬」。另外,警察是紀律部隊,應該是捍衛法律、人權、自由的子弟兵。言出不遜,辱罵他人之時對女性很不尊重,令人齒冷。

(有關作者:現為香港浸會大學語言學教授,主要從事語音、音系研究。近著包括劍橋大學出版社 2019 出版的專書《Phonological Ton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