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一代本土大明星的能量,及醜聞中的人性和非人性

2019/4/18 — 17:36

許志安和黃心穎的私人事務,鬧得滿城風雨。暫時不對愛慾或者八卦作道德批判,原理上,香港人餓了這類新聞很久,餓是因為香港娛樂圈早就工業北移,青黃不接是老生常談。能夠令整個香港都暫時變成一個共同體,需要一些大家耳熟能詳、陪住長大的主角。

在娛樂圈中婚後出軌的個案當然很多,但例如中國的張丹峰出軌,就不會有甚麼爆點;楊冪和香港藝人丈夫離婚,因為前者是中國藝人,二人的事,在本地也不過是尋常新聞一則。許志安和鄭秀文,可能是香港本土最後一代土生土長,與本地歌迷互相孕養的娛樂工業產品。大新聞只可能在這種載體中產生,只有那個年代的藝人,還有滋養醜聞的能力。其他人出軌,上不到頭版,成不了全城的共同話題,因為知名度不夠,或者知名度都在中國。

很多香港藝人在香港發展平平,北上到中國才大紅大紫。例如鄧紫棋或陳偉霆,他們的財力和能量可能已不下於安心事件中的一眾主角,但北漂藝人同時離開了香港本土觀眾的心靈,變得陌生,他們就算出事,也沒有今日的能量。香港沒有太多新而有影響力的藝人,沒有藝人就連醜聞和花生都長期缺貨。如果娛樂圈有活力,自然應該經常有醜聞。但八卦雜誌正在衰落,除了互聯網影響,還因為娛樂圈根本已半死不活。不談車 cam 的問題,從人口和產業結構的角度來說,這一單都是黑天鵝事件,因為時間再過去,就可能連產生特大醜聞的能力都會失去。

廣告

大家說這單已經是近年最爆,上一次已經要數到陳冠希淫照風波,那是 2008 年,香港娛樂圈「產業空洞化」的情況,跟今日應該差很遠,當時市場的娛樂雜誌比起今日還多。這是產業結構問題,如果香港沒有明星,那麼醜聞數量和產業始終還是有限的。一個老人老死之前,都會突然精神,腦袋突然清晰,可以下床行走交代這個那個,這叫做迴光返照。

當然我不會認為香港大眾文化就此死亡於許志安那一代,只是現在是分眾化、口味個人化的年代,天后、天王是越來越難有的,網紅、紅人、達人崛起,等於戰場上不再流行大艦巨炮,既然目標不夠龐大,被擊落時的爆炸模規也不會很大。以後這個層次的爆炸,是不容易有的了。

廣告

而今日醜聞的主角,都已經 50 歲上下,鄭秀文和許志安都是華星出身,不只他們,這間公司也滿載了香港歌迷的回憶。第一代是羅文、甄妮、梅艷芳及張國榮等等,粒粒巨星,下一代也有陳奕迅、許志安、梁漢文、楊千嬅等等。這一間唱片公司,對香港歌迷也是美好回憶,對照今日的香港樂壇,「華星年代」也是童話。而「公司」也幫他們製造了童話,安排他們唱《其實你心裡有沒有我》,自此他們的私人關係,就成了某種要向「市場」交代的東西。

這宗事件發生之後,網民媒體不斷翻出他們離離合合的片段。黃子華說他們是最後的童話、杜琪峰說許志安如果拋棄鄭,就會斬他老母十碌八碌(但子債母償,不甚公道),好像他們要扮演一對白壁無染的模範情侶,稍有不符合那範模,就會傷害香港人民感情。雖然有人說他們也因此大受歡迎,得到人氣和利益,但寬容點地說,置身於這種愛情真人騷之中,一定很大壓力。當人連愛情都要「公有」了,還剩甚麼呢?

許和鄭的私人關係,外人不會清楚,只是他們的感情在商業和民粹(?)的多年操作之下,成了必須正襟危坐的展品。雖然又有說「食得鹹魚抵得渴」,但不改這事的悲哀。現在的人千方百計想紅,但未嘗到一旦真紅了,連一點點人性都能有。在一個漸漸連狗仔隊都不再需要,而是由監控鏡頭、大數據、無私隱組成的天羅地網之中,再加上由我們組成的審判法庭,堅壁清野,容不下任何人性的不完美。

當人置身於觀眾席,本性再寬容的人都會變得陰毒。出軌是人性,追看自己凝視多年的人工童話幻滅,也是人性。事件洗版之後,有一些熱心的朋友不堪其煩,質問為甚麼大家只顧八掛,不關心正在發生的政治議題。我明白這種孤憤,但我不會要求任何人都要一男一女一生一世,我也不會要求所有香港人都要關注巴黎聖母院以及逃犯條例。因為我知道箇中的滋味,香港的政治議題,大多數都只會帶來失望和習得無力感。一般人受了一兩次,就會自然逃避;遇強越強,八風不能吹動的,自然是骨格精奇,但不會佔多數。那些人就算不看「安心」,難道就會關心其他事嗎?

如果自覺看得更遠更深,就自然不會對人性苛求。這些年來,香港政治界究竟是為人民創造了希望,還是更多的絕望?有多少次是眾志城城、民眾拖男帶女,領導者卻拖拖拉拉;有多少次是有人犧牲自己帶領事件向前,卻被其他人割席批判?有多少次是免為其難投了票,你卻不出席議會導致議案通過呢?當政治界變成腐臭的垃圾桶,一般人又怎會有意欲日日去打開它?於是他們自我放逐和自我保存了。那也是人性。人只能被引導、被吸引,不能被命令,更不是可以罵回來。

經過這麼多,繼續關注公共事務的,都是自苦者,自苦者要比自存者博大。觀眾追看過後,也許感知到一點明星的痛苦,或模範和神話的虛妄,童話毀滅,變得現實和斑駁,寬容也變得比較可能。世本無蓬萊,破滅多幾次就不會大驚小怪。

本著這類問題你我都未必處理得更好,八卦也輕手一點,已是功德。要求別人不談不看,難過要求雷鋒再世,比起要求別人一生貞潔、道德律人,兩種都很高壓,很以理殺人,很不人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