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武漢肺炎揭示的香港糧食安全危機

2020/2/26 — 21:22

立場新聞資料相

立場新聞資料相

【文:何偉歡(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項目主任)、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大中華研究中心聯席總監)】

繼「反修例運動」之後,一場武漢肺炎令更多人再一次重新認識香港:以前哪會想到有一天要為購買口罩通宵排隊?「後中英談判」的一代也難以想像連白米也會是瘋狂搶購的對象,區區 50 排廁紙會被三名刀手當街強搶。「這不是委內瑞拉或金沙薩,而是香港」—《彭博》以此比較,慨嘆我城已經出現「失敗國家」(Failed State)的徵兆。

港府不願承認的食物安全危機

廣告

雪上加霜的是,價格忽然高企的不止口罩,還有市民的日常糧食。根據蔬菜統營處關於新春期間的數字,原本批發價只是 3 元一斤的生菜最近急升至近 8 元;茼蒿平均批發價由 5 至 6 元一斤飆升至 19 元;豆苗的零售價更比美豬肉,每斤盛惠 85 元。政府統計處今年 1 月最新公布的 2019 年消費物價指數透露,食品類別的價格在 12 月份按年上升 13.8%。潮語有云:最差的尚未來臨。據中國國家統計局今年 1 月最新發佈的消費者物價指數,食品價格按年大幅上漲 20.6%,其中新鮮蔬菜按月上升 15%。香港超過 9 成蔬菜由內地供應,本地的蔬菜自給率只有 1.7%,本港 1 月份的食物格價幾乎肯定會更上層樓。

民以食為天,穩定的糧食供應是社會安定不可或缺的條件。我們一直被告知香港的食物供應十分多元化,而且因為對外交通四通八達,教科書都告訴小學生林林種種的異國美食都得以在此享用。那麼,香港不會存在糧食安全問題吧?菜販陳先生受訪時唏噓道:「所有菜都係大陸嚟,而家運輸比較麻煩,又唔知嚟到啲咩貨……再係咁落去要自己種喇!」(2020 年 1 月 31 日《香港 01》)武漢肺炎肆虐內地,沒人收割蔬菜,運輸又出現問題,甚至是蔬菜的安全性也令人憂慮。香港一直隱藏的糧食安全危機復還。

廣告

復耕政策的迷思

在困難時期,要確保糧食供應不至中斷,或許就是(唯有?)由自己生產。不過陳先生可知,想要在香港種菜也得排隊!香港現時有 413 名位農夫正等候復耕,香港有機生活社社長黃如榮先生估算,等候需時長達五年。根據立法會 2018/2019 年的研究資料指出,香港現有大概 4,400 公頃農地,當中有近 8 成為私人擁有。在 2000 至 2016 年間,農地由 5,680 公頃減至 2,435 公頃;現時活躍農地只剩不足 700 公頃,比 2000 年的 1,430 公頃大減少超過一半。如果所有棄耕的農地復耕,本地菜至少可以成為香港食物供應的一條「防線」。可惜的是,特區政府認為「農地農用」已經不合時宜,香港以發展行先,大量荒廢農地已用作貯物場及/或其他工業用途,部分農地更被改劃為商業或住宅用途。

所以就算政府在 2016 年推行「新農業政策」,承諾預留農地用作「農業優先區」,劃定一些具較高農業活動價值的土地用作長遠農業用途,但房屋還是比「農業優先區」優先 —「農業優先區」才剛開始進行研究,農地已經成為 2018 年「土地大辯論」18 個發展選項之一,優先區一吋未劃出,就要把 1,000 公頃農地劃作房屋用地,而「農地優先區」的研究最快要到 2022 年才能完成。

另一個把戲是去年《施政報告》重推的「土地共用先導計劃」,以公私合營方式開發新界農地,預計今年下半年接受申請。發展局局長黃偉綸的說法是:「先導計劃最多涉及 150 公頃土地,涉及申請的土地不止農地,亦會有棕地等」,相關申請由城市規劃委員會(城規會)把關。不過民間團體及學者早就質疑城規會的把關能力,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鄒崇銘指出,近年地產商囤地、更改用途的速度不斷加快,明顯是政府對發展商「大開綠燈」;「地少人多」更是政府最樂意建構的迷思,推說要解決房屋問題就需要更多土地。令人氣憤的是,香港觀鳥會於 2018 年發布的《香港生物多樣性及保育重點指標報告》指,出 2012 至 2016 年「農業」和「綠化地帶」限制發展的土地用途中,規劃申請在城規會獲得批准比率分別高達 61% 及 48%;當中獲批更改用途的個案中,以「興建小型屋宇」佔最大比例,而申請改劃為「露天儲物及工業」的佔地面積最大 — 這些用途跟房屋問題又有什麼關係呢?

東亞城市對自給自足的追求

今天有哪些國家、城市還膽敢認為自己的糧食安全沒有危機?當香港政府仍大安旨意認為只要有錢就能買到糧食,國際社會早已把糧食安全與能源安全和金融安全並稱為世界三大經濟安全關注,作為全球經濟合作主要平台的 G2 把糧食安全問題納入其中一個重要議題。事實上,糧食供不應求的危機一直步步進逼:根據聯合國 2017 的預測,2030 世界人口將由現在的 73 億人增加至 85 億人,到 2050 年全球人口更會直逼百億大關,高達 98 億人,然而面對城市不斷擴張發展,適合的農地不斷減少,全球農業總產量到 2050 年時可能萎縮約四分之一。聯合國糧農組織早於 2016 年的糧食及農業狀況,預測因為氣候轉變影響,2030 年全球有逾 1.22 億人處於極度貧窮,屆時所有食物系統皆會面臨危機。僧多粥少,「多管齊下,透過不同途徑和方式進行全球採購」就可以買到糧食,多麼愚不可及。

同樣是「地少人多」的新加坡,同樣極度依賴進口食物;不同的是,新加坡政府不只確保進口食物供應多元化,更追求自己有自給自足能力。為應付 2030 年的糧食安全危機,新加坡推出「30-30」計劃,希望把生產率提高至 30%,當中包括 20% 的蔬菜。農地少,現時卻有六個農業園,面積多達 1,465 公頃,蔬菜自給率有 10%。南洋理工大學教授 Paul Teng 說得發人深省:「每當我談到新加坡的糧食安全問題時,我都會告訴人們不要把土地看作是思考空間。因為你可以向上和側向移動。」新加坡的土地問題反而成為發展農業的推動力,因為他們知道當糧食安全危機來到的時候,唯有自給自足才不會在外四處碰壁路路難行。

中國也遏制內地城市「種菜不如種樓」的發展思維,嚴令禁止地方「以租代徵」將農耕用地轉為建設用地,訂下 18 億畝耕地紅線,劃定基本農田保護區。國務院早於 2011 年發布《土地復墾條例》,致力收復因為城市發展、自然災害摧毀的土地。農業部市場與經濟資訊司司長 2012 時已經表示每個城市要有一定的鮮活農產品自給率,這是作為「菜籃子」市長負責制的一個重要考核指標 — 各地市長要有一個基本共識,致力維持菜地數量、鮮活農產品自給率、對應急供給保障能力及確保品質安全水準。要保住自己「飯碗」,就要先保護這個「菜籃子」。

當香港仍然執迷於「發展就是硬道理」,對來勢洶洶的全球糧食安全問題視若無睹,一心迷信中央一定會確保對香港的食物供應;然後當「一菜難求」的時侯,我們的特首就只會「親自致函國務院」,請求相關單位提供所需協助。難怪乎內地輿論會廣泛認為香港只是一個「會鬧的孩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