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首批亞博醫護】上網睇片做運動 自取三餐 比拼病毒數值 確診者亞博館的另類「治療」

2020/8/14 — 0:20

本港第三波武漢肺炎疫情持續,亞博社區治療設施在 8 月 1 日啟用,接收 18 至 60 歲、病徵較輕和有自理能力的確診病人。亞博的社區治療設施由籌備到策劃均是醫管局負責,但內裏生活和一般理解治療不同,病人在內自由活動,上網睇 youtube 做運動,自取三餐,甚至比拼病毒數值。有確診者分享和附近病友成為朋友,互相鼓勵,更期待疫情完結後再相約聚會。有首批進入亞博工作的醫護分享,以前去亞博都是看演唱會,今次卻是去工作,只用一日時間進駐亞博,啟用設施的所有預備工作,「將不可能變成可能」。

聯合醫院顧問護師余忠諍是首批到亞博社區治療設施工作的醫護,他指醫護人員在設施啟用前的一日收到通知,亞博館的社區治療設施要在翌日中午 12 時,接收首個病人。因此一行 70 多人的「先頭部隊」去到亞博館,當時病床的床鋪未鋪好,各個醫療站都未設置。醫護人員花近一日時間,分成各個小隊,在亞博館劃分收症區域、成立藥劑部、放射部等,終在收症「死線」前半小時完成所有啟用社區治療設施的預備工作,成功在當日下午接收首個輕症病人。

廣告

醫護指以前去亞博都是看演唱會

亞博館在疫情下搖身一變,成為接收武漢肺炎病人的治療設施,余忠諍笑說,「對上一次去亞博都係睇演唱會,我從來都無諗過係裏面 set 場。」現時亞博社區治療設施主要劃分為紅、綠兩區,以往舉行演唱會、展覽活動的場所 1 號展館正是紅區高危中心,接收確診病人;綠區則是控制中心,位於亞博館的長走廊,醫護在綠區工作不需要穿著全套保套裝備。被問到過去會否有醫護、病人誤闖錯的區域,余忠諍則解釋紅區外圍封鐵馬和膠帶,紅綠區之間只有一個出入口,所以沒遇過誤闖的情況。

廣告

除了醫生、護士,亞博的醫護人員還有藥劑師、放射師等人。藥劑師周沛儀指,雖然亞博社區治療設施籌備時間短促,但工作起來的硬件、軟件設備都很完善。她形容,亞博的藥劑部近乎「醫院運作」,足夠應付為病人提供藥物等日常工作。而放射師屈應沃則表示,亞博的 X 光室,搭建由放射部、醫學物理部、 資訊科技部共同設計搭建,即使亞博社區治療設施的病床住滿病人,仍會有足夠 X 光機應付。

相片提供:醫管局

相片提供:醫管局

醫院以外的治療設施 病人苦中作樂

有別於需要住在負壓病房的病人,在亞博社區治療設施的確診者全部都是病徵較輕,有人甚至沒有病徵。曾經住在亞博接受治療,在 2 日前已出院的康復者少玲表示,初初到埗時感到地方陌生,「自己有啲驚」。

但她回想自己入院亞博社區治療設施數日的生活,每日睡醒後都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她自己會上 youtube 看運動健身的影片,之後在無人入往的病床範圍做運動,醫護每一日都會為她「量口水」(收集唾液樣本)和透過電話為她診症。她又指前後病床的病人都會閒聊談天,互相鼓勵,數人康復之後成為朋友,笑言是個「康復群組」,她期待疫情完結後和她們再相約聚會。

少玲說,自己的病徵很輕微,只是有數天失去味覺,和吞口水時會有不舒服。她又讚亞博的三餐美味,回味「青咖喱飯」、「豉汁排骨飯」,更指吃到豉汁排骨飯,令本來因病沒有味覺的她嚐到味道。

余忠諍指,亞博社區治療設施的病人可以在病人區內自由走動,自助領取三餐,病人之間有更多互動,「病人與病人間比較 CT value(病毒數值)」,討論誰能先康復離開。

而負責照顧鯉魚門公園社區隔離設施病人的醫生曾培鎌指,在這些接收病情較輕的病人設施,病人可能會有較多心理需要。他表示,有次致電病人診症時,病人向他說,「其他(病情)就冇乜,個心就好唔舒服。」原來病人已經和 1 歲大的兒子分別兩個星期,想儘快康復出院。曾培鎌指在這裡照顧病人,要更關心病人的情緒,有時都會透過通話和病人「傾吓偈」。

出席醫管局分享會的醫護最後表示,除了他們,背後還有救護員、行政部門、資訊科技部門等人在疫情期間盡心盡力,也希望大家都不要只歸功於出席分享會的數人,整件事有各人的付出才可以做得到。

由醫管局及亞博館合力改建的亞博「社區治療設施」

由醫管局及亞博館合力改建的亞博「社區治療設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