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中的因果

2019/10/18 — 20:22

二戰期間入侵蘇聯的德軍(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二戰期間入侵蘇聯的德軍(資料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文:曾瑞明 @ 教育工作關注組】

我們怎樣理解歷史中的因果關係?不像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歷史不能做實驗;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歷史沒有如果」,因為歷史事件只會發生一次。那我們怎樣知道和確定事件之間有因果關係?

翻開 IB(國際文憑課程)的歷史教學書,會以戰爭為主題(Causes, practices and effects of wars)。問的是:導致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主要遠因是什麼,近因又是什麼,而原因又分為主要和次要。比如導致二戰的主要遠因是《凡爾賽和約》對德國太苛刻,令德國政府面對很多內部問題。另外,國際聯盟(The League of Nations)沒有建立有效的國際組織,無力阻止戰爭。

廣告

至於主要近因,則是 1929 年以後的政經「因素」(factor)。1929 年 10 月,美國股市崩盤,全球經濟陷於不明朗,希特勒得以用《凡爾賽和約》來解釋德國的問題,納粹黨亦把握了這種情緒,去鼓吹軍事擴張,以保存德國的生存空間。另一方面,英法兩國的綏靖主義(即以安撫、讓步的手段來維持穩定局勢),在德國入侵波蘭後,沒有行動,讓希特拉坐大。

就只有這些原因?大家一定會覺得這些解釋不全面。歐洲這麼多國家,她們當中的互動我們如何能說得明白清楚?我們有什麼標準去分別主因和其他原因?另一方面,將原因和因素輕易地交替使用,似乎也沒有意識到兩者有什麼分別。

廣告

歷史可以有多答案

有趣的是,不少歷史學家很少會說某一個原因是特別重要。比如歐克夏就認為歷史是找出一件事為何發生的細緻解釋,而不是找出一個「主因」。研究英國歷史的 A.J.P. Taylor(1914-1945),也曾說什麼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可以有「很多答案」(There can be many answers)。

我們在歷史中追求的,不是那種必要或者有充足條件、意思的因果關係。特別是歷史事件是獨特的,某一次的戰爭、革命和死亡,如鴉片戰爭、法國大革命、甘迺迪之死,都是非一般性的戰爭、革命和死亡。歷史學家做的,也是解釋那件事為何會發生。我們不會期望找到像自然科學的那些法則(law),或者具一般性、可以重複的規律。

當然,湯恩比說歷史有規律,馬克思的唯物史觀也表示有歷史法則。但是,歷史卻似乎沒有根據他們的預測走。我們要做的是引導學生去討論,而不是背誦。教科書寫的,也不過是一種看法,沒有標準答案,並可以有很多答案。特別是所謂「標準答案」,也不過是一些簡單歸因而已。因果關係不是答題技巧,也不是靠簡單推論可以找到。

怎樣教,怎樣學,會培育不同的人。至少,有教科書的作者為了合乎知識論(Theory of Knowledge,TOK)的要求,他會問這些問題︰

Can historical events be convincingly explained by a single factor that is more important than other factors, or is the nature of historical explanation bound to be ‘multi-causal.?” Does a historian have a duty to consider the relative importance of different causes or is this an artificial and unrealistic because causation is, in practices, a web of long- and short-term factors.
(歷史事件可否具說服力地用單一因素解釋,即某一個因素比其他因素重要?歷史解釋的本質一定要是「多因」的?歷史學家是否有責任去考慮一些相對重要的原因?但這樣做是否虛假和不切實際?因為在實踐中,因果關係是一個遠近因結合的網絡?)

How does a historian discriminate between the relative importance of different factors and will this inevitability lead to subjectivity?
(一個歷史學家怎樣區分不同因素中的相對重要性? 這會否引致不可避免的主觀性?)

Mike Wells, History for the IB Diploma: Causes, Practices and Effects of Wars(米克韋斯《國際文憑歷史課程:戰爭的成因、實踐和影響》)

雖然看倌或會投訴又要「留待讀者思考」,但思想的空間會留在學生心中,而不被史料填滿腦袋。我們更不用叫學生倉促為事件找一個原因,而系統性地犯上找錯誤原因(false cause)的謬誤,卻還獲獎賞分數。

 

參考資料:
Mike Wells. (2011). History for the IB Diploma. Causes, practices and effects of wars.

(他山之石.九)

原刊於《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