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歷史解密】點解旺角行人天橋廿幾年都未起好?

2020/8/8 — 17:41

旺角道與彌敦道交界(Google Map 截圖,攝於 2019 年 10 月)

旺角道與彌敦道交界(Google Map 截圖,攝於 2019 年 10 月)

今年 4 月 18 日凌晨,旺角彌敦道與旺角道交界罕有地封路,一輛超巨型吊臂車將天橋組件吊起,連接橫跨彌敦道的橋躉。這項早已被街坊遺忘的蝸牛工程終於有進展,不少市民拍手歡呼。不過,政府在今年 3 月向油尖旺區議會表示,工程將於 2021 年第一季或第二季才竣工。竣工日子在過去廿年不斷更改,所以下年能否如期竣工,其實仍存在未知之數。為了探討這個「旺角新行人天橋系統」(1998 年刊憲時候的名字)的前世今生,我翻查了 1996 年至今的政府文件,終於解開部份疑團。

政府曾經講過兩年就起好?

廣告

1998 年 5 月 1 日,政府發表題為〈旺角新行人天橋系統應付未來需求〉的新聞公報,正式宣佈計劃在旺角道與洗衣街興建新的行人天橋系統,以紓緩旺角行人路擠迫問題,當時預計 2000 年年底竣工。工程包括在旺角道興建一條有蓋行人天橋,淨闊度約 8.5m,橫跨彌敦道至洗衣街;及在洗衣街興建另一條有蓋行人天橋,淨闊度約 5.5m,由旺角道至弼街。

政府表示:「這項工程屬於一間私人發展商的社區工程,預計在今年年底展開,需時約二十四個月完成。工程完竣後,在政府滿意的情況下,行人天橋將由政府管理及保養……任何人士欲反對該項工程或使用,或同時反對兩者,須於六月三十日前,以書面向運輸局局長提出……」你沒有眼花,當時政府預計大約 2000 年年底就竣工,但至今遲了廿年仍未竣工,荒謬絕倫,廣深港高鐵工程起兩次也夠時間。

廣告

1998 年 5 月 1 日新聞公報中所謂的「私人發展商」,其實當年早已知道是「新鴻基」,但奇怪的是,新聞公報中沒有透露。工程由新鴻基斥資,所以不用由政府招標。這根本就不是秘密,為何不公開呢?害怕有人反對?

為什麼是新鴻基?為什麼選擇洗衣街和旺角道?

三個月前,油尖旺臨時區議會曾於 1998 年 2 月 26 日討論弼街行人天橋水浸問題,根據會議紀錄,原來九廣鐵路在 1995 年曾與新鴻基達成協議,由新鴻基負責建造並維修弼街行人天橋。1998 年 2 月會議所提及的那條天橋只是臨時性質,永久行人天橋於 1998 年年底興建好,亦即是現時通往新世紀廣場那條天橋。為甚麼由新鴻基負責?原因非常簡單,因為位於旺角東站上蓋的新世紀廣場的發展商就是新鴻基,而商場在 1997 年 12 月落成開幕,時間十分吻合。對地產商來說,興建天橋的真正目的,當然是要帶旺商場人流,與希望解決行人路擠迫問題的政府一拍即合。

關於「旺角新行人天橋系統」,政府曾於 1996 年 7 月 25 日和 1997 年 9 月 25 日諮詢過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除了路政署等政府部門之外,新鴻基地產、王歐陽(香港)有限公司、MVA 顧問公司、茂盛(亞洲)工程顧問有限公司、環境安全顧問有限公司都有派代表出席。

根據 1996 年 7 月 25 日區議會文件,我發現了更多歷史背景:

  • 1994 年 5 月,政府規劃署發表西九龍發展藍本,顧問綱要建議在旺角亞皆老街興建行人天橋,連接旺角東火車站和亞皆老街,甚至要橫跨重建後的洗衣街水務局和市政局、聯運街停車場與鐵路上蓋,讓旺角東站成為九龍塘站以外的另一個九鐵和地鐵交匯處,紓緩九龍塘車站過於擠塞的問題和旺角行人路容量不足的問題。不過,由於洗衣街政府用地重建當時未有時間表,所以無法確定亞皆老街天橋的興建時間。
  • 為了回應規劃署,新鴻基聘請顧問團,於 1994 年 10 月向政府提交初步研究報告,提出在亞皆老街興建行人天橋之外,還要興建另一條連接旺角東火車站與旺角地鐵站的天橋,以舒緩區內行人路擠迫問題,並配合 1997 年年中落成的旺角東火車站擴建發展工程。1996 年 1 月,新鴻基再向政府提交報告,正式推薦於旺角道和洗衣街興建一條橫跨彌敦道的行人天橋。
  • 政府首次透露這項「連接旺角火車站與地鐵站的行人天橋」政府工程,是由新鴻基進行設計及施工並承擔興建費用,預計天橋在 1997 年開始動工,大約需時15個月完成。這份區議會文件是由王歐陽(香港)有限公司、MVA 亞洲顧問公司、茂盛(亞洲)工程顧問有限公司、環境安全顧問有限公司共同擬備,所以竣工日子嚴重估算錯誤,這四間公司責任最大!

根據 1997 年 9 月 25 日區議會文件,亦有以下發現:

  • 1996 年 7 月至 11 月中,政府諮詢了太子及旺角分區委員會、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普遍委員和區議員支持方案。(根據 2002 年的區議會文件,附近部份大廈法團和商舖起初其實反對方案,但直到 1997 年 9 月 2 日在彌敦道與旺角道交界發生了一宗巴士交通意外造成 1 死 12 傷,地區民意才支持興建行人天橋。)
  • 天橋工程由「政府工程」正名為「社區工程」,並首次表示工程完成後由政府管理和保養。
  • 竣工時間更改了,文件表示整個行人天橋系統預計在各地下公共設施管道改道後約 24 個月內完成,這是很關鍵的資訊。新鴻基代表在會議上表示,順利的話,大約 2000 年 10 月竣工,如果遭反對的話,則延至 2001 年 10 月或以後才完成。一年後,1998 年 5 月 1 日政府新聞公告中所提及的「24 個月」竣工時間應該是根據這份 1997 年的文件,但 1998 年 5 月新聞公告沒有提及「在各地下公共設施管道改道後」這句關鍵句子。是否有人疏忽?是否這個疏忽引致往後對竣工日期的錯誤預算?

竣工日期離奇地不斷押後

天橋工程由新鴻基慈善基金有限公司斥資 1.5 億元興建,而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曾於 2002 年 9 月 19 日討論過天橋進度,茂盛(亞洲)工程顧問有限公司工程師答覆:「現階段正進行沿洗衣街行人天橋橋頂的預製件連接工程,天橋上各個方向的上落位已接近完成,預計 2003 年農曆新年前開放予公眾使用。顧問公司現正加速工程進展,希望可於 2002 年聖誕節前竣工。」最終,第一期工程(洗衣街和旺角道的部份)於 2003 年完成,但第二期工程(旺角道橫跨彌敦道的伸延部份)就停滯不前。其實,原先根本就沒有區分兩期工程,公眾理解整個工程應該是一口氣完成,橫跨彌敦道的天橋工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在 2002 年區議會文件中隻字不提。

2007 年 3 月 8 日和 2007 年 5 月 17 日,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再次討論天橋進度。新鴻基代表表示,預計橫跨彌敦道的延展天橋可於 2009 年上半年完成,現正研究地下設施的改道問題,由於工程涉及交通主要幹線,因此研究時間會較長,預計於 2007 年年底前可完成所有管道的改道工作,2008 年年初進行地基工程。運輸署代表表示公共事業公司現正進行搬遷地下管道工程。(最後,這些竣工日子都是欺騙公眾的空頭支票。)

2007 年 3 月 8 日區議會文件還有另一個資訊:新鴻基於 2006 年 8 月曾將亞皆老街及弼街伸延部分的天橋工程建議書交予環運局,要求政府積極考慮。亞皆老街及弼街伸延部分其實並不屬於 1998 年的方案,新鴻基在原先工程仍未竣工的情況下就突然提出新方案,實在有點奇怪,打算順便一拼興建?當年有否因此影響了原先工程的進度?但計劃當年胎死腹中,直到 2017 年 5 月,政府才諮詢公眾對亞皆老街「超級行人天橋」的意見,但至今仍未有新消息。

另外,根據立法會 2007 年 5 月 16 日的書面答覆,時任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表示:「為推展第二期計劃,新鴻基的工程顧問公司現正安排有關的公用事業機構遷移地下設施,遷移預計 2007 年年底完成,建造工作則可望於 2009 年年底完成。」竣工期悄悄地由 2009 年上半年改成 2009 年年底。(同樣,這些竣工日子都是欺騙公眾的空頭支票。)

巧合的是,政府在 1996 年 7 月 25 日和 1997 年 9 月 25 日兩次諮詢區議員對天橋工程的意見,當年廖秀冬以環境安全顧問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的身份兩次出席過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會議,因為環境安全顧問有限公司就是天橋工程的其中一間顧問公司。相隔十年,究竟環境運輸及工務局有沒有因此而包庇工程落後的問題?

地底工程是延誤的主因?

2011 年 3 月 3 月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再討論天橋工程延誤,運房局表示「改動地下公用設施走線」工程預計需時 3 年半,預計 2010 年 12 月展開,而「天橋」工程預計需時 2 年半,預計 2014 年中開始。實際上,地下設施遷移工程於 2011 年 7 月才開展,而天橋建造工程在 2016 年 1 月開展,與政府的時間表有極大落差。究竟是政府的問題,還是新鴻基的問題?由 2013 年 1 月起至今,每次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政府都會提交進度報告。

2020 年 3 月 17 日,民主派大勝後的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首次討論天橋工程落後的問題,綜合路政署近年的回覆,橫跨彌敦道的天橋工程進度落後,有以下原因:

(一)地基工程進行初期發現一些未有正式紀錄的地底公用設施,導致須改動地基設計以配合現場環境限制

(二)地下石層深度的變化令地基樁柱比預計更長

(三)大雨影響地基工程的進度

(四)將主橋設計修改為鋼結構,以確保吊運天橋及安裝主橋結構時的安全

(五)公眾活動(暗指「佔領旺角」和「反送中運動」)

(六)武漢肺炎疫情令部份建築工人無法上班,部分建材也未能及時恢復供應

我仍有以下問題:工程顧問公司於 1994 年至 1998 年期間估計天橋可以在 2 年內竣工,是極大的失誤,亦是問題的關鍵所在,為何當時的政府會相信?2003 年至 2007 年,工程似乎零進展,所謂何事?2007 年至 2016 年,處理地下設施問題花了近十年時間,究竟是政府部門不配合新鴻基,抑或是新鴻基的工程公司出了問題?

總結來說,旺角行人天橋工程是一宗大型「騙案」,政府和新鴻基給予市民錯誤的期望,工程至今仍未竣工,相關人士必須問責。雖然發展商在工程延誤過程中,須申請延長「 挖掘許可証 」的有效期,並須繳交延期費用,但地盤對附近交通的影響實在難以補償,政府必須汲取今次教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