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主權,何來防疫?

2020/1/24 — 11:46

特區政府之廢是有原因的。防疫問題就是民主問題,就是主權問題。主權即國家對管轄區的最高自主自決管治權,政府可以當家作主。

獨裁國家北韓權力在金家;民主國家台灣、美國權力來自人民授予,所以他們的政府可以有封關等防疫措施,但香港卻要等中共批准。

《基本法》之下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本來是一國兩制精要,賦予港人享有國防外交以外的的所有管治權。這就是沈旭暉十年前所指的「次主權」,亦與陳云所講的「實然主權」相似。可是這種「主權」及「治權」在十多年間已被侵蝕得蕩然無存,香港的實際控制權由港人之手移交到中共。

廣告

無治權無法保護人民

官僚的港府多年來自我閹割,不做實事只討好及揣測北京,同時中共的威權管治加劇,結果就是,連原本可自決的內政都要交予北京拍板。

廣告

厚此薄彼的中共,為示範「澳門一國兩制的成功」,以發展當地成取代香港的金融中心,故容許澳門可有一連串防疫措施。「唔聽話」的香港,就要做中共的逃生筏,為中國在貿易及疫情提供逃生門,所以關口封不得。

香港就如另一個武漢,中共要穩定就隱瞞,要你封城就要封,要你開門就要開,要壓制疫情就屠城。於是乎,港府不是防疫不力,而是中門大開根本不設防,肉在砧板上成為疫症患者的分流集中營。

特區政府就像施虐者一樣,張開香港雙腿,任由人民被疫症強姦。這就是香港一直以來的現況,同時中共多年來的民主只有更差,沒有進步。

可悲的是仍有不少港人迷信法治自治未死,沉醉在有險可守當中,試圖以雙普選及永續《基本法》加強香港自治權。

但一連串事實證明,若港人無法當家作主,就無法封關、無法區隔,更無法保護自己。一個政府連防疫等基本措施都做不好,難道還期望她會(或有能力)保護人民?

難道還要妄想她會回應「五大訴求」等政治問題嗎?繼續迷信,只會讓香港陷入無間地獄輪迴,人民權利繼續被蠶食。

肺炎是播「獨」好時機

經歷過SARS的港人,正努力抗爭的大家,此時此刻難免感到害怕又無力。香港人是一個命運共同體,如何重奪我們的主權、治權、民主及民生等基本權利呢?

事已至此已無法回頭,只得一途可循:中港區隔,不單是地域上,更是政治上的區隔,兩者互不干預。

簡單來說就是「香港獨立」。只有獨立,才可擁有自治權;只有獨立,才可防災防疫;也只有獨立,才可以實現五大訴求,實現民主政治。當大家嚮往台灣民主時,擺在眼前的獨立,正是香港今時今日唯一出路,別無陰謀也別無他法。

獨立時機尙未成熟,但不代表不可探討。適逢本港抗爭遇上貿易戰及肺炎,今次疫情正是令港人覺醒的機會,讓大家認清事實。反正「五大訴求」也好,封關亦好,都已違反北京意志,都已被視為「港獨」。

這亦正是「播獨」的千載難逢機會,就像當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一樣,要讓「香港獨立」成為主流議題,讓更多人接受,特別是那些同溫層以外的人。

政治思想不是頓悟,除非將政治宗教化,否則很難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要讓支持人數超越那17%,就要耳濡目染。漸悟需要時間薰陶、宣傳及遊說,才能當頭棒喝使人覺醒。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後得一夕安寝。起視四境,而秦兵又至矣。」回望回歸二十多年,香港失去一點又失去一點,我們已割無可割,承受不起再有下一個謝婉雯,也再承受不起犧牲一代人。

身在失治之城,這是最壞的時代,一忘之間,也可能會開啟最好的時代,問題是我們能否捉緊那道鑰匙:香港獨立,唯一出路。

作者 Medium

(編按:作者並非立場新聞記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