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府自出自入數據中心 網絡安全誰來保障?

2020/4/9 — 12:29

香港科學園(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香港科學園(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美國傳統基金會發布 2020 年度經濟自由度指數,香港排行全球第二,榜首是新加坡。香港痛失殊榮又輸一仗,意義深遠,因為這個自 1995 年以來蟬聯了四分之一世紀的榜首,一直曾令香港成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實至名歸。

報告指出,香港經濟自由度指數下滑,主要由「投資自由」這一指標跌幅造成。報告評估有四部分:法治、政府規模、管治效益、市場開放度。報告沒有為香港的「法治」宣告死亡,但香港經濟在其餘三部分的指數皆全面下跌。

毋庸置疑,去年的修例風波及其引發的社會及政治動盪對評分當然有影響,例如報告有表示擔憂香港社會上出現安全的危機和不確定性。但作為為世界多個經濟體長期量度自由度的報告,機構亦會關心經濟體中潛藏多年的結構性問題。

廣告

報告在描述新加坡時一直強調其政府體制非常廉潔,遠離貪腐,司法制度公平獨立,外商和本地投資者在法律和政策上亦被公平對待。報告顯然認為,公平的營商環境是新加坡成功繼續吸引外資投資的因素。

相反,傳統基金會報告透露對香港安全的隱憂,較著重數碼安全、科技保密等的外國投資者對香港體系開始失去信心。另外,報告也提到香港政府給人打擊貪污不力的印象,並指香港針對經濟發展、房屋和能源等不同範疇都有相應的補貼項目,動搖體制的公平性。

廣告

還原基本步,報告對於香港經濟及政府的信息非常清晰,就是固本培元,香港政府急需重拾外資對其能夠維持公平競爭的信心;鞏固司法效能,維持政府施政誠信為重中之重;在處理私人企業間的爭執和競爭時能不偏不倚,不會因為某企業與政府、建制或其他勢力的關係而偏袒。在政策上,政府不能被視為向與建制關係良好或有中資背景的企業傾斜。

從報告中,筆者看到這些對香港體制結構性問題的診症和贈言。香港社會無論有沒有抗爭,有沒有黃藍撕裂,政府也要面對體制給人不公平印象的弊病。要扭轉頹勢,香港不能靠人,要靠全面及認真檢視自己的錯漏。

最近新意網與香港科技園公司的法律爭執有了結果,法庭判詞亦為上述一些問題提供了註腳。首先,科技園公司是法定機構,有公共責任促進香港的科技工業發展。公司受託管理科學園和將軍澳工業邨,希望以補貼形式,以優惠租金吸引營運商進駐工業邨,以建立數據中心的樞紐。而部分數據倉庫營運商以極低價租入地皮後,竟然以市價再分租給第三者,利用公帑資助牟取差價中的暴利,猶如變相經營劏房,嚴重扭曲市場常態,濫用公共資源。作為管理的科技園公司,顯然監管不力,責無旁貸。

另外,判詞中亦揭發,業主可隨時進入分租租戶的地方,分租租戶無權拒絕。背景是科技園公司不接受租約中出現租戶有權拒絕業主進入的條件;根據租約,業主亦有權覆查、紀錄、甚至因保安理由移除租戶的設施。打個比喻,酒店職員可隨時進入你在酒店租下的房間,罔顧租客私隱。根據判詞,其中的業主在數個月內進入了租戶地方近二百次。

這種容許業主自出自入的做法十分荒謬,亦置租戶的數碼安全和商業私隱完全不顧。在新加坡,政府或其他機構只可在懷疑有不法活動的情況下申請搜查令後,才可進入數據中心。其實,在香港的其他數據中心,營運者亦會得到更多保障,唯獨是香港科技園公司視這漏洞而不見,容許完全違反商業營運邏輯的事情繼續發生,是為失職。上文說到有著重科技保密的外商對香港失去信心,現在讀者可能更明白原因。

另外,科學園的運作亦極不透明,作為公營機構,從沒有公開它與數據營運商的批地協議,數據營運商與其客戶的租賃協議亦是絶密。香港科技園公司以公帑補貼地價數以億元計,不公開相關文件就不能保障港人利益。政府法定機構處事不公平不公開,難怪政府效益和誠信受國際質疑。

以上種種,令人懷疑香港公營機構是否以香港整體利益最大化行事,還是以發展創科為名,以公帑補貼個別企業繼續尋租為實。2011 年,谷歌曾經決定落腳工業邨發展數據中心,但最後放棄地皮而轉戰台灣及新加坡,當中與這些不合理的租約條文和科技園管理層的消極態度有否關係?我們需要更透明的制度將資料放在陽光下,讓公眾知道真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