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甚麼校園生活不可取代?

2020/4/13 — 18:44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霍梓楠 @ 教育工作關注組】

同工們進行網上教學時,如果「幸運地」能帶領大部份學生都跟得上「教學進度」,又願意交齊功課話,會不會幻想過:其實網上教學都幾成功!不如縮短上課時間、日子吧……

當然這只是幻想!我們都知道,收功課、教學進度根本只是教育小環節。

廣告

換個角度思考:校園生活為甚麼對師生那麼重要?除了日常平凡的教學活動、同儕相處點滴、特別活動比賽之外,師生有沒有意識在過程中發掘更多意義?

我記起上學期一次與中二學生的特別課堂經歷,算是一個例子吧!

廣告

某天我上完數學堂後,接下來一連兩堂因美術老師告假,須由教學助理代課。因為學生本來要到美術室上課,home room 有其他班來上課,所以他們要轉到另一個空置課室自修(但不是到美術室,因為慣例是要有美術老師看管,學生才可入美術室)。

反正我接下來的連堂也是「吉」的,所以我帶他們到空置課室,那時教學助理已在課室中。

有一位學生問我是否要依座位表就座,我很快就說:要,同時指示同學們請依座位表坐。我看他們都安頓好了,就向教學助理點頭然後離開。

回到教員室後,我想了想,其實可以讓他們亂坐呀!只要他們承諾不會太嘈吵,也要尊重教學助理就可以了。於是,我打算下一堂回到課室,告知他們可以亂坐,以及簡單解釋為甚麼我有這個決定。

下一堂我剛步進課室,發現他們已經私自調位了。他們一看到我,即時鴉雀無聲。教學助理一臉尷尬,我示意她可離開班房,說這一堂由我來「代課」吧!

原本草擬好的簡單演說,現在要於短時間作出調整,「升級」成為訓話了。我命令他們在十秒內回到原本的座位。然後,我保持著嚴肅表情,雙眼環視著他們,雙手作握拳狀,不發一言,沉重氣氛籠罩整個班房,就這樣維持大概一分鐘左右。

接著開始訓話:

你們知道原來我的「劇本」是怎樣嗎?我上來看見你們在各自的座位自修、閒談,然後稱讚你們一番後,就問你們其實有沒有想過,為甚麼我想你們跟座位表坐?有沒有想過反駁我的命令?最後我會容許你們調位,當然前提是不要嘈吵,不要影響其他想做功課的同學,也要尊重看管你們的教學助理。

結果,由於你們沒有想像過我會回來,覺得我最後不會知道你們會這樣做,於是私自調位了。

背著我違反指示當然是一個問題,不過我看到的是背後更大的問題。

我想問你們,自己調位前有沒有問准過教學助理?有還是沒有?(一段短暫沉默)不用想太久,有就是有,沒有就是沒有。

(結果沒有同學說有)

你有沒有設身處地想過她的感受?她是親耳聽到我向你們下「跟座位表坐」指示的。你們在我眼前就很聽話,我一走你們就放肆,似乎沒有放她在眼內,這就像那句俗語:狗眼看人低。老實說,如果你有問准過她,有向她解釋為甚麼你想調位的話,我是接受的。當時她的角色就是監督、看管你們,有權力改變我的指令,她也可以在事後解釋她的決定。

我重申,我所指的更大問題,是你們沒有尊重她。

你可能會說,教學助理沒有反對你們這樣做,就等於默許了。可能她只是覺得自己沒有權力,又或者萬一遇到你們反唇相譏,想不到怎樣反駁。

你可能沒有想得那麼長遠。這其實也是你們與同學、朋友相處的寫照,誤會、猜疑有時就是起源於此。

你們要學的還有很多。

我不想你們覺得我在濫用班主任編排座位的權力,所以我想強調,你們現在的座位,是我根據這個多月來對你們的認識及數學程度,盡量作適當的編排。之後也有一段適應時間,假如你們指出的座位問題合理,是可以更改的。

剛才當你們剛步入這個課室時,有同學問我可否自己調位,我只簡單地諗,既然安排了數學功課,你們很可能想趁自修課做好它,所以還是根據平時上課的座法較好,應該會較安靜。假如他當時進一步解釋想調位的理由,我是會批准的。

現在還有大約十五分鐘。如果你有特別原因想調位,現在可以舉手,否則維持現狀直至落堂。

(有一位班上較敢言的同學舉手,說想與同學討論 project,我向全班聲明這是合理理由,批准了他。)


不知道他們對這件事還有沒有印象呢?他們常常在 IG 抒發「掛念校園生活」情懷,是否包括我的長氣訓話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