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自製快樂就是罪名

2019/8/21 — 17:32

懲教署影片截圖

懲教署影片截圖

我一直是個規行矩步的人,老媽說是:「擔屎都唔偷食」;文雅的說法可以是「小節有污,大節不亂」,所以作為囚友,跟絕大部份的囚友一樣,只想準時出冊(10 月 3 日)。不過,萬一,如果那天降臨,我「被鎖」的話,罪名應該是「自製食物」。

顧名思義,「被鎖」即是被鎖在水飯房,是一種「監中監」,是對犯事囚友的刑罰。那麼,我所犯何事?自製食物。

自製食物?在監倉內物資稀缺,何況囚友無傘無扇,如何自製食物?香港的監獄不是 Mandela(孟德拉)坐牢時可以種蕃茄的樣子。所謂自製食物,是指將小賣回來的物品左拼右湊,搓圓撳扁之後,變成了 1 + 1 = 3 的「新食物」。

廣告

在小賣認購表格中,總共有 72 項,其中 36 項屬食物。依次為:咖哩牛肉粒、齋燒鵝、魷魚絲、豬肉絲、椒鹽花生、南乳花生、什錦果仁、蘭花豆、栗米片、九製陳皮、紅薑、夾心餅(朱古力味)、夾心餅(花生味)、鮮果薄酥、威化餅(椰子味)、芝麻梳打餅、夾心餅(橙/檸檬味)、奶鹽梳打餅、消化餅、香蔥薄餅、克力架餅(加鈣)、燒烤味薯片、芝士圈、蝦條、得力素糖(檸檬味)、牛奶朱古力條、朱古力粒、牛奶鳥結糖、椰子糖、豆奶、麥精豆奶、橙汁、清涼茶、菊花茶、檸檬茶、高鈣低脂牛奶。囚友可以按每月賺回來的「津貼」而訂購小食、結果以車衣工為例,每月就有 665 元,即可以買幾十包花生、餅乾、咖哩牛肉粒和飲品。

問題就來了。將消化餅加威化餅加牛奶攪碎而撈埋,搓圓撳扁之後,就成了蛋糕,若再加點心思,配合花生碎和 M&M 朱古力,即 upgrade 成花生朱古力蛋糕;又例如將檸檬茶加紅薑加齋燒鵝,就成了酸齋,在炎熱的天氣下,的確開胃消滯;將豆奶加橙汁便有益力多味道……箇真是創意力量同幻想會嚇你一跳。可惜,創意不單不被嘉獎,反成為罪名。

廣告

退一萬步,以「自製食物是不容許的」來說,將花生磨成花生漿,不准許;將朱古力整融再搽在威化餅上,不准許;但是,將牛奶浸在粟米片上,准許;將檸檬茶溝清水,准許;將九製陳皮浸水,准許……不准許和准許的標準,真不是一句了得。值得思考的是,回到初心,自製食物如何妨礙「更生」?如何干犯「保安原則」?如何影響懲教管理?

小賣認購名單是署方提供的,囚友只不過將所有既存之物化腐朽為神奇,何罪之有?常言道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人會以「創造」來解決問題。愈是困乏,愈能道出創意,而這就是社會進步的原委。

如果某天我因自製食物「被鎖」,而罪名是「吃了一口自製蛋糕」,大家不要竊笑,這就是香港監獄的管理法則。要知道在監獄中的囚友只能「被」不能「自」,自製甚麼都好,甚至自製快樂也是種犯禁行為。所以,Sorry sir,我想澄清,我的罪名應該是「在磨難中自製幸福,活出創意」。

 

邵家臻
在囚的立法會(社會福利界)議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