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獄中書簡】1492ㅤ中國想像

2019/12/5 — 21:01

墨西哥畫家 José Obregón 繪畫的哥倫布畫像《Inspiración de Cristóbal Colón》(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墨西哥畫家 José Obregón 繪畫的哥倫布畫像《Inspiración de Cristóbal Colón》(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492 年,舊世界結束、新世界開始。Felipe Fernandez-Armesto在《1492: The Year Our World Began》如是說。

那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打亂了舊世界的秩序。是甚麼驅使他冒着生命危險朝着莫名的海域進發?是對中國的想像。船隊是從 Gomera 出發,那港口與地球另一邊的廣州是處於同一緯道上,只是那次是破天荒往西航行。

歐洲人通過馬可勃羅早已窺見文化鼎盛的中國,但從陸路前往中國不單路程遙遠,而且要經過許多伊斯蘭國家,對基督教背景的商旅帶來巨大的信仰以至生命財產安全的挑戰。地中海國家如葡萄牙、西班牙憑藉其航海技術,早已通過海路從非洲獲取大量黃金,又從印度等亞洲國家購入在歐洲人眼中和黃金等價的胡椒和玉桂等香料,為這些冒險家和其金主帶來巨大財富。

廣告

但那是用生命換來的財富。在 15 世紀,航海技術仍未成熟,船長手中根本沒有完整的世界地圖。他們向着東方進發的時候都會等候逆風,以防在大海中迷失方向,逆風仍可把船隊帶回起點。

哥倫布認為地球既是圓形,為何不往西航行穿越大西洋到達東方?他相信世界其實很細小,只需花上幾天便能到達中國,結果卻是在驚濤駭浪中亂竄了兩個月,在船員快要叛變的情況下,登上了中美洲加勒比海一個島嶼。當時哥倫布還以為自己到達了日本,而不知道是在歐、非、亞以外發現了「第四世界」,可見歷史是由一些有想像力又帶點鹵莽的人創造的。

廣告

但哥倫布這次能「成功」冒險,首先是一群金主願意放手一搏,他們又是甚麼動機?除了一群在西班牙南部西維爾的銀行家被他說服開拓中國瓷器貿易可帶來巨富外,斐迪南國王與伊莎貝拉女王在殲滅西班牙最南部格拉納達的伊斯蘭王國後,亦需要財富支持他們攻打耶路撒冷,成為《聖經》啟示錄預言中「基督再臨」前的「最後王帝」。

Jared Diamond 在《Guns, Germs and Steel》一書中完全沒有觸及這些宗教因素,卻以地理環境來分析歐亞比非洲和美洲更早從狩獵社會進入農業社會;而農業社會產生的剩餘糧食便可供養專業的軍人和工匠,令歐亞更早脫離石器時代而用鐵來製造武器。此外,農業社會造成人口聚居亦令歐亞大陸的人身體更早對一些流行病菌產生抗體。結果西班牙人沿着哥倫布的航線到達美洲時,只需要 150 個士兵,憑着火槍和身上的細菌,便殲滅了手持刀劍的八萬印加帝國大軍和數以萬計沒有抗體的土著,歐洲的殖民地從此擴展。

中國崛起挑戰西方秩序

Diamond 在書末問了一個問題:為甚麼中國同樣由於優越的地理環境而早早進入農業社會,最後卻是歐洲人統治了新世界?他的答案是中國太早統一,缺乏歐洲般的多元競爭而令科技在發明之後沒有積極地在應用中改進。而《1492》的作者也認為鄭和下西洋的艦隊規模已超越歐洲的水平,只是物產豐盛的中國沒有誘因去擴張帝國成為新世界的征服者。

過往 30 年,整個西方世界和 1492 年時一樣,都是爭先恐後與中國進行貿易以期帶來巨大的財富。但近年美國開始憂慮,崛起的中國不單挑戰西方的領導地位,更可能威脅文明世界的秩序。歐洲卻仍在競爭的壓力下,猶豫是否跟隨美國一些人的「圍堵中國」主張。但只要習近平繼續收緊權力,新疆的集中營、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打壓和明年全面實施的社會信用系統以大數據監控人民,將迫令西方面對一個「美麗新世界」在東方出現的事實,而要反思自 1492 年起的中國想像是否已經破滅。

2019 年 12 月 1 日
陳健民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