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病毒細語(一):冠狀病毒與沙士?究竟有幾關你事?

2020/1/19 — 10:56

中國在GISAID基因庫公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的影像,屬β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
圖片來源:IVDC, China CDC

中國在GISAID基因庫公開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的影像,屬β冠狀病毒的基因組序列。
圖片來源:IVDC, China CDC

武漢病毒性肺炎每日都有新進展,正所謂一日唔死一日都新聞聽。

由一開始武漢當局否認病毒與沙士或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有關,直至今時今日外國冠狀病毒研究權威學者指明致病病原體與沙士病毒屬同一種病毒,又或者英國科學家推斷實際感染數字可能多達 1700 宗等等。每一日有關冠狀病毒的資訊不斷地衝擊著香港人,巿民大眾對於事態發展各持不同態度。究竟大家對於事態所認知的是否足夠?是否全面?對於醫生,學者,政府或科學家既一切公佈是否真正的掌握及理解當中含意?小弟希望藉此平台為巿民大眾提供比較易明或屬「地球話」的資訊,好讓大家有足夠及充份的理解去分析當時疫症局㔟。

首先,冠狀病毒與沙士(非典型肺炎)冠狀病毒的關係。簡單來說,冠狀病毒其下包括了多種不同「品種」的 病毒。而其中一個「品種」名為 SARS-CoV,在港為大眾所認知的「沙士病毒 / 沙士冠狀病毒」,亦是導致 2003 年非典型肺炎的致病原體。其實另一出名的病毒「品種」為 MERS-CoV,在港被稱為「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或者別名為「新沙士」。「MERS-CoV」使用了「新沙士」一名也許今時今日會令大眾混淆,當初被稱為「新沙士」除了是為了讓大眾更容易理解,同時亦取決於它同為「冠狀病毒」及有能力引起「呼吸道綜合症」。也許,今時今日的局勢,「新沙士」一詞需要重新考慮吧。

廣告

說實話,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對於「沙士」當然不會陌生,但對於「冠狀病毒」的認知可能會有點尷尬。畢竟香港人暫時仍然沒有受到「中東呼吸綜合症冠狀病毒」的蹂躪,所以不禁只會聯想起「沙士」一案。事實上,冠狀病毒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遙不可及。日常生活中巿民大眾每日時不時都會發燒感冒,其中有機會引致感冒的病原體就包括了四種較普遍的冠狀病毒,分別為「229E, OC43, NL63 以及 HKU1」。這些普遍的冠狀病毒對於年輕力壯的後生一輩傷害力較弱,普遍都能夠康復,所以較為少被報導。值得一提,醫院的呼吸道感染化驗是包括了這四種冠狀病毒,由此可見對於傳染病學醫護及研究人員,冠狀病毒從來都是日常中被看重的病原體。

曾經有身邊好友問及,「我今年打咗流感針,武漢呢單野應該無事掛?」這是一個極需要澄清的誤解。流感針或者流感疫苗只是會針對預防由「流感病毒」所引致的病毒感染,而「流感病毒」與「冠狀病毒」係相差極遠極遠極遠的病毒。換句話說,巿民大眾並不會由流感疫苗中獲取到任何可以預防或對抗「冠狀病毒」的免疫能力。再難聽點說,你唔小心的話係會照樣中招。

廣告

提提大家,有部份巿民會誤以為每次發燒,流鼻水 或咳嗽等症狀,都會順理成章地歸咎於「流感病毒」。當然,「流感」 與「感冒」有時候擁有的黴狀十分類近(其實亦有些微分別),但若然非抽取過樣本再作化驗,其實亦難以估計是那一種病原體所致。經常聽過有巿民說「病完又病,明明啱啱先病完」或者「打左流感針無用嘅,咪又係病!?」這個時候大家不妨想想,究竟今次既致病原因是甚麼?「流感病毒」?「鼻病毒」?抑或是「冠狀病毒」?

咁究竟武漢爆發的病毒是否真的是「沙士」?為何各專家的用詞如此不一?就留番下次再講解了 :0)。

 

作者自我簡介:穿黃色實驗袍的港大研究人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