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相較於應屆 DSE 考生ㅤ我更心痛今年的中五生

2020/4/13 — 14:51

每個星期,都會定時定候與中六生開 live。上堂的人不多,狀態也不是好,心底煎熬,卻毫無沒有責怪他們的原因。面對學生處境,我們總有句「我明白」做開場白,但今次那種彷似走不到終點的感覺,誰都沒資格說,包括我這個零三沙士高考生。幸而本地疫情漸見一點起色,安全開考的機會漸增,是喜是悲,總算望見到出口的曙光。

反而我更心痛今年的中五生。 

青春,已離今年的中五生愈來愈遠。 

廣告

若你有當過辯論隊隊員,你有沒有試過通宵度辯題不斷問隊友「你有冇諗過啲你冇諗過嘅問題?」

若你有當過學生會,你有沒有搞過一個激死校長搵山拜的聯校派對?

廣告

若你有做過社幹事做過社長,你有沒有試過操完啦啦隊練舞後再油 banner 油到八點幾九點被校工狂罵趕走?

若你有當過校隊甲組,你有沒有在流了不知多少汗水與淚水的球場上,與你的戰友為可能最後一戰的淘汰戰上互相送上激勵?

在改行新學制後,中六生除了操試卷就是心煩選 JUPAS,故青葱的燥動花火與光芒,都在中五的時光併發最耀眼的光芒。現在,都沒了。縱使能趕及五月尾復課,除了追趕進度,不斷的補課與補課,就甚麼都沒有了。

你可能會問,不是還有之前的上學期嗎?

噢,你是指二零一九年盛夏走到寒冬那個上學期?

那個上學期,他們屬於這個香港,他們屬於這個時代,但註定不屬於他們最純粹的自己。相較於已經進入備試狀態的中六生,中五生的行動反應更加激烈,對自己的選擇更加義無反顧,更深信微小的自己可改變更多的未來。 

然後的事,大家都知道。原來早就沒有了然後。 

縱然對香港早已心灰,對身心遍體鱗傷的他們卻不能啊。所以不論學校管理層與社工們早有心思好好洗滌他們的內心,支持學生會與社籌畫停頓多時的活動,於校內校外盡情追回他們失去的時光,一切只消靜待下學期的到臨……

然後,再一個的沒有然後。 

那個借班活動之名向心儀女生表白;因對手那個沒有吹罰的犯規而差點動粗;為那一兩分社分而哭得死去活來的自己……原來,那個青春的自己,一早注定已回不了自己的肉身。到底他們受到上天多大的眷顧?

啊,順帶一提,今年的中五,是零三年的寶寶。 

他們生於沙士。

幼稚園畢業時,他們遇上了豬流感。

小學畢業時,他們遇上了佔中。

高中第一年,他們遇上了反修例風暴。

高中第二年,他們遇上武漢肺炎。

不用高中畢業,他們還遇上了全球化的崩塌,還有譚德塞先生。

被時代選中了他們,不只是應屆 DSE 考生,還有他們,今年的中五生。

希望時代不要忘了他們。至少,作為長輩日後有機會面對他們時,不要對他們講太多「我都經歷過」或「我都好明白」之類的說話。

你不會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