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真的非用 Zoom 不可嗎?

2020/4/11 — 11:21

近日網上會議軟件 Zoom 引來資訊安全爭議,一些地方政府已建議學校轉用其他軟件,香港較多人留意如台灣數位政委唐鳳,指會推出各種軟件的指引協助公眾轉用。但台灣故然有人反對,認為已習慣用 Zoom 不欲轉型;香港政府則一貫對「有機會將資料傳回中國大陸」的說法沒有表示。

區區早前曾討論 Zoom 和停課不停學問題,當停課曠日持久,似乎仍需維持一定程度的學習。但真的非用 Zoom 不可嗎?

資安意識和媒體素養

廣告

進入網絡世代,近年屢屢提出資訊安全和私隱的問題,但大家的資安意識和媒體素養仍未如理想。在 Facebook 玩索取個人資料的奇怪小遊戲、誤信內容農場假新聞、胡亂參加釣魚網站抽獎洩露私隱,並不罕見。也就不難理解現在出現設定不妥當而 Zoom blooming 等現象。

在資安問題爆發後,為了方便繼續用 Zoom,抑或重新學習和挑選另一種軟件?其實反映了大家對資訊安全有多重視。而奇怪的一點在於:大家選擇 Zoom 有virtual background 能保障家中私隱,卻似乎不太在意整個視像對話內容流出的私隱問題。

廣告

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曾發指言,提醒學校收集資料時,應「考慮是否有其他私隱侵犯程度較低的方法以達致同樣目的」、「清楚了解這些軟件和平台的私隱政策及保安措施,盡量減少這些第三方供應商收集資料的機會」。值得學校進一步深思。

「我唔係傾啲咩敏感嘢」/「又唔係咁機密」的心態,最終會因三言兩語的失言、或電腦的設定流出而陷入危機嗎?家中無太名貴東西,也不代表可以開門揖盜。

停課更反映階層分化

回到老問題,其實值得斟酌的還是實時教學的必要性和有效性。這次全球大停課是一場難得的教學實驗,過去幾年在教育界的電子學習推廣,被迫成為現實。實時教學當然有它的好處:維持有規律的生活習慣、建立課堂常規、促進師生交流。

但之前也不少朋友指出電子教學對低下階層學生不利,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關學聯)曾調查基層學童疫情下的學習情況,逾六成受訪學生僅使用手提電話進行網上學習、部分家庭沒有 Wi-Fi。難以完成每日長時間的課堂和網上功課。數碼鴻溝變成學習鴻溝。

有聽過一些中產家長,在子女停課期間自行培養子女的生活技能和愉快學習,甚有成效;但也有聽過基層家長,無時間和欠缺知識技能監督和培育子女學習。現代學校體系期望減低階級差距對個人發展帶來的影響,但當教育回到家中的時候,最終折射的是在教養能力和電子設備上的社經地位差距。

全面實時教學是否適合所有階層的學生、或是否最有教育成效?政府和社會如何在疫情中支援弱勢學生有效學習?如何平衡不同持分者的需求?用甚麼軟件可以減少私隱和資訊安全爭議?都是值得整個社會思考的問題,卻似乎在疫情不停變化的一片措手不及中,較少人討論。

至少學校應更積極構思和嘗試,得出最有效的方法。以為最符合日常教學而用 Zoom,反而可能會付上代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