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社工日誌】這校園.這班房.這走廊.這禮堂

2020/4/16 — 16:30

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社工復興運動製圖

【文:鍾威龍 @ 社工復興運動】

「阿 Sir,我可唔可以入嚟涼冷氣呀?」
「可唔可以玩啤牌呀?」
「打咗鐘一陣啫,唔駛咁快走㗎,老師都未上嚟。」
「唔係喎,今堂係中文堂喎!」
「嘩!即走!」

以上差不多是每個小息裡,發生在社工室內的對白,充滿學生淘氣的一面。但自一月下旬農曆新年假期開始,教育局宣佈停課後,校園便一直歸於平靜,不知何時可以重新充斥學生的聲音?

廣告

比起其他同工,如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區中心、院舍服務等同工,作為中學駐校社工,在疫情下的工作,相對變得輕鬆,令我有時間可以正視我的文件工作,不過文件再多,總有完成的一刻。以往文件堆積如山的情況,是因為學校未停課的時候,學生、家長、學校找社工的情況,都會像「內容農場」網頁的廣告視窗不斷彈出一樣,令人應接不暇;文件就像霍格華茲餐桌上的雞腿一樣,即使拿走一條,在廚房的精靈就會自動補充上去。

距離復課的日子有多遠,實在無法預測,但執筆之時,教育局宣佈了下星期五(4 月 24 日)會進行延期多時的文憑試。我第一個感覺是,特區政府、林鄭等人真的那麼憎恨年青人,尤其是憎恨中六的同學嗎?疫情根本未受控制,無論有幾多千百個理由,考生及監考人員的安全都一定要擺第一位。有組織曾做了一萬五千多份問卷,其中有近一萬位中六同學回應,當中有九成的中六同學都表示,希望延遲文憑試到疫情穩定時才進行,但政府一如以往地拒絕聆聽。楊潤雄局長在記者會招待會已明言,如延至 6 月 11 日仍然未能進行文憑試,便會宣佈取消今屆文憑,何不再考慮延後再決定?

廣告

即使在疫情期間,我都有和中六的同學聯絡,又或者有些同學會返回學校辦理不同的手續程序或取第一次的准考證等情況,都有了解到一些同學們的情況,對於文憑試的延期,既無奈,又痛苦。六年中學生涯,為的就是要面對中六文憑試這個難關,但心情已經被反送中抗爭及疫情影響,甚至有機會無法應考,心中的沮喪可說是在濃霧中前進,只能看見自身方寸之地,不辨方向。

原本我十分期待參與今屆中六同學的謝師宴,但因為疫情關係已宣佈取消,而中六同學的畢業典禮亦延後到 7 月才進行,還要視乎到時的疫情而定。想到這裡,不禁想起《鏗鏘集》主題「考期」的一集,其中一名學生說應屆中六學生其實是「被時代選中的人」,在中學生涯的最後一年,多災多難,希望今年的中六同學都能……我都不懂如何說下去。

 

社工復興運動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