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沛然議員《給陳少慧醫生的回信》

2019/6/29 — 15:39

陳少慧醫生:

謝謝你於2019年6月28日的來信,我首先從網上連登留言區閱讀 [註一],然後有幾位醫生用電話短訊傳給我,看過信件後,今日6月29日冷靜下來才回覆你。

你在信中提及:

廣告

"作為醫學界功能組別的選民,以及其中一名有份投票給你的醫生,我為你回覆有關警察暫時撤出警崗的講法,感到蒙羞。"

感謝你的投票,令你感到蒙羞,我也感覺到你的不滿,容許我向你親自解釋。

廣告

"現在整個香港社會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作為醫生,本來就可以用中立的態度去面對,專業地服務市民,繼續不分病者的背景去救急扶危。當初我投你一票,就是因為你的無黨派背景。"

同意,在立法會郭家麒醫生 和 衞生服務界 (護士) 代表李國麟議員, SBS, JP,都是泛民主派 (所謂的反對派)。而我卻選擇了中間派,也堅持無黨派背景。在6月12日星期三,有醫院拒絕接收病人及報警拘捕病人,我擔心大家受傷不敢去急症室,所以在非醫院工作日義務去街頭急救站 [註二,明周],不分病者的背景去救急扶危,示威者受傷我去救,立法會保安受傷我去救 [註三,蘋果日報],警察受傷我也會醫 [註四]。

"我已經不期望你去譴責那些沒有禮貌,沒有道德,純粹因為政治原因而侮辱警察的醫護人員,也不期望你能夠學習如護士協會那樣,保持中立和專業地呼籲同業保持冷靜。"

根據立場新聞引述無線新聞引消息指,其中一次警員受辱事件發生在仁濟醫院 ... 其後到警員與被捕男子離開時,又指聽到後面一班護士說,「隻狗終於走喇」 [註五]。我和護士朋友都在等待香港護士協會 ("護協") 出來澄清,看看護協的面書網站 [註六],我也跟你一樣,期望能保持中立和專業地呼籲同業保持冷靜。

也希望有人像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般呼籲,對護士的指責,"請提交任何構成上述指控的証據,讓嚴肅處理。但若然只是子虛烏有,捏造一些事實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請發出聲明人士還公眾一個交代" [註八]。

而我卻多次呼籲各人冷靜和緊守崗位 [註四、十三、十四]。

"可惜的是,作為社會精英,曾經接受過高等教育的你,連比喻法也不懂得使用,居然將警察暫時停止在兩個警崗註守,改為在收到要求再前往提供服務的做法,誇大為’離開病人和香港人’ 。陳醫生,請問你是否常識不足呢?全港所有的警察局如常運作,999 服務毫不間斷,不同分區的警察人手也要被分派前往港島處理那些’和平的示威者’ ,繼續不卑不亢地維持治安。難道你認為兩個急症室的警崗,就是全部的警察工作嗎? 離開警崗工作,就等於不用工作嗎?

另外,我對你的閱讀理解能力非常懷疑。在2002年11月20日,立法會會議上麥國風議員的提問,大前提是指醫院裏面的警察人手不足,未能保護醫護,而在立法會作出提問。你將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的書面答覆節錄出來,斷章取義地嘲笑警察的主要職責是聯絡,並非維持公共秩序或護衛,你這個發表,請問有什麼目的呢?現實是,公立醫院的代表們先後表態指警察沒有存在或者站崗的必要,作為這個界別的代表,你倒不如花時間和他們傾傾,什麼才是一個專業醫生的操守?何必花時間對警察落井下石?"

就醫學界、衞生服務界及法律界部分選委及協會等聯合聲明 [註七],(我沒有參加這個記者會及聯合聲明),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在2019年6月25日嚴正聲明 [註八],最後一段指出 "如果醫護人員繼續認為警務人員是阻礙他們工作的,懇請醫管局撤銷 所有醫院警崗服務。當他們有需要可致電 999,我們隨時樂意為他們提供服務。" 然後警方在6月26日撤走駐守在伊利沙伯醫院及仁濟醫院警崗的警員 [註五]。

突然間,報紙、傳媒和網民都議論紛紛,包括有急症室醫生認為,警崗運作與否對醫護人員工作影響不大,更形容是「不痛不癢」。有伊利沙伯醫院護士認為警方行為「小學雞」,「係威脅醫護道歉,如果市民需要服務要打999會耽誤時間。」[註九,明報]。郭家麒議員批評警方做法 [註十,立場],鄺俊宇批警方「發脾氣」 要求停止幼稚報復行為 [註十一]。

我留意到警方、醫護、傳媒、市民都很有情緒,而我不同意以上某些睇法,所以我去找資料,找到立法會文件有關醫院急症室內警崗的問答:在2002年11月20日,立法會會議上麥國風議員的提問,和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的書面答覆:(二) 派駐警崗的警員,其主要職責是為醫護人員與警方單位聯絡,警崗的設置並非專為維持急症室的公共秩序或護衛醫護人員,但警員都會緊守岡位,執行警務職責,在有需要時,向指揮及控制中心要求增援 [註十二]。

如果有人有預設立場或帶了有色眼鏡去看,可能會指責我"斷章取義地嘲笑警察的主要職責是聯絡"。 我再次重申,我不完全同意某些醫護及議員的回應,對於撤走駐守在伊利沙伯醫院及仁濟醫院警崗的警員,首先我認為「這是警方決定,不作評論」[註十一,蘋果日報],然後我引述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的書面答覆,醫院急症室內警崗的警員工作責任,其主要職責是聯絡,並非維持公共秩序或護衛。希望大家理解醫院急症室內警崗的警員工作責任,並非幫手制服精神科病人、幫手跟黑社會大佬講數等等 [註九,明報],我用平光眼鏡看,反而理解警崗警員的工作,尊重警方決定 [註十一,蘋果日報],沒有多加評論。

在這個星期,公營醫院醫生護士承受很大的壓力,包括被指洩露病人資料、督灰、有網民說要捉護士、包圍醫院、被警方投訴等。我深深知道醫管局不會出來撐醫護同事,所以我先在6月20日公開呼籲不要衝擊/圍堵醫院 [註十三],然後再在6月26日公開呼籲對示威者和警察要一視同仁、尊重警方、緊守崗位 [註四],再在6月27日公開感謝醫生護士在艱難時候仍然緊守崗位。如果有人有預設立場或帶了有色眼鏡去看,有人故意將我放在對立面,這就是香港,我唯有接受批評。

[註十三]

[註四]

[註十四]

"警察本來對醫生沒有敵意,但是你這種不經大腦的評語,加深了社會的分化 ,撕裂社會,制造矛盾。醫護的工作崗位就只在醫院之內,沒有人要求你在醫院外面行醫,但警察的工作崗位在全港各處,包括警崗內外。縱使警察受到不禮貌和暴力,警察從未離開工作崗位,從未離開香港人,請你不要抹黑警察。"

事實是,以下的六次警察和醫護往來書信,我並沒有參與其中

2019-6-23《醫學界、衞生服務界、法律界聯合聲明:務請警員勿阻礙救護工作及尊重病人私隱》
• 2019-6-23 警方就各界關注警察在醫院行使警權的回應
• 2019-6-23 私隱專員:禁作欺凌恫嚇之門; 莫為任意執法之矛;不作蓄意違法之盾
• 2019-6-25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回應醫護法律界聯合聲明。
• 2019-6-26 杏林覺醒再回應
• 2019-6-26 警方撤伊利沙伯及仁濟醫院警崗

由始至今,我只是針對醫院不能再洩露病人資料,因為事實有二:

警方曾在公立醫院內拘捕求診及正接受治療的示威者 [註十七],和
消息是由醫院洩露的 [註十八]。

我期望能成功堵塞將來 (1) 經醫護同事及 (3) 經電腦系統,洩露病人私隱予警方的可能 [註十九]。

這次"社會的分化 ,撕裂社會,制造矛盾" ,源於政府不攪民生,在短時間內推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你會否也跟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感到"非常失望和憤怒" 嗎?

"樹大有枯枝,我們都知道醫學界一向也有非禮病人和偷窺病人的醫生存在,甚至上班期間吸毒的公院醫生也有,難道警察有攻擊我們,埋怨不道德的醫護增加他們的工作嗎?有加入批評我們嗎?你可以用市民的身份自由發表,但是你以醫學界議員的身份,在公開平台發表這些和現實不符,挑撥離間的言論,令到被代表的我,感到非常失望和憤怒,也令到作為醫生的我,因為你這種是非不分,不懂得尊重其他人,毫不專業的醫生的存在,令我感到蒙羞。"

我同意樹大有枯枝,醫生也會犯法,犯法的香港醫生會接受懲罰,認罪、過正。我不會走出來說"不能道歉、沒有做錯"等,也不會要求醫管局這樣盲撐醫生。至於"上班期間吸毒的公院醫生",消息指詳細化驗結果顯示,醫生體內沒有大麻成分,他暫時無條件釋放 [註十五,
now.com 新聞]。

我以醫學界議員的身份,在公開平台發表的言論,習慣去找尋很多證據,加入很多參考連結 (如下),我也多次建議市民:

1. 不要道聽塗說,不要輕易相信網上或面書上消息、或手機短訊。
2. 我建議三個"不":一,不要立場先行;不要輕易相信二手資料;三,不恥下問。
3. 要查證資料真確性,看一手資料。

我也試過手執人證、物證和錄影片段,證據確鑿下都被公開遺憾和譴責。我也說過所有事情由我一人承擔,一人做事一人當,我講過的說話仍然算數。

[註十六]

如果我這個代表,令你"感到非常失望、憤怒、蒙羞",我現在向你親自解釋清楚,接受你的情緒。雖然不知道你從那裡得到我的私人電話號碼,但是我們在電話短訊溝通過後,完全明白你原本不想公開你的第一封信,是你身邊的醫生朋友傳開了,然後被網民放上留言區,我也答應你的要求刪除我的面書相關留言,可是留言區你的信不是由我貼上的,而我也沒有連登的賬號及登入方法 (無法申請),恕我不能改動留言區。

我做立法會議員這個崗位,食得鹹魚抵得渴,企定定被人罵,無論對錯也得接受批評,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我深深明白你感受的壓力,我每天每星期每個月就是在這樣高壓的環境下工作。而我會尊重你的投訴權利、保護你的言論自由。在這裡呼籲各位,有事來找我這位議員,請不要打擾陳少慧醫生
 


生活愉快、工作順利

參考資料

[註一] 陳少慧醫生 《給陳沛然醫生的信》,連登LIHKG 討論區,2019-6-28 (在2019-6-28 瀏覽)。
[註二] 葉青霞,許莉霞。無懼催淚彈,絕不拒醫的急救義工。明周文化,2019-6-21。(在2019-6-29 瀏覽)
[註三] 李八方,陳沛然升呢立法會御醫,蘋果日報,2016-11-18。(在2019-6-29 瀏覽)
[註四] 陳沛然面書 2019-6-26
[註五] TVB 引消息:前線警受不禮貌對待致撤警崗,曾被醫護罵「黑警」「狗」,立場新聞,2019-6-26。
[註六] 香港護士協會 面書網站
[註七] 《醫學界、衞生服務界、法律界聯合聲明,務請警員勿阻礙救護工作及尊重病人私隱》2019-6-23。
[註八]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嚴正聲明,2019-6-25。
[註九] 伊院警崗關門,貼告示「如需緊急協助,請致電999」,明報,2019-6-29。
[註十] 警方撤伊利沙伯及仁濟醫院警崗,郭家麒:幾時容許警方發晦氣?你出糧喎!立場新聞,2019-6-26。(在2019-6-29 瀏覽)
[註十一] QE急症室警崗突關門,醫生工會︰影響輕微。蘋果日報,2019-6-26。(在2019-6-29 瀏覽)
[註十二] 在2002年11月20日,立法會會議上麥國風議員的提問關醫院急症室內警崗,和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的書面答覆。(在2019-6-29 瀏覽)
[註十三] 陳沛然醫生議員面書,2019-6-20。
[註十四] 陳沛然醫生議員面書,2019-6-27。
[註十五] 屯門醫院醫生涉吸大麻暫獲無條件釋放,now.com 新聞,2019-4-7。
[註十六] 陳沛然面書,2019-6-17。
[註十七] 警方記者會
[註十八] 護士問駐院警「催淚彈」點寫,示威傷者伊院被捕。香港01,2019-6-20
[註十九] 陳沛然網誌,我們必需盡快堵塞洩露病人資料漏洞,2019-06-20。


陳沛然醫生議員謹啟
2019年6月29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