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致:在疫情中面對「斷捨離」的你

2020/3/30 — 18:46

前幾天友人向我說了一點關於人生的無奈:「現在的我對任何事也提不起勁,我不喜歡這一個自己。」然後我們說起了社會運動、肺炎,以及這一個大概沒有事情可以預先計劃、甚至緊握在手上的世代。隨着本港感染武漢肺炎的病例超越六百宗,香港人除了面對着第二波的抗疫工程外,亦面對着更多的人生交叉點。我和你都一樣無法以計劃度日、無法繼續以「得到更多」去思考人生。這樣的一個處境令我們開始反思關係、工作、自顧或顧他之間的一些「斷捨離」,以及「如何可以放下,去換取更多」。

道德上的取捨

有傳媒報導指意大利因為醫療用品短缺,當地前線醫生面對着「先救誰」的痛苦抉擇。不難想像,隨着疫情失控,這一類猶如在戰爭當中才會發生的事件只會更多。而這一類關於道德上的取捨,並非只有醫護人員才需要面對。因着本地出現了兩宗寵物狗隻感染武漢肺炎的個案,以及全球出現了首例寵物家貓感染武漢肺炎的案例,寵物主人也同樣地需要面對。

廣告

連月來,「憂本地現寵物棄養潮」的相關報導專題有增無減。即使香港大學感染及傳染病中心總監何栢良明確地表示:根據沙士經驗和現實條件,寵物受傳染後反傳染給人類的機會極微。也許基於恐懼、無知、自私,以及各種千奇百怪的原因,有一些寵物主人確實會在「棄養」的關口面前踱步。親愛的朋友,無論是你或者是你身邊的人有這種念頭,我都很希望認真地對你說:一來,請你相信科學,別誤以為寵物會為你帶來肺炎。二來,真的請你別放棄寵物,別放棄生命。這一種斷捨離到最後為你帶來的不會是健康,而是遺憾。

關係上的取捨

廣告

還記得朋友在疫情前和我說起自己想出國發展、到別的地方生活,但伴侶卻持有相反的意見。那些一直逃避與家人對話的友人,如今留在家中的時間長了,緊密接觸的人不同了。定時定點的宗教聚會,也被迫取消了。這些變化所帶來的反思可真不少。隨着我們被迫適應武肺的生活步伐、隨着獨處和相處的方式和時間都產生了或長或短的改變,我與你都多了時間和空間,去凝視人生中那些不同的關係,重新檢視關係中的去或留。可能你會覺得應該更加自愛,也可能會選擇更落力付出。每個人的答案都不盡相同,然而每一個答案都必具其理。

「甚願妳可以留守在最值得的人身邊」我曾經如此對她說。

執著的取捨

對於人生無法掌舵的不安感,有人會奮力找尋存在的依靠,有人會努力找尋自我認同的確據,有人會學習放輕鬆一點去享受生活。以往的日子,你和我都活在一個高度競爭的城市當中,我們很怕被比下去、很怕自己不如身邊的人那般優秀。而反觀武漢肺炎肆虐的今天,當「差」成為了一種常態,那條關於「成功」的尺子發生了一次跳躍式的變異:由賺取更多變為活下去,由自私自利變成互惠互利。當對於「成就」是為何物多了一點覺悟,我們開始去問自己一直以來的生活,實在是自己喜歡的嗎?這一個我,是真正的自己嗎?如果有命活下去,我仍然要投放相同的心力和時間在同一件事情上嗎?

信末

不得不提的是:社會的大風向會左右你的決定。

試想一想:街上沒有帶口罩的人、那些把滿佈口水的煙頭掉在地上的人、那些囤積居奇的人,以及發國難財的人。人與人之間那些不信任和敵視的種子因而播下;社會中敵視的氣氛在不知不覺間影響着我們的決定。又試想:那些希望再見卻無法再見的人、那些為着工作而無法回家的英雄、那些為你排隊買口罩、撲物資的人,就在我們體驗生命無常的一刻、就在人性光輝感染我們的同時,慈心所帶來的決定大概會令我們學會放下更多一早應該放下的,提起一些一直都想嘗試提起的。

在這一場疫症面前,反思自己希望過一個怎樣的人生、修正自己一直以來深信的道路,似乎成為了每一個人的必修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