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貢暢達交通不是夢 擴闊道路不是唯一答案

2020/2/24 — 10:53

西貢公路改善工程第二期 — 平面圖(路政署)

西貢公路改善工程第二期 — 平面圖(路政署)

【文︰工黨常委、西貢區議員何偉航】

西貢公路是西貢往來東九龍及將軍澳的唯一道路,日常車流頻繁,公共交通工具在狹窄的空間上落客,如果再遇上突發交通事固或工程阻塞,定必造成大型交通擠塞,嚴重影響市民日常出門,所以,改善西貢公路之工程,實是刻不容緩。

運輸及房屋局(下稱「運房局」)於2019年12月30日就「工務計劃項目第6806TH號匡湖居至西貢市的西貢公路分隔車道工程」發出公告,準備將西貢公路改善工程(第二期)(下稱「二期工程」)刊憲,所列出之圖則卻與西貢當區居民意願不相乎,他們具體提出的意見如下:

廣告

1. 擴闊道路的動機成疑 

運房局經常強調,當二期工程完成後,預計平日上午繁忙時間由大網仔路至清水灣道的行車時間將由約30分鐘大幅縮短至約11分鐘,這個數據到底如何計算?是從路段的哪個位置開始量度?這些吸引眼球的數字,背後所隱藏的動機引人成疑。

廣告

而當局亦稱,經改善後的西貢公路將可提供足夠的道路容車量,滿足西貢交通需求,亦能配合西貢區內已規劃的發展和旅遊發展。問題是西貢作為香港後花園,並不能以過往新界發展新市鎮的角度解決問題。西貢區內的不義規劃,盲目發展低密度住宅及鄉村小型屋宇,近二十年內不斷引入車流,才是導致交通問題惡化的根源。同時,西貢市內仍有不同發展項目靜候城規會批核,一旦擴闊道路工程完成,這些低密度住宅規劃便如雨後春筍般放任生長,惡性循環。到最後,四線雙程的西貢公路仍然不能滿足需求而繼續擴闊,無止境的惡化,最終受害的,就是西貢鄉郊景觀,及西貢人。

2. 二期工程設計方案中被忽視的細節

a. 沒有提供隧道方案被否決的詳細理據

路政署認為隧道方案,於土地要求、對自然生態的影響、交通噪音、空氣質素、樹木、廢物管理、工程項目所需時間、及工程造價及效益等範疇的表現,較四線雙程分隔車道方案遜色,但政府及該公司沒有好好向公眾具體說明,例如到底要收回多少土地及所涉及之公帑、工程所需的時間要多少等等;而根據過往會議記錄,政府多次以造價為由,去說服公眾接受「四線雙程分隔車道方案」,實在難以服眾。如工程能照顧當局居所需,及能夠成功維護鄉郊景觀,相信造價不能是政府對今次工程的首要考慮因素。所以當局實有責任,向公眾詳細清晰說明,為何不採納隧道方案。

b. 沒有提供具體交通數據

署方聲稱當二期工程完成後,預計平日上午繁忙時間由大網仔路至清水灣道的行車時間將由約30分鐘縮短至約11分鐘,上文已述,署方未有交代如何計算有關時間,亦沒有提供平日放工時段及假日時段的行車時間。而經改善後的西貢公路,署方聲稱可提供足夠道路容車量,滿足西貢的交通需求,但政府現時未能提供實際道路容車量(Passenger Car Unit, PCU)以作參考。

c. 關注對白沙灣觀音廟及周邊地帶之影響

白沙灣觀音廟除了盛載鄉郊民間傳統信仰,更牽連當村村民百幾年的家族傳承問題。世代村民以守護及管理廟宇為一生使命,二期工程設計的最終版本,誓必令當區文化及家族命運,帶來不可逆轉的改變。

現時,當局為減少擬議二期工程對白沙灣觀音廟前庭,及對觀音誕期間臨時戲棚用地的影響,採用不分隔車道,並表示於觀音誕期間,仍有足夠土地搭建和原有大小相約的戲棚供使用。但這是沒有行人隧道的方案下(即較早前提及的設計圖則)所提出,如果增建有關行人過路設施後,會否仍然有足夠空間搭建戲棚,仍是謎團。而且,採用不分隔車道將增加交通意外的風險,綜觀全港四線雙程行車道路亦鮮有不分隔車道,當局必須提供更多資訊,讓村民知悉局方提出之設計是否確實可行。

另外,署方亦應該提供白沙灣停車場泊車位,因應是次改動已減少的數目。局方亦沒有交代將受工程影響而被移取的白沙灣村花園,重置的地方在哪兒。

d. 關注對匡湖居的影響

現時設計圖上涉及北圍至漁民新村一段道路,改善的範圍非常接近匡湖居第四期G段屋宇,亦沒有任何隔音屏障,對附近居民造成噪音困擾,並憂慮此段的弧形設計將加劇交通事固發生。同時,擬建的斜坡改善工程亦影響附近屋宇的景觀,對樓價造成影響。

e. 二期工程將破壞西貢「後花園」的特色;關注工程對環境的影響(包括自然生態、樹木、噪音、空氣污染等)

政府認為的所謂「優化」道路旁的景觀,實質上是否會造成惡化,仍是未知之數,當中有多少樹木被移除,沿線的隔音屏障配置將會使用什麼物料,仍然未有交代。當局必須提供詳盡的樹木報告,及交代物料使用方針及原因。

一直以來,路政署表示因為西貢公路被介定為郊區路(Rural Road),故有關工程不會進行環境影響評估(EIA)。這種情況套入西貢鄉郊環境,令人費解,除了上文所述的路旁樹木,更有不同大小不一的濕地,河套地區(例如靠近孟公窩路口及溱橋之間),當中仍有不同品種的候鳥淒息,是西貢區內碩果僅存的珍貴生態環境。所以二期工程對以上種種情況之影響,仍是未知之數。

f. 沒有提供歷史文物之保育方案

在清水灣道、西貢公路及普通道全段,在公路落成初期,政府每半英里設立一座以英泥制成的「里程碑」,以標示由尖沙咀碼頭至該位置的距離。設置年份相信與清水灣道/西貢公路交界花圃內的西貢公路紀念碑同年,即1945年。然而數十年前受清水灣道擴闊工程的影響,在清水灣道由彩虹至西貢公路一段的里程碑早已散失,餘段所剩亦不多,但西貢公路仍保留著大部份的里程碑。然而二期工程的設計,絕對會涉及里程碑所在位置,所以有必要進行原件保存及就近重置的安排。

另外在西貢公路沿線,亦有數個英式舊郵筒仍在使用中,而二期工程範圍將影響大涌口路及萬宜新村的兩個伊利莎伯二世嵌牆型郵筒,相信在工程期間亦會受到影響。

除此以外,工程範圍附近的萬宜新村門樓、大涌口路橋碑等文物及沿線附近的舊建築物亦必須作出妥善保護,以免因工程受到破壞。但當局至今仍然未有交代詳細安排。

3. 諮詢過程不透明,形同虛設

a. 有關工程的收地及賠償問題

運房局就二期工程所提出之文件提及收地範圍,未有詳細列明每幅土地被收回背後之原因。白沙灣村民反映當局的改善工程設計初稿中,收地範圍並沒有涉及工程影響的地方,竟然都需要收回,令村內徨恐不安。當局必須親身向村民交代背後動機,特別是年紀老邁的村民。

據知早年村民曾向政府反映,受影響村民期望獲原區安置,一直未得到政府正面回覆;同時賠償金額、收地的計劃和程序,村民得到的資訊至今仍是零。當局實有責任向每位受影響村民具體解說。

b. 查詢以往的諮詢會時間

路政署稱於2013年至今,與區內主要持份者已舉行多次諮詢會,並透過2016年10月22日的公眾論壇,讓不同人士表達對工程的意見。但遺憾地於公眾論壇後,討論之內容沒有跟進,而往後的「會議」都只是表面諮詢,象徵性與所謂地區持份者開會,但受影響之村民卻從未收取相關討論內容及署方跟進事項,亦不知道政府代表是否充分聽取村內意見。同時亦有村民反映已經提出的意見,當局應儘快回應及跟進,並增加公眾諮詢活動的密度。

4. 解決交通問題的另外選項:

a. 考慮泊車轉乘計劃

局方曾經表示建議並不可行,原因是西貢公路沒有大型集體運輸系統以配合計劃,但並沒有解釋為何一定需要大型集體運輸系統以配合計劃。如果加強現時公共交通服務作配合,與當區持份者共同尋覓適當的大型停車場地,相信計劃可行性極高。而即時二期工程設計方案上馬,也不應完全放棄考慮泊車轉乘計劃。

b. 要求在西貢公路沿路提供單車徑

局方曾經表示西貢公路沿線因為土地限制,現有空間將儘量用作擴闊公路以及行人路,所以難以提供單車徑。這裡涉及土地如何妥善使用的問題,如果西貢存在單車徑,讓更多西貢村民選舉使用單車作為日常代步的首選工具,從而放棄使用車輛,令路面的車輛數目進一步減少,既可減少碳排放量,又可減少環境破壞、噪音污染,實在對各方都有利。如果採納單車徑方案,那西貢公路沿線的土地將會更加有效使用,需要的空間減少,附近村民的活動空間增加,西貢人是歡迎的。

c. 要求提供更多停車位及泊車設施

現時西貢區的泊車設施嚴重不足,二期工程誓必減少土地空間,相信會令車位短缺情況雪上加霜。局方到現時仍未交代於什麼地點提供更多停車位及泊車設施,或在什麼位置減少現有泊車位及其數目。局方在處理改善工程的同時,沒有考慮周圍村民日常的泊車需要,到底這種改善的原意,是為西貢人著想,抑或另有企圖,局方必須回應。

d. 要求設置行人隧道或行人天橋 (北港、大涌口、漁民新村)

現時局方提供的二期工程計圖中,除了白沙灣外,其他村民聚居的地方,例如北港、大涌口村、漁民新村,均只有一個簡單的安全島作為過路設施,視當局村民需要為無物。現時,這些村落的村民過馬路時已經非常困難,很難想像如局方所想擴闊至四線後的險象環生之情況。為鄉郊村民設置行人隧道或行人天橋,是今次改善工程的重要一環。

5. 只需10個小型改善工程,即能改善西貢交通

局部改善現有道路方案,較四線雙程分隔車道方案較可取,亦能解決現時西貢的交通問題。村民相信只要處理現時於西貢公路中的樽頸位置,即能滿足現時交通需要,塞車問題亦會大幅改善。同時區內的公共交通工具,因為沒有足夠位置上落客,導致需於路中心停靠,間接造成擠塞的因由。樽頸位置及需要改建或加設的巴士站位置如下表列:

部份路面擴闊, 能容易轉彎(出九龍方向,向右轉)

部份路面擴闊,能容易轉彎(入西貢方向,向右轉)

加闊巴士站

加建巴士站

  • 轉入北港路口

  • 轉入孟公窩路口

  • 轉入滘西新村路口

  • 轉入白沙灣停車場

  • 轉入溱橋

  • 轉入打蠔墩

  • 轉入蕉坑

  • 北港

  • 白沙灣

大涌口

6. 結語

相信運房局與西貢人一樣,明白解決西貢交通問題,實是迫在眉睫,但設計方案卻存在極大爭議。如果政府能確徹聆聽民意,相信一個有民意基礎的設計方案,早已達成。而現時局方有能力處理的事情,其實很多,「非不能也,實不為也」,如能盡早與區內各持份者,及受影響村民及居民盡早展開對話,定必能化解當前困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