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者救警察引伸的問題

2019/7/17 — 11:02

7 月 14 日晚上,警方於沙田新城市廣場清場行動期間,一名警員被示威者圍毆,一名在場電視台攝影師上前保護。(AP Photo/Kin Cheung)

7 月 14 日晚上,警方於沙田新城市廣場清場行動期間,一名警員被示威者圍毆,一名在場電視台攝影師上前保護。(AP Photo/Kin Cheung)

【文/金鐘返工的廢中】

關於攝影記者以身驅保護警員一事,似乎輿論大致有個共識,認為記者做了正確的事:記者採訪是正確,記者救人是 do the right thing 。

在認同救人的前提下,攝影記者在衝突現場暫時放下採訪,冒險救人(無論是哪一方),應該是有討論的餘地,看看有沒有更適當的方法?

廣告

一、這次幸運的是,記者成功救人,甚至是救了抗爭運動,因為令更嚴重的情況沒有出現。

顯然記者出手一刻,現場並不是完全安全,相信記者也是盡量搏一搏去救。但急救的第一原則,是確保現場環境安全,因為不想有多一個傷者,現場是否真正安全,只有現場的朋友才知道。

廣告

假設事件沒有這麼幸運,記者血肉之驅未能阻止衝突,繼續有抗爭者上前,結果記者與倒地警員一併被襲。

是否也有機會令抗爭者多一個打記者的罪名,也有可能令抗爭蒙上污名?

二、記者顧念人命是心腸好,但在水火不容的衝突現場(不是講緊一般突發新聞、阿婆排隊暈了要救、墮樓伸手拉之類),以重創對方為目標時,你太直接在事件的中間放下攝影機救人,而且還公開承認自己出手救,變相等於你也是現場的救護員。

衝突升級是很有機會的,雙方的敵意恐怕愈來愈深。你或其他記者,很可能成為雙方的目標,因為你不再是記者,而是對方的救護員,增加了日後記者遇襲的機會。

這種事,要做就只能做,盡可能不要說好了。

三、在一些可能改變歷史的衝突現場,記者出手救人時,更要謹慎思考。舉一個極端的例子:

利比亞革命成功,群眾捉拿了卡達菲濫用私刑處死了他,假設現場的記者相當多,多到有足夠能力勸說阻止而不會被群眾攻擊時,你覺得現場的記者們是否應一同出手阻止,救卡達菲一命,從而令歷史改變呢?眼白白見卡達菲被虐而死,又是否有違良心呢?

我的看法只能是,如你良心觸動,也只有你一人可以救人時,沒有其他人在場,也請盡可能利用鏡頭去救在場的人士,救人的同時,不要輕易放下鏡頭落水參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