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象牙塔內的官僚

2019/10/14 — 14:30

1992 年《自然》期刊(Nature)拒絕 Peter Ratcliffe 投稿的覆函(維基百科圖片)

1992 年《自然》期刊(Nature)拒絕 Peter Ratcliffe 投稿的覆函(維基百科圖片)

一,今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 Sir Peter Ratcliffe,當年曾經投稿《Nature》,題目就係今次佢獲獎嘅 hypoxia。結果佢收到一份都幾客氣嘅回覆:「嗯,你試下其他刊物啦,佢哋嘅讀者應該有興趣嘅。」

二,象牙塔世界,一樣圍威喂,嗰種排他同虛偽,可能比政界官場更甚。當然,你又可以話,當年只係《Nature》嘅編輯同埋個兩位唔開名嘅 reviewers 冇眼光嗟。

三,是咁的。高教界,研究界,其實好多「學術官僚」;簡單講,即係同大家認識嘅所有大機構、企業一樣,都有人治嘅問題。高教界資源分配過程,孕育出極多「識人緊要過識字」嘅「學術官僚」。我講呢啲「學術官僚」,有唔少比商人更「襟撈識做」。

廣告

四,文憑量寬之下,資源多咗,高教界就充分反映官僚嘅法則:人手同體制膨脹嘅速率,永遠可以完全將新增資源消耗,不過效果同效率,就以反比方向發展。

五,先戴頭盔。唔好誤會,唔係話所有大學教授研究員,都係學術官僚。不過 —

廣告

六,搵食嗟,明嘅。不過,學者,同其他各行各業一樣,都係十隻手指有長短;理想主義咁講,學者嘅本份,係開拓人類知識領域。呢類貢獻雖然唔可以量化,唔難有共識。假如有自稱學者嘅,唔單止唔去開拓人類嘅知識領域,甚至阻頭阻勢,咁又點計呢?

七,打壓非主流觀點,根本就係象牙塔嘅常態。學院中人甚至覺得,不斷重複自己,重複師傅嘅學派學說,係理所當然嘅一件事。就係咁,出現學術教條主義同山頭主義;理科工科有咁嘅現象,人文社會等科目,圍威喂嘅情況就更加嚴重。

八,久不久就有後生仔問我,好唔好讀多個學位。假如讀嘅嘢唔係攞個牌,而係人文社科甚至商科之類,我通常都話,當做消費嘅,我冇乜意見。不過你如果問我投資建議,我嘅建議係唔好。當然,後生仔個一刻通常都唔會理我,但之後就會話,讀 master 個兩年好開心。「開心咪好囉,做人最緊要就係開心。」

九,我甚至曾經提出過,大學係唔應該淪為「職業先修學院」;即係,大學就係要最離地,最唔功利,最精英,最少數人參與,只有咁,大學先可以專注去開拓研究一啲大眾諗都唔敢諗,唔識諗,甚至連存在都唔知嘅範疇。當然,呢個主張,好多人都以為我主張只有少數人可以做醫生律師工程師……請留意返呢段第一句第二節:「大學不應淪為職業先修學院」。

十,係呀,專業,好似中古嘅行會,guild,一定係行師徒制,係小圈子嘅關係。今時今日嘅專業,連師徒制都冇,但呢個題材離題,今日唔講。但係將大學變成大量生產專業文憑嘅場所,就肯定係對大學呢個概念嘅貶值。

十一,左翼社會棟樑成日話大學商業化,係問題。但我見到嘅係,大學官僚化,計劃經濟化,先係成個社會控制嘅一部份。遠嘅唔講,香港咁多間大學,咁多個校長,都一定係建制,你估下點解?你又估下,假如有人想做個研究,睇下主權移交後香港嘅各種管治問題,試下攞唔攞到資助?

十二,禮失求諸野;傳統高教嘅腐化同扭曲,存在已久,只係社會未有一個足夠顛覆呢個 institution 嘅 disruption 。好似 Peter Thiel、 Elon Musk 等(兩條友曾經係拍檔),對教育 institution 都好不屑,亦好不滿,更加想做啲嘢去挑戰個制度。之不過又咁講,連呢兩友都似乎諗唔到一個齊整嘅方案同論述,可想而知問題有幾咁複雜。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