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通識大辯論(二)通識科應該專科專教嗎?(下)

2018/12/12 — 11:51

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圖片來源:政府圖片

【文:陳曦彤 @教育工作關注組】

香港的中學以兼教通識科為主流,我前文提及「專科專教」模式的建議,並非完全否定兼教的需要;亦因考慮到學校在人手安排上的複雜性,在未來學校安排教師任教通識的建議上,只設定應有不少於一半的課節為任教這一科,而非全部。我希望藉本文分析通識科「專科專教」將會帶來的潛在好處,並倡議各學校以此方向改革通識科團隊。

科組團隊效率提升

廣告

筆者分別在兼教為主及專教為主的學校各自任教過三年的通識科,在工作上的最大感受,便是以專教為主的學校在編製教材、編訂試卷,以至教學進度等核心教育專業方面,可大幅減少不必要的交流時間,以提升工作效率。

教材方面,由於對通識科的理解更深入,專科專教的團隊在編製教材時,會保留一定彈性,讓教師自主決定節奏及內容;但在兼教為主的團隊,為了減低不同背景的兼教教師間的差異及需要,在教材上則更仔細及詳盡,減低使用的難度;試卷方面,由於兼教為主的團隊大多未有評改公開試經驗,甚至有同工未嘗任教中六,批改經驗少,在出卷時會跟考評局的出題趨勢有所不同,犯上資料不足以支援答題,或混淆卷一、卷二題目等,這些問題在專科專教團隊大多可以避免;教學方面,兼教的團隊欠缺對通識科的理解,亦會在教學上出現誤判,例如花太多時間在非核心的內容上,或把議題為本的教學異化為知識灌輸,使教學進度失衡。

廣告

以上種種,均顯示兼教會降低通識科教學團隊的工作效率,使教材僵化、編卷時間大幅延長,甚至未能完成教學大綱。透過專科專教,教材編製的責任可由同事共同承擔,進度更快;試卷因各人的批改經驗而能夠更迅速完成,教學進度的差異亦因對課程理解相近而減少差異,省下來的時間,就可用於提高教學質素的項目之上。

對學生學習更公平

由於專科專教團隊的教學差異較小,不同班級的教學進度及深闊程度相近,對學生的學習質素便更有保障。可能有人認為,專科專教亦可能會出現教師能力、背景差異,而造成的公平問題;但我認為,這種差異是一種個人能力上的差異,與學校制度無關。但若果學校因拒絕在通識科推行專科專教,導致學生在無法選擇教師的前提下,要承受由非專科專教的後果,這責任便落在學校及教師之上。而且,兩者之間亦存在質上的差異;這情況好比中文老師之間任教中文的差異,定必比一位英文老師任教中文小,因為前者的師訓及學科專業知識相近,但後者的差異則可以大得難以想像(例如學生的中文可以比英文老師更好)。

化解通識科的發展危機

筆者在前文曾經論證,通識科自開科以來,均以可行性作優先,重視前線教師的執行困難。在兼教當道的情況下,教師由於有自身科目需要兼顧,對此科的理解及期望偏低,亦不願花太多時間在此科上,因此多年來改革的呼聲都是以精簡為主;先為IES字數設限,再簡化六大單元結構或結合主題,以至卷一的題目由個人知識為主,轉為資料主導。如果「通識教師」組群仍以兼教為主,在專業性及可行性這兩極之間,通識科只會越加靠近後者。唯有透過改變教師團隊組成的根本,透過專科專教提高教師的質素及自我認同,本科的專業討論才能精益求精,以至向回應社會國家議題及教育國際趨勢的方向走過去。

最後,筆者並非要求所有通識教師只任教通識,但即使因個人喜好或課擔安排,而必須兼教其他科,仍必須以通識為重,這種設定不單可以保持學科之間的交流比較,對推動通識科的跨學科性質,尤其有幫助,更可減低回音谷或圍爐取暖的機會,絕對是雙贏局面。或許有同工擔心,專科專教的設定會擠壓其他科目的人手分配,但這即使是事實,也不過是讓學科之間的資源分配重回合理比例,可說是應有之義。畢竟,作為新高中必修科之一,通識科既然負上學生升學的重責,自然亦應該獲得充份資源發展的權利。身為一校之長以至科目領導,絕對應該將通識專科專教視為學校須落實的目標。

 

原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