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奕迅慈善演唱,與香港流行文化的平凡政治

2020/7/12 — 12:37

圖片來源:陳奕迅「Live is so much better with Music Eason Chan Charity Concert」

圖片來源:陳奕迅「Live is so much better with Music Eason Chan Charity Concert」

由四、五月許冠傑到郭富城先後慈善演唱,意想不到來到今天的Eason,香港已是另一片天;而撰寫評論,落筆如何自忖卻又不算自我審查,倒真教我惶惑和無奈。畢竟,Eason說演出不涉政治,與許冠傑說法相同,但昔日歌神都被扣上帽子,就難免Eason不帶政治指涉 。

我是Eason迷,而如神召的演唱,教我清晨理清喉嚨,安坐幕前,開聲同唱;到了黃昏我亦準時就位,歌未到最後,已邊叫我們萬歲,迎接神級甩嘴。不錯,Eason甩嘴而在走音邊緣也極其吸引,不過今趟更搶眼球的,是路人和隊友 — 因為大家盡見平凡,也是政治。

跑步趕路的人來人往

廣告

Eason的DUO團隊從來吸引,是在演唱多番不以「配角」姿態在台上生色;而在前年的《L.O.V.E. in F.R.A.M.E.S.》紀錄片,更把隊友的血汗拍出熱淚,讓人感受到各人的舉足輕重。DUO的平凡與超凡已是不容置疑,然而Eason今趟的慈善演出,尤其在早上六時的一節,更見凡人身影而教人動容。

那是在尖沙咀K11 Musea的海濱一角,在Eason演唱時,鏡頭拍得人來人往,不少是跑步路過,更有為週五趕路上班的人;我們在週六看到的,就是那日復一日的平凡人生,教演唱無論是同步拍攝抑或事先錄製,都滿有意義而可見生活日常,原來與Eason的歌配合起來,尤其動人。

廣告

那就解釋了為何天未亮而響起《與你常在》的前奏會特別感動,而其後的《天使的禮物》和《太陽照常昇起》,都見歌詞的日出象徵而帶向生活, 教人為這個日出間的演唱概念而多想——台灣不少歌手也辦過類似音樂會,最為人所知的是盧廣仲,然而香港少見。Eason做到的,是在演唱間如Busking般不設舞台,也不像許冠傑與郭富城般要圍封特定地段,雖說同為尖沙咀,卻由架空停車場,移落地面與凡人「平起平坐」;如果說前者兩人是「巨星」的佈局,那Eason就不以此自居而居高臨下,卻更見音樂就是日常的平凡意味。

凡人面譜的和諧共鳴

這裡說的「平凡性」,流行文化與明星研究有云學術用語「Ordinariness」,是演藝人的平凡形象,扣連普通人的想像與認同,而被覺得尤其可愛。Eason的愛笑愛玩,如他在今趟演出的下半場尾聲有說「人生不礙乎為咗玩」,叫大家「食有益嘅嘢,做有益嘅事」,都是人之常情,而讓人無怪他最後唱《我們萬歲》而連番甩嘴的嬉戲與率性。演唱後他自認「衰仔」,卻更融入俗世,盡見「誰不是千瘡百孔」的真面目。

文化研究因此會說這個「平凡性」其實極不平凡,甚至滿有政治指涉 — 而那不是指公共行政比如「國安立法」與「一國兩制」的話語,而是凡人的自我與自足,都是每個人的獨特性。當然說到這種「平凡性」具有政治意味,是比如英國伯明翰學派所言的抗衡(Resistance),即我們在官方主流宏大說法以外,如何因為我們每一個人的獨特價值,而對照架空聲勢之下,一張張平民面譜的彌足珍貴。

Eason當然無意要以歌抗衡任何宏大聲勢的政治話語,不過他的歌聲與凡人生活的同步展影,就足以告訴大家,我們每個人的角色重要,而每一把聲音都要珍而重之。這又可解讀為何DUO的隊友,每個都有鏡頭的特寫與凝視,因為他們各自的動態彈奏與靜態和唱,都是亮點 — 下半場當Eason唱到《後台》的一幕,由和唱隊友逐一「啦啦」共鳴,我們可以見到各人的衣著不一,和聲亦各佔不同調子領域,感動所在,都是恰好的和諧合唱。

小結:不為一種聲音承包的香港

「和諧唔係一百個人講同一番說話,和諧係一百個人有一百句唔同說話之餘,又互相尊重。」神劇金句,早已是空中樓角,而反覆有聞的「香港已死」,眾說紛紜,卻又難免教人想到那是幾曾港劇裡的對白呼號。我聽Eason演唱,完全已想不起比如對應阿Sam與Aaron,那為隔代歌手言說的「集體回憶」,因為那如把百種說法化約為單一解讀的貧乏,不是今日流行文化的面向,更隨時被官方宣傳收編成超然卻簡化的「香港精神」。是故Eason為善演唱,與前兩人不可同日而語,不單是因為香港瞬間時而勢易,更是擁抱了一場眾聲喧嘩,卻更如百種聲音的共鳴,才見和諧真諦。

我沒有為Eason在短時間的打氣演唱,因選歌少見悲情經典而失落;因為Eason的音樂養份本為眾數,寬闊多變,人人稱頌,但都是各取所需,各為其愛 — 想來那就是平凡眾生相,而不為一種聲音、一種說法、一種擁愛所承包與承載。香港價值,本就如此;流行文化,不為超然。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二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