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陳彥霖之死

2019/10/19 — 17:14

插畫:Man 僧( https://bit.ly/2J3WZMw )

插畫:Man 僧( https://bit.ly/2J3WZMw

黃絲舊同學的群組裡,正在熱烈討論這宗奇案,大家自然都很不能接受一個 15 歲少女在重重疑團中死去、迅速被賦以「無可疑」的結論、然後還迅速被火化。

朋友問,如今她媽媽都出來受訪「證實」她死於自殺了,我們這些外人還說三道四會很多事嗎?

我自己是認為,陳彥霖之死,已經不是她和她家人的私事。她的死,與五十多年前以自殺結案的青年盧麒一樣,將被鑲嵌至香港的歷史之中。1966 年九龍騷亂後,青年盧麒被控以煽動破壞公安罪,其後在家中吊頸身亡,卻遺下許多可疑線索;然而時日漸漸湮遠,盧麒其人和他的死亡,早就被遺忘了,直至小說家黃碧雲去年出版《盧麒之死》。五十年過去,到底無法還原真相,盧麒到底是自殺抑或被自殺,除他本人和(可能存在的)兇手以外,無人知曉,大概會成為永遠的歷史懸案。

廣告

香港人對陳彥霖的關注與痛悼,其實關乎整個社會對真相和公義的追尋。也許很不幸,但時勢使然,她的母親注定只能扮演這宗死亡事件中芸芸角色之一,人民對真相的持續尋索將不被她的意願左右 — 但當然過程必然對家人帶來一些困擾,這些還是應該盡可能 minimise 的。無論如何,香港實在不想要另一個盧麒。

✽ㅤ✽ㅤ✽

廣告

關於陳彥霖母親何女士日前的訪問內容,我有以下幾個疑問:

何女士以肯定口吻稱彥霖是「自殺,不是被殺」,理由是她一直有和警方跟進、看過全部 CCTV 片段,片段中可見陳彥霖神情「異樣」。

  • 我目前看過的 CCTV 片段中,陳彥霖神色無甚異樣,步伐也正常,單憑 CCTV 片段,並不覺彥霖正受嚴重情緒困擾,當然也看不出自殺企圖。到底是怎樣的畫面,令何女士認定女兒是自殺?
  • 假設彥霖有明顯、強烈的自殺意圖,為何她捨易取難?如果一心尋死,相比赤腳徒步到海皮跳海,在她身處的 HKDI 跳樓應該簡單好多;而身為泳將的她選擇跳海這種死法,也是大眾認為最可疑的其中一點。
  • 即使何女士因某些原因,認為女兒絕非他殺,其實也不等於她是自殺。何女士透露彥霖至少自八月起疑似出現思覺失調癥狀,「聽到把男人聲叫佢做嘢」,按此說法,彥霖赤腳步往海皮,也有可能是因思覺失調出現的行為,然而這也表示她未必有意自殺,可能只是意外墮海。所以還是那句:是什麼令何女士肯定彥霖是自殺?

何女士稱,彥霖在六月時曾在街頭派發文宣,但到了七月卻向她表示已經不再參與抗爭運動,因為「覺得已經變哂質」;八月份出現在抗爭現場只是路過。

  • 彥霖家住元朗,在將軍澳唸書;她在 8.11、8.12 連續兩天路過尖沙咀和東涌的兩場示威,機會率似乎不高。但因為尖沙咀是市中心,東涌也是轉車往塘福(彥霖男友服刑地點)的中轉站,所以雖然比較巧合,也非沒有可能。
  • 日前在 HKDI 出席集會的科大陳同學憶述 8.11 遇見彥霖的經過,部份與何女士描述吻合(如彥霖稱當天只是在尖沙咀行街買食物和飲品,即並非參與示威)。然而據她憶述,彥霖當日熱情地請示威者吃西餅,還曾「說出自己的電話,說如果有事可以找她,她一定支持他們,因為『想同香港人一齊、陪大家行』」,加上日前流出的彥霖自拍片,都看得出她仍然支持運動,而不是覺得變質然後全面退場。
  • 綜合上述的資料,我認為何女士的說法是不可信的,但我也要強調,這並不代表她故意說謊。人的想法可以改變,也有可能彥霖為免母親擔憂,所以故意瞞著她繼續參與運動。但不管這是謊言還是誤會,何女士對彥霖思想的演繹也是不實的。

前面提到,何女士稱彥霖生前曾出現幻聽的情況,可能患有思覺失調。如果這是真的,特別是如果精神狀況異常導致她跳海,那麼似乎她死前病情已頗為嚴重,媒體是否可能找她的好友再對照查證?雖然一般人都未必想將精神病情公告天下,但至少應該不會只有她媽媽知道,親密好友也會察覺有異?這方面我也不是很懂,大概要專業人士才有資格 comment。

以上提出幾點疑問,是因為我相信追尋這次事件的真相是重要的、對社會有正面意義的;但我也想在此利用這個微小的平台,呼籲大家保持理性、克制,至少給予何女士 benefit of the doubt,高抬貴手,請不要起底、滋擾、抹黑。就算她現在的行為不符合你對死者家屬的預期,背後也可能有千萬個理由,不一定就因為她想掩蓋真相、甚至有份殘害親生女兒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