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及《北韓迷宮》,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為 2016 金閱獎及 2017 出版雙年獎得主。最新著作為《西藏西人西事》。目前在西藏經營風轉咖啡館。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8/8 - 14:55

雷射七夕夜

在 2019 年 8 月 7 日,為了支援被警方濫捕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不少市民前往尖沙咀太空館,用激光筆射向球形的館身,這是雷射七夕夜的開始。(作者攝)

在 2019 年 8 月 7 日,為了支援被警方濫捕的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不少市民前往尖沙咀太空館,用激光筆射向球形的館身,這是雷射七夕夜的開始。(作者攝)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購買觀星激光筆,被警方指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而拘捕,匪夷所思。為了增強濫捕的說服力,警方還在剛剛才開始的每日例行記者會上,企圖用激光筆燒報紙,一次成功,一次失敗,但即使是所謂「成功」的那次,也要是極近距離兼且保持不動,才能勉強燒著。

警方把激光筆稱為「激光槍」,濫捕並製造白色恐怖,既徇私,更沒忠誠努力地行使職權,但世間最不缺乏的,永遠就是盲撐強權的人,諸如過氣的女歌手說:「為確證雷射筆之安全可靠,試吓射完佢雙眼,通過安全標準嘅話,要求警方要立即放人兼道歉!」又或是坊間不知名的人,說甚麼「拿支筆照自己的眼睛,如果真的沒事,就能證明學生會會長無罪」,自以為能夠一句就能「擊倒」別人。

還是我的好友林輝回得好,他答道:「你用隻手指插落自己隻眼度睇下有冇事?有事的話,你十隻手指係唔係攻擊性武器呀?」現在對警方最不滿意的,其中一點就是滿有差別的拘捕行動。手握公權的差人,看著手執木棍的白衣黑社會行兇,卻選擇與匪為伍,甘心不作為,還諸多辯駁。轉個頭來,學生買幾支坊間常見的激光筆,就上崗上線。

廣告

為了聲援因買激光筆而被捕的浸大學生會主席,大批市民在學生會會長被捕後翌日,到鴨寮街購入激光筆,更在是夜,即 2019 年 8 月 7 日,剛巧也是七夕之夜,一同前往太空館外觀星。這場活動沒有正式名字,也許是「激光筆揈香江」,又或是「全民觀星活動」,又或者簡單稱之為「雷射七夕夜」。大概因為拘捕的罪名實在太過荒誕,現場的抗議氣氛,出乎意料地瀰漫著一片嘉年華的歡欣。

有人學著警方記者會上的可笑動作,把紙巾放到地上,並用十多支激光筆照射,倒數十聲,卻完全沒法燒著紙巾,於是大叫「回水」。現場叫的口號,除了常見的,還加上不少創意,例如不只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還有人喊出:「光復香港,雷射革命!」

✽ㅤ✽ㅤ✽

在雷射七夕之夜,有人向天空踢起一個足球,球向下跌,又打回到空中。忽然有人說,要把球連續打到天空十次。一次,兩次,三次,接不住了,有人開玩笑說:「強烈譴責!」眾人大笑。之後再接再勵,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五次,如是者,大家試了幾個循環,每次足球向天飛起的時候,總會給人用一大堆雷射筆射過去,有如綠色火球飛舞一般。

到了後來,大家似乎摸索出了一個默契,一次,兩次,三次,四次,五次,六次,七次,八次,九次,最期待的時刻到了,眾人齊聲大喊:「十次!!!」

掌聲雷動,不相識的同路人,為了這些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勝利,一同歡呼,一同拍掌,彷彿在這個騷動不安的仲夏黑夜,找到了明亮開朗的暑假歡快氣氛,然後,為了爭取香港的權利,為了聲討公權的不義,為了追尋共同的夢,也為了香港將來的政制發展,當中不少年青人,到了翌日,又要重回抗爭的路上。

前數代的人,十六歲那年之夏,你又是怎麼過?

✽ㅤ✽ㅤ✽

在雷射七夕夜,現場一個警察也沒有,但在場人士都自發地維護秩序,有人溫馨提醒,叫人使用激光筆時,不要射巴士,不要射酒店,不要射飛機。間中有幾個人把激光射到對面的半島酒店,參與活動的人馬上大叫:「唔好照酒店啊!」往往不到半分鐘,就能確保這次行動不會滋擾到其他旅客,這種自律,十分令人敬佩。現場除了唱 Beyond 的《海闊天空》,還有人播放羅文的《激光中》:「將今晚今晚交給我,我要為你唱盡我歌,施展我一身解數,在那激光中穿梭,我用千支歌,將你來鎖!」

✽ㅤ✽ㅤ✽

在 2019 年,香港人為七夕添上了新的意義。也許在屈原自盡之前,早就有端午節,也許在反清復明前,早已有月餅食,但現在說起來,這兩個節日的源頭,即使在不少自稱不愛談政治的人面前,多多少少也有點政治意味。英國著名的歷史學家霍布斯邦(Eric Hobsbawn)稱之為「被發明的傳統」,不少所謂「自古以來」的傳統,也是新近發明出來。這種後來加插的節日元素,構成了「命運共同體」的彼此經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雷射七夕夜的集會上,有人叫道:「下年見!」大家就回答說:「下年見!」

但願在將來,我們可以再不分陣營,共同慶祝香港人這個獨有的「雷射七夕」。

✽ㅤ✽ㅤ✽

在 2147 年的農曆七月初七,途人興高采烈地拿著激光筆參加七夕的節日活動,有團體響應環保,向現場人士徵集回收的激光筆,希望來年讓更多弱勢社群的小朋友,也能享有雷射七夕的樂趣。

現場一名來自中產家庭的小女孩,手裡一邊揮動綠色的激光筆,一邊用稚幼的聲音問父母:「點解喺七夕嘅時候,我哋要用激光筆去照射個天空呢?」她的父母會答:「因為好多好多好多年前嘅夏天,香港有好多充滿熱誠嘅年青人,就係佢哋嘅努力,才會有我哋今日嘅幸福。為咗紀念呢件事,之後每年農曆七月初七,都會將激光射向天空,提醒自己同身邊人,千祈唔好忘記前人嘅付出。」

在青蔥的紀念冊裡,
留一片空白頁,
讓後世去書寫你的名字。

平時素不點頭的陌生人,
此刻卻像苦難的手足,
同往深山尋找那隻,
能醫治病痛的青鳥。

我們共同唱著,
如果振翅高飛,
我說過不會回來,
目標是那,
蔚藍的天空,
沒記住那份悲傷,
就開始瞭解到了苦悶。
逐漸墮下之時,
還是繼續追尋光明。

期待將來某年,我們不分陣營,大家會用自己能量發出的雷射光芒,照亮世上每一片天空。

續篇:母親問女兒知否當時發生了甚麼事情?女孩答知道,是月娥之亂,歷史科都有教啦。母親說女兒很聰明,早幾天還分不清「中秋嫦娥」,與「七夕月娥」之別,今天把兩者都分清楚了。

 

想追看薯伯伯的文章,請設定此 Page 為「搶先看 / See First」
Instagram
新博客

【新書速報】Pazu 薯伯伯《不正常旅行研究所》(白卷出版社)— 從西藏拉薩到神州大地;由亞洲各國至中東地區。非常人般玩轉奇異世界、紀錄精彩故事文化習俗。2019 年五月上旬,在旺角序言、北角森記、誠品書店及各大書店,均有代售!其中在旺角序言及北角森記,有少量簽名版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