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子教學之後,下一步就是電子學習

2020/7/9 — 16:04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資料圖片,來源:Freepik

【文:陳樹鳴老師】

電子教學原本是眾多教學手段的其中一個,因為疫情而長期停課,大部份學校又希望可以維持服務,它變成了所有人唯一的手段。在慢慢復課之後,不少學校也開始討論如何將教學延續下去。

而在這次超巨型的社會實驗裏,大部份的經驗檢討,都集中在幾個問題:怎樣在硬件和技術方面支援學生?怎樣用各類工具教得更好,尤其是如何提升片段的水平?怎樣鼓勵學生的互動及參與?

廣告

要是以上的觀察沒錯的話,讀者可能已經察覺到這些問題多集中在「教」的部份。這些討論多少像觀課的角度看電子教學:這些課堂是否有效?教師的教學技巧如何?學生參與多不多?有沒有跟進活動?

而如果讀者是教育同工的話,接著都會想起疫情期間,無論花了多大的力氣去設計課堂、編排直播時間表,復課後,總會遇到一些學生或在一些課題上,學生的評估表現強差人意。(當然,不少學生都會說,復課後諸多的測驗是壓力,對緊張自己的教學表現的老師何嘗不是?而對電子教學關心的老師更是。我對學生說:這些測驗結果如果不好,不只是用來嚇你,也用來嚇我自己:到底電子教學的極限在哪裏。)

廣告

教師透過各種視訊工具授課、各類學習管理系統(LMS)分享及管理學生的學習進度、又嘗試以各類遊戲中學習及實驗工具來代替真實的互動和實驗,無疑我們在「教」的角度盡力協助學生維持自己的學習規律、模擬他們最熟悉的學習場景。當然老師可以做得更好,但在這段時間裏,學習前所未有地以學生為中心。他們不在課室,很多平時同儕間的學習動力,老師驅策下的學習習慣都未必能隨之轉化到他們自己全面(而未必可以主導)控制的環境裏。

這些問題,可以總結在一個觀察之上:平時上堂會記筆記的學生,在網課時也會記嗎?筆記的作用,是讓學生可以除了聽之外,有一個記下課堂所學的機會;有些老師會設計工作紙,讓學生邊聽課填,確保學生可以記得課堂所學。這些活動的重點都是在問:如何鼓勵學生累積與建構自己的知識?誠然,在日常的課堂中,師生未必察覺可以有空間,讓學生自己沉澱所學,而學生自己亦多認為抄足老師在黑板上的東西,配合課文,就可以溫習。

在疫情期間,這種學習模式就被網絡劃開,學生要靠自己的學習技能回應網上教學所留給學生的自主空間:但問題卻是,學生往往不懂運用這種自由。因此,在疫情下,學生更具體的問題是:在學生主導的情況下,他們如何掌握自己的資源如何總結自己所學,如何整理自己的學習心得,從不少復課後自信不足的同學口中發現,這些都仍有甚大的討論空間。說到底,這裏至少包括兩個現時經常在商管文章所討論範疇:

時間管理及任務管理:即學生怎樣設計和運用自己的時間及學習過程?

知識管理:即學生如何累積自己所學?

以我的學生為例,有幾個會告訴我期間學懂了很多平時沒時間學的東西,有的學懂了寫程式,有人看懂了外語;有幾個會拿來自己製作的筆記,說起自己平日只懂抄而不懂整合;當然,也有不少在課前課後在擔心只自落後了多少。他們有的感受是:坐在電腦面前,聽了老師講了很多,也像平時一樣寫了很多,但總覺得自己沒「學」過多少。就正如不少大學生覺得,沒有回過大半年只上網課,覺得要退學費。這反映問題是否在「學」的角度,大家沒有充份為自己累積知識的經驗?

這些分別,就正好是我們在疫情下需要反思的地方:真正的學習不在教室,而是我們怎樣培養他們的自主學習能力;如果教師自己要因時制宜地懂得使用新科技教學,但學生又如何運用新科技學習?回到日常,我們又有沒有空間讓他們多用新科技,放大他們的學習能力和空間,好適應可預見的不穩定的學習環境?又有沒有想過,我們在舊科技年代的學習習慣,在這個年代又有甚麼修訂的空間?給大人的知識管理和任務管理軟件工具,對學生又有沒有幫助呢?這些「學習技術」,又怎樣可以套用到教學上,成學生們的學習習慣呢?這些都尚待我們探討。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