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危險,因而安全

2019/10/7 — 16:52

10 月 5 日,示威者破壞上水港鐵站內設施。

10 月 5 日,示威者破壞上水港鐵站內設施。

最近想起數年前,來港唸大學的挪威青年曾經對我說:你不覺得香港好危險?人們覺得甚麼地方都安全。
當時不以為然,香港人眉精眼企,危機意識當然會有,還取笑他過份誇張 — 直到今年六月,我們認知的安全,有了新的定義。

那固然包括說來便來的危險,街頭亂舞的催淚彈與警棍,被無故推跌、虐打與拘捕等等;有些危險是始料不及的,比如港鐵,7.21、8.31 之前,幾乎所有人也肯定它是安全而可靠的。現在呢?它說停便停,會出軌,甚至恐怖地撞上石壆。

亦因為危險,迫使我們終於改變習慣。罷搭黨鐵的人,開始走上其他交通工具,巴士小巴電車渡海小輪,重新認識路面結構,同時重新認識香港。聽過最離譜的說法:哇原來巴士後座可以叉電,幾好!

廣告

那些仍然需要坐港鐵的人,大概亦不敢像以往一般,永遠低頭看手機,因為月台過月台之間,有機會響起警報,或者忽然出現不懷好意的人。

感官離開手機屏幕,自會張開並放大,對環境開始敏感,看得到嗅得出危險,重新與世界接通,找到了生存的本能。

廣告

當交通燈剩下破洞,綠燈不會亮起,你還是得小心觀察馬路情況,起步走過去(沒開玩笑,這兩天目擊許多徬徨無助的臉孔,都是成年人)。
商場不開,那就上街,去公園,外面風景多著。
港鐵封站,那就找巴士,走路,開口問前面的人,總會抵達目的地,雖然過程難免吃苦。

這樣的香港,比以前危險,但終會漸漸變得安全。安全在於人們脫離依賴,提起精神,為自己做每個決定,同時守望相助。

到今日還是有人繼續追問:想要光復甚麼?把香港光復到哪裡?
撇開六大訴求,那光復可以非常個人,關乎一種生活,unfriend 哪個朋友,光顧哪家商店,以哪種方式出外,怎樣使用公共空間,諸如此類。
讓自己習慣新的習慣,在危險的城市裡,做個活著的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