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駁「女性權利提升務必伴隨義務提升」論

2019/1/18 — 13:55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劇照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劇照

(編按:本文是作者對常山七次郎〈女性權利提升務必伴隨義務提升〉一文的回應)

有些人真的誇張到覺得女性參政甚至在外自由活動的權利(對,在外自由活動的權利,天啊),都取決男人的支持而不是她們自己,彷彿我們應該修法懲罰被強暴的女生,因為她們不夠努力保護自己?

這吐槽點太多實在不知如何說起,乾脆把這種文章中的女人改成男人,看看他們能否認清自己的話多麼歧視:

廣告

*  *  *

要提高男性權利,其實我也不反對啦。只是要權利的話請把義務也一起擔起來。

廣告

想要在外工作賺錢成就自我,那麼請拿出跟女人一樣多的精力持家照顧小孩,而不是只想要在外工作的權利,卻把持家顧小孩的工作全都交給女人,自己存錢上酒店。

男性想要在外活動更自由的權利,我很支持。但是控制自己身體的理性能力與意志請自行取得。如果你們這時候說什麼男生就是壓力大管不住老二需要體諒,那不就證明了你們說女人做得到男人也做得到是假的嗎?控制自己的方式有很多,坊間有書可以看,也有心理治療課程,請自行選購。

男性要參政,我當然也很支持,但請拿出外交國際關係分析,經濟數據與經濟政策,國防發展計劃來說服我。而不是一天到晚用六法全書唯一死刑、性交易合法化、博弈特區、大家發大財或者是哭說全天下男人都會犯錯來騙票。

男性沙文主義者們一直想要證明自己的各方面能力都比女人好,當然很歡迎,但一邊說著自己各方面都比女人好的同時,還要在很多方面要求女人體諒?你這麼棒還有要求?

真正的男性沙文主義者,就應該承擔全部的義務,羞辱女性主義者必定伴隨男人責任及壓力的提升,這絕對不是在電腦前舒舒服服的講一些自己根本不懂的事情就能夠解決的東西。

承認吧,你根本沒能力當沙豬。

*  *  *

要反駁上述言論的方式,幾乎都可以用來反駁原始那篇文章,這樣看得出沙豬自助餐的問題嗎?

不要腦袋簡單到無法處理分工合作的問題。講到工作賺錢,就說女生要賺錢那你去賺啊,能賺得跟我一樣多那我就來顧家,但家庭的收入及家務都是兩人共同的責任,應該是共同分擔、透過討論決定責任比例的分配,而不是委屈哪一個人。

不要總是以性別歧視的刻板印象來批評,講到女生就要說她們愛出國愛買奢侈品,不好意思,出國旅遊的性別比例比起性交易、偷情或性侵、家暴的性別比例可是平均多了,我們真的要拿性別刻板印象的缺點來講嗎?

也不要那麼多廢話,比如說女性參政請拿政策說服我,難道男人不用嗎?比如說女性要控制自己的物質慾望,難道男人不用嗎?比如批評說女人總希望男人體諒,所以男人不需要被體諒?

試著了解一點女性主義,不要再拿女性主義論述來說自己反女性主義,女權自助餐就是個例子,女性主義者根本不會支持自助餐,拿這個來罵女性主義者有什麼意義?就好像討論核能時忽略綠能發展,只會喊著用愛發電一樣,沒有理論基礎真的很難展開討論。

唯一稍微可理解的是,有些人可能會覺得「女性主義者太誇張,性別平等怎麼可以要求女性專屬的保障?」例如婦女保障名額,很多人會覺得為何要保障而不是公平競爭呢?但這是忽略了性別不平等是長期的問題,也需要轉型正義。例如國民黨用國語政策消滅我們母語後,現在開始每週 1 小時給母語,你覺得平等嗎?國民黨掠奪台灣人民的財產後,現在說要公平競爭,這樣是真正的公平嗎?這些問題就像是有人過去數百年每天都用棒子打你腿,今天卻說我們用同一起跑線來賽跑很公平一樣,如果我們追求的是真正的平權,那絕對不是給予兩性一樣標準就夠了。

最後說一下這個粉專,這大概是政治方面知識含量最低、錯誤資訊最多的粉專之一了,過去那些一看就知道他完全搞不清楚政治哲學的文章倒是沒關係,台灣人民主轉型不夠、沒有足夠的政治哲學訓練,不懂裝懂、拿著雞毛當令箭都是常有的,但歧視就完全是另一回事。就像家暴,我們可以理解施暴者心理狀態的不健康,但不表示我們就不能對他的暴力行為有道德評價,無知沒有關係,無知又愛現也無妨,但無知不是歧視的藉口,這篇真的太誇張了。

圖片來源:作者 fb

圖片來源:作者 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