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銘

陳思銘

九歲負笈英國,十四年後畢業歸來,創辦英識教育;如今身在港,心也在港,但思想始終停留在彼邦。 www.facebook.com/ukchitchat

2019/6/24 - 18:03

黃秋生的成就

黃秋生

黃秋生

愛子心切的家長都希望下一代能夠獲得巨大成就,但往往因為他們這份單純而可敬的心思,讓我有時候也不敢甚麼話都清心直說。「Samuel,其實我仲有啲『十五十六』,係唔係送個仔去英國真係會好啲?」

這句話,好想說,但不敢說:「係,因為香港很難教出一個黃秋生,但英國可以。」

很多人對黃秋生先生的形象,還停留在《人肉叉燒包》、《爆裂刑警》、《古惑仔系列》等奸到不能再奸、壞到不能再壞的角色。但黃先生在我心目中,就是活生生地展示著一個本來不會發生在香港的教育奇蹟。

廣告

黃秋生曾經讀過的學校叫做則仁,是一家那時候受到社會大眾歧視的學校,因為入讀的學生不是本身家庭背景複雜,便是操行嚴重有問題的學生。

我間接認識一位曾經在則仁當過社工的老人家,而他對黃秋生的評價是:「好細個已經講粗口,最鍾意講鹹濕笑話。」這位老人家回憶以前的黃秋生,眼神仍然帶著一點鄙視,讓我的心也不禁替當時的「壞學生」難過;作為社工也好像不能接受壞學生,可想而知當時的思想是何等封閉。

拍過超過 100 部電影的黃秋生曾經說過,如果不是則仁,香港可能多了一個罪犯。但其實黃秋生沒有說出事實的全部,因為一家學校本身不能調教出一個好學生,惟有是老師才可以有這樣的本事。「調教黃秋生」是某位老師不得不領的功勞,聞說那位老師叫做何老師。

她不是社工,而是則仁的音樂科老師。認識何老師的人告訴我,何老師有種異能,就是在再壞的孩子身上也看得出最優秀的一面。套英文一句話,何老師可以看出每一顆 diamond in the rough。

要教好一個所謂壞學生之前,最基本就是讓那個學生喜歡你;要讓一個學生喜歡你,唯一策略就是從心地欣賞他。

何老師看出黃同學的天資,多方面鼓勵他。

黃秋生今天的成就,不知何老師有多少功勞,但聞說黃秋生到現在仍然對何老師敬重有加,依然在閒時約出來見面,拿到影帝之後會打電話給老師道謝。

有些人聽到「黃秋生的成就」,第一個聯想總是影帝。演藝上的成績固然是黃秋生的成就,但再多的獎項也不及他的風骨來得耀眼。他對很多事情的看法,讓他錯失了很多工作上的機會,但他寧願繼續忠於自己,也不願為「機會」而折腰。是他笨嗎?以前的演藝學院,難入的程度不下於港大,但都給他考進了。很多人說閱讀是黃秋生的習慣,他的口才和知識明顯是廣泛閱讀的累積。這樣的人會笨嗎?

他不是笨,只是在乎一些別人不在乎的東西。

很多人在乎的,是活在世上有多富貴,所以有位跟我同姓的的士司機,不要臉地為國際品牌拍了一個貽笑大方的廣告。

讀過書的人明白,在世時再多的榮華富貴也換不到半個離世後會歌頌你的人。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