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945 年香港重光】軍政府重建香港ㅤ以善治爭取認受

2020/7/6 — 20:35

1946 年 2 月 20 日,第 44 皇家海軍陸戰隊突撃隊向長洲村民派發米及食品。(相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1946 年 2 月 20 日,第 44 皇家海軍陸戰隊突撃隊向長洲村民派發米及食品。(相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1945 年香港重光,百廢待興,夏愨少將領導軍政府短暫 9 個月管治香港。其實重光前後,香港及港命運驚險萬分,充滿變數。

受降過程有驚無險

1945 年 8 月 15 日日本投降後,部份日軍不但拒絕投降,甚至計劃屠殺戰俘。在台北金瓜石戰俘營,日軍守衛收到上級命令,一旦美軍登陸就屠殺所有英美戰俘。幸好,守衛最後沒有執行命令。印尼三寶瓏的日軍甚至與印尼人部隊火拼,事緣日軍指揮官城戶進一郎少佐奉命令只向盟軍投降,拒絕向非正規部隊繳械,結果雙方於 1945 年 10 月激戰五日,上千印尼人犧牲。類似這樣的慘案在香港亦有發生,是為梅窩血案。

廣告

重光前夕,留守本港的日軍主力「香港防衛隊」人數不過 3,200 人,缺乏防空砲和海防砲等裝備,士氣低落,無意反抗英軍。可是,英艦抵港後觀察到日軍有自殺艇和狙擊手,所以英軍 8 月 30 日登陸香港時懷着既興奮又恐懼的心情。

戴維森(Roland Davidson)當時是不屈號航空母艦(HMS Indomitable)的船員,他曾憶述登陸當日,軍官正要挑選登陸部隊,戴維森如實回答感覺有點害怕,反而被選中。其中一名軍官說:「一個受驚的人,正正是一個謹慎的人!(A frightened man is a careful man!)」最後,戴維森與九名同袍持槍在天星小輪附近上岸,未有遇到日軍反抗,還繳獲了一些日軍武器,及阻止華人毆打日軍。其後解放戰俘營、拘留營和接收日軍戰俘的過程相當順利。

廣告

1945 年 8 月 30 日,皇家海軍陸戰隊及海軍人員正在登陸香港。(相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1945 年 8 月 30 日,皇家海軍陸戰隊及海軍人員正在登陸香港。(相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重建香港長治久安

二戰日軍橫掃太平洋,打破白人優越的神話,助長各地的獨立運動。香港重光之後,英國確立以善治營建管治正統性,從而抗衡民族主義興起及脫殖風潮的方針。於是,軍政府及港府施政越益以香港及市民的福祉為本。為期 9 個月的軍政府沒有當自己是留守政府,反而雷厲風行,務求早日令香港重回軌道。

第一,進口食品,糧足民安。日軍投降時,香港庫存只剩 4,400 噸白米。由於戰後廣東實施糧食禁運,軍政府馬上安排從英聯邦及亞洲各地大量進口糧食,禁止糧食出口,並實施價格管制,又鼓勵新界漁農業以增加本地供應,1945 年內多次防範糧食短缺於未然。軍政府亦定期向貧苦大眾免費派發糧食,甚至下令第 44 皇家海軍陸戰隊突擊隊(44 Royal Marine Commando)派米,先不論突擊隊派米是否大才小用,至少無人斗膽搶米。

第二,恢復基要服務,改善民生。在軍政府、英軍服務團、捱過日據時間的香港官商民的努力下,重光兩星期後香港初步恢復基要服務,確保治安,宣布重用港幣,部份學校復學,局勢漸見粗安。英軍更頻頻出動,例如修復九廣鐵路及到郊野修橋開路,方便市民出入市區。第 42 皇家海軍陸戰隊突擊隊(42 Royal Marine Commando)的博德斯中尉(John Wynne Potts)就奉命指派工程兵及 80 名日軍戰俘築路,開通西貢公路。博德斯別名 Hiram,亦即當時英軍配給的香腸罐頭牌子,公路特別以此命名為 Hiram’s Highway。

圖:1945 年 9 月至 10 月,第 42 皇家海軍陸戰隊突擊隊於新界執行警戒任務,與大埔孤兒院的孤兒參與派對,欣賞煙花。(相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圖:1945 年 9 月至 10 月,第 42 皇家海軍陸戰隊突擊隊於新界執行警戒任務,與大埔孤兒院的孤兒參與派對,欣賞煙花。(相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1956 年 4 月 9 日,《華僑日報》〈西貢公路 開路功臣 夏南上尉 視察西貢〉報道。(相片來源:香港舊報紙)

1956 年 4 月 9 日,《華僑日報》〈西貢公路 開路功臣 夏南上尉 視察西貢〉報道。(相片來源:香港舊報紙)

第三,修復航道,復甦經濟。作為遠東貿易樞紐,香港的經濟活動仰賴出入口航運相關設施。然而,戰時日軍和盟軍的轟炸破壞了多個碼頭、船塢及油庫,維港有多艘沉船(包括英軍鑿沉的添馬艦)阻塞航道,日軍留下的遺產是 66 艘不能航行的破船。軍政府接手後,馬止着手重建港口,安裝航標、打撈沉船,還有派皇家海軍掃雷艇清除水雷。1945 年 11 月 17 日,香港股市重開。1946 年初,青洲、長洲、油麻地堤道及哥連臣角等地已重設航燈,方便船隻進出。至於跑馬賽事,則於 1947 年正式復辦。

當時的首席民政事務司麥道高准將(D.M. MacDougall)形容香港復甦迅速,勤勉華人居功至偉。此外,由於大量華人不同程度地協助過日本統治,軍政府未有大搜捕清算,只逮捕審判了約七十名附日者,直至 1946 年 7 月只處死三人。

1946 年 5 月 1 日,港督楊慕琦返港復任,於 8 月推出逐步將香港變成自治邦的楊慕琦計劃,望以政治改革籠絡港人民心。但是,由於研判改革會令中國強烈反彈,而當時港人並不熱切追求自決及自治,隨後兩任港督葛量洪和栢立基就永久擱置了計劃。

 

參考資料:
鄺智文:《重光之路 — 日據香港與太平洋戰爭》,香港: 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15 年。
第一部分 第五章 第四節 - 戰後復蘇. Accessed July 3, 2020.
Henry Wong: 香腸公路的故事 Facebook. Accessed July 3, 2020.
Dan Waters, “THE RE-OCCUPATION OF HONG KONG IN AUGUST 1945”, Journal of the Hong Kong Branch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Vol. 31 (1991), pp. 201-204.
The Jakarta Post. “Thousands Commemorate Semarang Battle.” The Jakarta Post. Accessed July 3, 2020.
“I Wouldn't Go In There: Indonesia: Basement Ghosts.” National Geographic - Videos, TV Shows & Photos - Asia. Accessed July 3, 2020.

Watershed Hong Kong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