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9/15 - 13:06

【9.13 獅子山】有心人搬二十公斤器材上山頂投射字幕成創舉

9 月 13 日中秋夜,有市民將重達 20 公斤的器材搬上獅子山頂,投射字幕「願榮光歸香港」字幕。(朝雲 攝)

9 月 13 日中秋夜,有市民將重達 20 公斤的器材搬上獅子山頂,投射字幕「願榮光歸香港」字幕。(朝雲 攝)

13/9ㅤ獅子山

凌晨三點仍須排隊上山
有心人搬二十公斤器材上山頂投射字幕成創舉
年輕人瘋狂鳩叫,互相取笑,「青春到仆街」

KK 堅持要抱兩歲半的女兒上山。

廣告

「因為警察嗰邊真係愈嚟愈過分。」8.5 他在深水埗和朋友飲酒,旁觀示威者和平地燒衣,卻遭警察舉黑旗放催淚彈。「我明明冇任何裝備,咳到嘔,但警係咁話我曱甴曱甴曱甴……攞支警棍兇鳩我。」

8.31 晚他坐地鐵返工,不幸身在出事車廂。「市民已經喊哂救命話唔好打都照打落去,流到成哋都係血,我自己都成身胡椒水。」

從事搬運的他很清楚,「爭取自由咋嘛,而家我哋連自由都冇埋。警察愈嚟愈過分,但冇人去管,變成警察話哂事嘅天下。」

KK 承認「話就話缺一不可,其實成立咗獨立調查委員會,好多人都會走。但政府死都唔肯成立,死都要幫警察,咁冇得講。」

(受訪者沒有上鏡)

夜晚八點獅子山腳早已水洩不通,一步一停,等候山上的市民下來。筆者等到凌晨兩點半才從山腰登頂,可是山頂依然塞滿了人,沿著山徑排隊,成為獅子山的歷史奇觀。

但筆者並非隊尾最後一人,身後還有一位叔叔,揹著龐然大物的他舉步維艱,因而不時墜後,幸有同行的市民協助。

原來他搬的是一支長逾一米,貌似火箭筒的巨型投射器,先到獅子山脊架設裝備,再將「我願榮光歸香港」和「SOS HK 光復香港」兩款標語投射到獅子山頭。

叔叔自號「熊本熊」,身材亦恰如其分。他解釋全套設備重二十公斤,可惜可攜的電源有限,每幀標語只能維持約數分鐘。當電量告盡,他便毫不無遲疑揹裝備下山。

筆者詢問他為何不惜千辛萬苦換來幾分鐘。他的回答只有一句反問,「你爽唔爽呀?」

9 月 13 日中秋夜,有市民將重達 20 公斤的器材搬上獅子山頂,投射字幕「願榮光歸香港」字幕。(朝雲 攝)

9 月 13 日中秋夜,有市民將重達 20 公斤的器材搬上獅子山頂,投射字幕「願榮光歸香港」字幕。(朝雲 攝)

路上眾人多以「爛 gag」調笑打氣。年輕人尤喜一首改編新歌,不斷尖叫「呀呀呀~死黑警~」,草木百獸皆驚。

很多打氣笑話皆非上一代如筆者可索解,比如「玩月餅,食燈籠」、「上山見到肥媽,落山見到林鄭」、「信我山頂有 7 仔已 fact checked。」不過數名義務救護員為防不測,真的在深夜帶齊食水上山頂,全程陪伴留守者。

約五六十人通宵留守山頂等候日出,多屬年輕人。數十人選擇爬上獅頭;其他人則待在山脊,雙方用電筒和激光互照,開始彼此奚落,隔空取笑,直到黎明才見分曉。事緣山脊更近東邊,日出時眾人聚擁山脊,恰恰擋住獅頭一方視線。獅頭眾人非常不忿;山脊眾人相當得意,得勢不饒人:「你地先落山幫我地攞位(飲茶)啦。」

落山時年輕人毫無倦意,談興不止,「真係青春到仆街。」筆者深以為然。

除了《願榮光歸香港》和耳熟能詳的八字口號,民眾最常說的就是「9.15 維園見」。

有人指正是東角道,但也有人補充:「警察都唔批有咩分別啫?」

後記

深夜身在山腰涼亭,一群年輕人快將隱沒在黑暗中,筆者忍不住問他們去邊,他們說想落山,筆者告訴他們正在去筆架山。自己一生都沒想過,一個行山資歷 Lv 1 的人竟然可以幫到人。

很多人著波鞋甚至拖鞋上山,筆者看得擔心。結果路上有一人迷路,一人拗柴,有勞消防赴援,猶幸毋須勞師動眾到派直升機,多人擠在山頂但安然過度。

獅子山雖不難爬,但山頂畢竟略見險峻,爬任何山都不宜輕忽。請原諒筆者囉嗦:

唔好著波鞋行山呀~
唔好著波鞋行山呀~
唔好著波鞋行山呀~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