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UCCI BEAUTY 唐氏綜合症模特兒的視覺主體:美麗在於網民?

2020/7/10 — 12:51

Ellie Goldstein 圖片素材來源:gucci

Ellie Goldstein 圖片素材來源:gucci

【文:石期舟】

如果能夠仔細留意,網民的留言是要把 GUCCI 是次的拍攝專題置於質疑與死罪,因為雜誌的高尚與昂貴感不能與平等機會及「真實性」的美掛鉤。而我不是要回應此千絲萬縷的觀點。模特兒界別歷年來已經改變了既定的「美」,相信不少人觀看時裝展時都曾有此感:「這個樣子也能當模特兒?我更能勝任。」那麼,為何是次 Ellie Goldstein 成為封面,就更大反感?我在此並不能定論社會對「美」的形塑與社會既定的「美」,但單從唐氏綜合症的視覺主體,我們必須先退後一步,界定清楚自己對與美學的認知。

先承認我們對於模特兒的既定印象是存在缺陷,而且仍流於「我們 / 他們」的階級位置,這指的是另類的視覺主體是次於主流,所以很容易地將 Ellie Goldstein 置放在被觀看的階級。可是,這是不是過分妄想?留意報導中指出,她根本超出了對於自己本身缺陷的認知,她能與主流社會作了溝通,她根本不在乎主流世界的定型,她要活出自己的世界。所以,我在此並非批評網絡對 GUCCI 的商業操弄與封面的美學真實性,我是要強調讀者應該將是次的視覺主體置放於一個平等的距離,觀看唐氏綜合症的封面視覺主體,我們應該從其背後引伸出來的主要訊息:「邊緣也是主流。」既然民主社會是接納多元,為何留言總是強調「她就是醜,不要自欺欺人。」這裏可以花許多時間研究,但我留意到的是,大家先從貶抑 GUCCI 的商業態度之操弄,繼而批評這次封面改變了模特兒的定型。但這就是民主社會的主流?

廣告

沒錯,羅蘭巴特指出廣告是最直接的,因為廣告的意符就直接的、純粹的「賺錢」,是次的邊緣成為主體,無疑最直接的是吸引邊緣也消費高尚。在這,我不是否定網民的觀點,因為這確實是商業機構的市場文化,可是,我們退一萬步來看,記得幾年前的鄭欣宜《女神》一曲嗎?你可以說她的歌曲意念最直接的是要出名,但其背後的解釋是多年來受到惡言相向的攻擊,包括對她的外貌身型、家底、鬼妹性格的言行。而她將自己定義為《女神》,她強調的是非主流所定義的,自信美是基於自己。可惜,該曲出街之際,留言也是滿天的嘲諷,甚至提醒她的醜小鴨不要癡心妄想。

外表之美麗是有既定的尺度?若果有,全球最美的女星賽果就理應一致,如果我們能理解民主中的美學,或許,Ellie Goldstein 在模特兒界別打出一片天的努力也不會因今次的「邊緣形塑成主流」而被定型為「醜扮美」的白費。我在這裡並非否定或者反駁任何一個網民的觀點,因為實在不必辯論「美學」與香港社會的既定設想,僅僅本著民主社會,你確實可以惡意地批評罷了,我只是希望在這裡讓網民停下鼓譟,再次從主流的視覺轉移至「邊緣視覺」,再一次觀看 Ellie Goldstein的「美學」理念,如果仍定型「身材與樣貌」為唯一的美,不如停一停:「美麗在於?」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