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發言因為黎新祥

2019/12/11 — 18:42

黎新祥(圖片來源:Wikipedia)

黎新祥(圖片來源:Wikipedia)

早前在立法會發言,引來了社交媒體一陣熱傳,有朋友問我為何會用三分鐘喪鬧,全因為黎新祥的遭遇,一直沒有人出過聲,作為一個足球撰稿人,只是將文字化作真實聲音版而已。

2007 年亞洲盃外圍賽,香港在小組賽末段主場對烏茲別克,香港隊若能在主場擊敗烏茲別克,是有機會出線決賽週。在這場大戰上演前,香港隊被編在城門谷運動場操練。先不談地點,在這樣的場地作為一支國家隊操練,已經是很離譜。當天因為天氣問題,場地管理員拒絕開門予香港隊練習。

眾所週知,黎新祥教練熱愛足球,一生貢獻香港青訓,深得球員尊重。為了足球理念,他可以放下烏紗也不妥協。為了一課寶貴的練習,黎新祥放下身段,哀求場地管理員開放場地,讓香港隊作最後練習。一個對足球這樣投入的教練,怎會不得民心?怎會不受球球迷尊重?最終香港隊雖然未能出線,但在主場也打和烏茲別克,作為在場觀眾一分子,也替香港隊與黎新祥驕傲。

廣告

可是,黎新祥被政府部門這樣對待,連一句道歉也沒有,因為康文署手握場地,足總也不敢多言。足球項目被剔出精英項目後,黎新祥與一班門生就像遊牧民族一樣,每次練習四處遷移。城門谷事件換上在英國,當修夫基領軍英格蘭在修咸頓的聖馬利球場操練,場地管理員戴夫.羅拔士拒絕開門,這到底是甚麼道理?這也是我在立法會席上質問康文署高官霍太,是甚麼管理!

何鑑江前輩在黎新祥的喪禮上一句悼辭,令人印象非常深刻:「到底是黎祥容不下香港足球,或是香港足球容不下黎祥!」作為一位足球愛好者,小時候的最大夢想,是成為黎新祥的門生,代表香港隊出戰。一個深受廣大球迷尊重的足球嚴父,被政府部門這樣對待,比自己受歧視更難受。這啖氣,足足忍左 13 年,就是這道氣,鼓起勇氣,在立法會發言三分鐘。有人批評我很激動,針對保皇黨。我倒也想問,一件不公義的事,忍了 13 年,可以怎樣平靜表達?當你血汗稅款起晒打靶建築,陳偉豪、葉鴻輝、陳肇麒與歐陽耀沖一班功勛戰將的努力被漠視,你可以心平氣和表達嗎?

廣告

運動員應有更好待遇

有人也問我,為何只替代表香港隊 60 次的球員爭取給予公屋?的確,這是很高的門檻,大約也只有7位球員達標。很多坊間團體,認為其他運動員應有更多的協助。當然,我絕對同意。當天是足球發展會議,我先替足球員兩句是天公地道。再者,當天政府的回應是像哥迪奧拿的足球理念 TIKI TAKA 一樣,將問題傳來傳去耍太極,楊岳橋議員提問,就以其他借口御走建議。在下一階段,大家有好的建議應全面提出以及修改,令更多香港足球員受惠。在不斷壯大的公民社會,可以為香港運動員爭取更多合理待遇,因為運動員也是年青人,付出血汗堅持理想。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