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sportsroad.hk

2020/4/25 - 11:49

【新型肺炎】運動教練轉戰網上收費開課是否可行?

《體路》製圖

《體路》製圖

【體路專題】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無可避免地對香港人的日常生活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社會各階層面對眼下各自的挑戰都大扭六壬,致力「疫境求生」。在一而再被延長的「封場令」下,香港的運動教練首當其衝,沒有場地自然沒有課堂,課堂從缺也就令一眾教練收入銳減。疫情橫行之際,網上視像會議技術大行其道,然而,以網上視像來授課這一套,對體育教練來說又是否行得通?又能否維持生計?

網上運動教學影片從來不缺,部分香港 YouTuber 運動導師在網上有近 100 萬粉絲,外國同類型運動教學更可吸引逾 700 萬人訂閱其運動頻道,但對一眾過去以實體教學為主的教練而言,又能否從中得到啟發?

廣告

(圖:李嘉維 Lee Ka Wai Jimmy – HKG Facebook)

就坊間所見,香港空手道運動員李嘉維早前已經開設直播教學,每堂收費 80 至 90 元,針對兒童至成人提供基礎及進階訓練,一對一及小班教學模式俱備。教授空手道禮儀、紀律及武德,以及基本攻防及自由搏擊技術,他亦會透過鏡頭觀察學生動作作出即時指正,學生亦可即場發問。

向柏榮(圖:體路資料庫)

同屬搏擊運動、榮拳館負責人向柏榮在疫情前,已在 Facebook 和 YouTube 上載運動教學影片,反應不俗。限聚令實施期間,他亦向學生提供一對一直播教學,每節 45 分鐘,目的為鼓勵現有學生盡量維持運動習慣。向柏榮指出網上教學有限制:「先是場地問題,學生家中不一定有大範圍去訓練,設備上亦要瑜珈墊,或者拳套等器材,但可以在家中訓練攻擊動作和體能。」一對一直播教學亦設反應類訓練,譬如手靶訓練,惟打擊感及效果始終不及實際對練。

(圖:Bomber Gym by Wunique 榮拳館 YouTube 直播截圖)

政府日前宣佈再將限聚令延長多 14 天,一眾康樂場所及健身中心仍未能營業,但免費教學影片只能維持人氣,卻難以維生。向柏榮坦言若疫情持續,他考慮近月開始以收費模式開設一對一、或群組網上教學,但認為要保證教學質素,才能運行收費模式:「拍攝質素要好,掌握直播流程技術,否則都不好意思收學生錢。」不同的收費模式亦會影響收生反應,到底是每月定期「課金」,抑或按片段量收費,向柏榮表示暫未有任何定案。

康文署轄下的運動場持續「封場」,對不少田徑教練帶來莫大影響。

搏擊運動尚可透過網上方式授課,但未必每項運動都能「照辦煮碗」。博愛醫院陳楷紀念中學體育老師兼田徑教練的丘鴻海得到校長支持,在疫情下透過視像與田徑隊運動員進行訓練,令他得以維持收入,但他仍認為視像訓練只是輔助工具:「讓學生在現時環境的確有一定提升,但長期只能作為輔助用途。現透過視像與學生做體適能、輕度技術訓練及灌輸運動知識與理論,在空間不足及缺乏如欄架、沙池等器材下難以做到專項訓練。」

丘鴻海(圖:體路資料庫)

在視像課中示範擺手、擺腿等動作,學生會跟著做動作、丘 Sir 透過觀看動作給予意見或提點,但只能維持在普通田徑訓練水平,難以提升更高層次,故視像教學只能屬疫情下短期措施。「教練要透過肉眼觀察運動員動作,留意整個協調動作,每一部份細微錯誤都要立即提出,但視像有機會有誤差,影響判斷。」

但丘 Sir 仍認為視像軟件應用有其可取之處,「香港田徑教練多為兼職,如舉重訓練、出外比賽未必每次能親自教導,但就可透過視像軟件即時給予意見。」如為運動員進行賽前心理調節,或即時觀察運動員熱身情況,令視像軟件成為更好的輔助訓練工具。

曾友正(圖:體路資料庫)

同樣在校長支持下,開始以視像教學的還有籃球教練曾友正,不至於因疫情而「手停口停」,他謂視像教學內容以分析戰術及個人技術為主:「疫情期間,學校亦不希望學生外出自行訓練,教學內容考慮上會先以在家中可做的。在網上找一些合用的戰術片段讓學生觀看和分析,再加體能和球感訓練。」

雖然認為網上教學和親身任教有很大差別,未能即時看到學生反應,學生亦未必全程專心上課。儘管如此,網上教學在這段疫情期間仍有一定好處:「平時的練習時間很緊逼,未必能在戰術及動作中作詳細講解,反而現在著重講解,未來回到場上就能事半功倍。」但曾友正坦言對於視像教學都仍在摸索階段,身為教練亦要勇於嘗試及突破。

柯鈞鎬(圖:體路資料庫)

有以影片教學的尚有足毽運動,港隊成員柯鈞鎬表示:「由於足毽基本四式的動作都不需要很大空間,踢的高度與人的身高相若,所以基本功都能在網上教授。」不過一些進階技術如發球、進攻等需要一定空間及高度的動作,就難以在網上教授。

比起足毽與隊際球類運動,拍類運動和體育舞蹈所受的限制更大,因為一般都需要若干空間進行,要在家居進行網上教學並非易事。如乒乓球及羽毛球,前者由於球拍體積較細而且球有彈性,在室內尚可對牆進行練習,但要網上教學則不容易。乒乓球教練唐瑤瑤表示:「初學者尚可在家練習揮拍,但乒乓球訓練講求手感,對於有一定水平的球手,要經網上教學取得進步是相當困難。」

至於揮動羽毛球拍所佔的空間比乒乓球更大,加上球沒有彈性,在家中進行練習難度更高,羽毛球教練的鄧柏齊指:「香港很少家庭有足夠空間去揮拍,家中練習幾乎不可能。假若家中空間足夠,則仍可進行戰術意識及步法訓練,維持一定的敏捷性。」但在寸金尺土的香港,符合此條件的家庭並不普遍,更莫說要在網上授課。

吳森雋(圖:體路資料庫)

經營體育舞蹈學校的港隊代表吳森雋亦然,他指其舞蹈學校至今已關閉四十多天,亦曾嘗試以視像軟件教學,但遇上不少困難:「鏡頭只能拍攝一個地方或大環境,但一分鐘的舞步已經有極多變化,上身、下身或鎖骨很多細微位置等等,身體發力亦未必每次在在鏡頭正面。目前網上課堂只能專注講解其他內容,如心理、樂理理解等。」他認為體育舞蹈較難採用即時視像軟件作教學,反而預先拍攝教學影片加入剪輯的方法能令學生更容易理解,但一切仍屬摸索階段。

疫情對社會大眾的影響是無庸置疑,然而,「窮則變,變則通」,即或網上視像教學對一眾香港體育教練來說並非完美的解決辦法,甚至仍存有實際技術上的問題,惟要「疫境求生」,選擇適合進行網上視像教學的內容向學生傳授,實不失為一個開源的好方法。只待從中汲取經驗和不斷改進,他日疫情消退,日常生活恢復過來,要保持網上和實體教學雙線發展、並駕齊驅,絕非不可能發生的事。

 

文:李子正、何子淵、彭淬祺、麥景智、三井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