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2019/12/9 - 21:43

【港足.專訪】長居後備的正選門將ㅤ謝德謙等待機會的哲學

謝德謙(《體路》圖片)

謝德謙(《體路》圖片)

【體路專訪】足球場上每隊只有 11 個正選,門將更僅得一人,汰弱留強似乎是大家司空見慣的正常現象。對港足來說,守門員一席更是「既生瑜,何生亮」。葉鴻輝的首席位置一坐便是 9 年,期間不論是王振鵬還是新一代的袁皓俊,也未能威脅「英雄輝」。不過也有一位獲球迷高度讚賞、卻少獲教練青睞的門將一直默默地等待機會。「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入選香港隊。」長居球會正選,但總和港足這麼近、那麼遠的謝德謙如是說。

15 年前的 12 月 3 日,港足出戰由新加坡主辦的三角賽第二場賽事,謝德謙代替范俊業首次擔正,「其實當年我從球證一鳴笛開始就不太緊張,反而記得那時去到新加坡第一課訓練就已經緊張得抽筋。」由被補選進入港足大軍,到突如其來的正選上陣機會,首次為香港上陣的經歷來得就如風一般快。最終香港被緬甸逼和 2:2,謝德謙的「地標戰」成功保住不敗,「雖然贏不到不是最好,但沒有落敗對我而言已經很滿足。作客的賽事始終是難踢,是一次很寶貴而記憶猶新的經驗。」那種深刻的記憶就是連失球的經過、尾段的「神救」也仍牢牢地印在腦袋之中。

廣告

或者現在回想過來,當初會選擇我,未必是因為技術最好,而是因為我年輕。

從著名的「魔鬼教練」黎新祥口中得到稱讚,翌年初的兩場東亞足球錦標賽預賽亦得到上陣機會,剛滿 20 歲的謝德謙風頭可謂一時無兩。「當時的確有種『覺得自己好勁,連香港隊也選我,還可以出場。』的感覺,就覺得很多事都沒有問題了。」人不輕狂枉少年,但謝德謙的輕狂卻令他失去門將最重要的穩定性,之後更被前輩何國泉搶走公民的正選位置,「或者現在回想過來,當初(港隊)會選擇我,未必是因為技術最好,而是因為我年輕,希望港足能給予希望一班年青球員。」

在球會失去正選,就連再披起港隊球衣的機會也一同失去。自從 2004 及 05 年的三頂「喼帽」後,謝德謙在往後數年也只能斷斷續續為港足上陣,披甲最多的一年則是三次上陣的 2010 年。自從 11 年 10 月擊敗澳門的龍騰盃後,他的國際賽紀錄至今便一直停留在 8 這個數字。

「坦白說我沒有怨過。」當躋身決選名單的資格也沒有時,更遑論要再替港足上陣。謝德謙近年大部分時間只能被挑選入 A 隊的初選名單,或替 B 隊在埠際賽等賽事上陣。即使是過去三年表現有目共睹,包括打破聯賽最長時間不失球紀錄、當選「最佳門將」等,但不論金判坤、加利韋特還是麥柏倫的決選名單上,也總是沒有他的名字。「都踢了這麼多年,我很了解足球就是這樣。足球員有時也講球運的,當突然有好時機出現時,只要把握到那個機會就可以。如果要怨,反而要想想入選港足時,表現能否說服別人讓你能坐上『第一』。」

謝德謙不但在南區長居正選,亦是球隊隊長。

好波不如好運,或許就是他這番話背後的意思。2017 年初保持 884 分鐘不失球紀錄期間,港足只有兩場國際賽,謝德謙亦不獲時任教練金判坤青睞,「那時候未能入選我也理解的,因為整條後防線對這個紀錄都很重要。」到去季憑穩定表現獲選「最佳門將」,卻又時不我與地遇上傷患,最終錯過麥柏倫上任後首場國際賽,「3 月被利安高撞到肩膊一級韌帶撕裂後,我已經極速復出兼紮住戰畢足總盃決賽,初選也有入選的,可惜都是趕不及傷癒。天時地利人和,不能怨。」

如果要怨,反而要想想入選港足時,表現能否說服別人讓你能坐上「第一」。

不能撼動的「英雄輝」地位

自東亞運奪金後,葉鴻輝逐漸坐穩一號門將之位,更成為港足史上上陣最多的球員。莫說是謝德謙,即使是其餘曾入選的守門員也不能撼動「英雄輝」的地位,「『阿輝』在港隊一直都有好表現,而且態度和能力都很好,我也不會怨教練些甚麼。」只是沒有機會就沒有表現,沒有表現又沒有機會,如此循環下去似乎注定謝德謙與港足的距離愈來愈遠,「在大賽有無表現其實頗影響前途,奈何我踢的都不是甚麼矚目的比賽,這個就關乎我剛才說的球運。或許有時候你得到一些事,就會失去另一些事,這個世界是有平衡的。」

如果當年轉投南華,這條加路連山道會否令他有機會坐上港足「一號」之位?

重情 vs 戇居

除了在代表隊無甚機會外,謝德謙的球會生涯亦比另外兩名競爭對手顯得有點失色。當葉鴻輝和王振鵬分別曾在最高級別的亞冠盃亮相,他卻只曾在 2012 年亞協盃上陣,或許也是不受關注的原因之一。「我相信踢大會或多或少會有著數的,但我覺得自己現在贏到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謝德謙 16 年的職業生涯只曾效力四支球隊,其中在公民度過十年光景,直至球隊 2014 年放棄角逐新成立的港超聯才轉投香港飛馬。「其實我效力公民時有機會轉會、『上山』加盟南華的,但當時我並無選擇離開,因為球會由我出道就開始用我,我不想因為多些薪金而離開這裡。」這個被好友稱為「戇居」的決定,正是他之前所說的「得到一些、失去一些」的最佳寫照:得到了和公民職球員的感情,但失去在更高層次賽事證明自己的機會。「如果這時這刻公民仍在港超聯的話,可能我仍會在陣中。我是個重感情的人,不想因利益而離棄球會對我的栽培。」

謝德謙(左五)在兩場世盃外均只能作壁上觀。

歌手吳業坤曾經唱過:「原來我坐後備座,原來相愛並非講求付出過有幾多」。但原來除了感情路上外,足球場上亦不一定因為你付出更多,而可以離開後備座。即使謝德謙偶有入選港足大軍,始終仍未能再次穿起那件綠色龍門球衣上陣,「其實我也沒有氣餒的,我太清楚足球世界的運作,而且我也不贊成代表隊要經常換龍門。」他形容情況就像德國隊一樣,長居正選多年的紐亞與一眾後防默契始終比達史迪根更好,後者的確難在一時之間爬過對方。「坦白說入選的大部分都是球會正選,但不能將球會事帶進代表隊。建立默契是要時間,所以我也了解教練讓『阿輝』一直正選的原因。」

要贏正選不是因為對方受傷,是要證明自己的能力比他好。

只是每個球員也總希望落場,謝德謙也不是例外,坐在後備席望著球場會感到不是味兒嗎?「後備門將最大角色就是支持正選和留意比賽,因為有時正選太集中作賽會錯過一些細節,在後備席的反而看得更清楚。有些後備只會埋怨沒有機會,不會思考為何落場的是別人而不是自己,但關係不佳又怎能做隊友?」

上月中對巴林的世盃外,葉鴻輝一度受傷倒地,當時謝德謙和袁皓俊亦立即熱身以備不時之需。或許有些關係不佳的競爭對手,心中會有恨不得對方受傷的想法,「但我從來沒有這個非常自私的念頭。首先我不想隊友受傷,因為要我入替的話『阿輝』傷勢一定不輕,而且要贏正選不是因為對方受傷,是要證明自己的能力比他好。」

這兩場世盃外,正是謝德謙兩年多以來首次入選 23 人大軍名單。訪問當日恰巧是港足公布東亞錦初選名單的一天,謝德謙繼續榜上有名,但同時王振鵬亦重新入選,連他自己也坦言有心理準備會名落孫山,幸而當日所問的落選感受不用公諸於世。然而三場比賽也許同樣沒有落場機會,「其實在七百多萬人之中有機會代表香港,不論能否落場已經很難得。坦白說香港不是很多人注重體育,大家都將目光放在賺錢,但這班傻人放足心機在這裡,代表我們真的很喜歡足球。」近年「香港人」的身份認同隨著不同社會事件提升不少,「香港」這二字也在不同人心中多了不同意義。

就像 15 年的「港中大戰」那樣,感覺是特別不想輸。

港足事隔 9 年再度踢入大賽決賽週,面對的是中、日、韓三支強隊。也許三戰皆北是球迷心中預想的結果,但如何踢出香港人精神或更是眾人的目標,「香港這個地方很特別,她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同時又有一支獨立的代表隊,這個感覺頗奇妙。就像 15 年的『港中大戰』那樣,感覺是特別不想輸。」未來一星期港足將在釜山奮戰,謝德謙或許要再在後備席等待機會,你又會在哪裡支持這 23 人?

謝德謙的手套印上太太及女兒的名字,透露前者在他一度考慮投考消防員時極力反對,「她喜歡足球的程度甚至比我熱烈,更說我可以踢多久就踢多久,很感謝她支持我當足球員。」「謙爸」又希望能有朝一日拖住愛女在賽前步出球場,「至少想有一次,所以這兩年我一定會繼續踢。」

東亞足球錦標賽男足賽程(開賽時間為當地時間)

10/12ㅤ19:30ㅤ中國 對 日本
11/12ㅤ19:30ㅤ韓國 對 香港
14/12ㅤ19:30ㅤ日本 對 香港
15/12ㅤ19:30ㅤ韓國 對 中國
18/12ㅤ16:15ㅤ香港 對 中國
18/12ㅤ19:30ㅤ韓國 對 日本

 

圖、文:麥景智
原刊於《體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