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路編輯室

體路編輯室

體路會為大家採訪屬於香港的體育新聞,並有各方專家定期專欄,更會邀請香港體壇精英親自撰文分享心路歷程,是屬於香港人的體育新聞平台。https://www.facebook.com/Sportsroad

2019/10/21 - 21:34

【Junior.專訪】「淳」港女 I am who I am (下)

歐鎧淳(《體路》圖片)

歐鎧淳(《體路》圖片)

【體路 × Junior】「美人魚」、「淳 BB」、「女神」,這些都是各大傳媒給予歐鎧淳的稱號。不過離開泳池、脫下泳帽、換上便服以後,歐鎧淳還是那個愛吃「茶記」、躲在家裡看 Netflix 的「港女」,仍是與我們一樣會有情緒低谷、懷疑自己的普通人。不經不覺,這位「女飛魚」即將出戰第 4 屆奧運會,在 12 年的 Olympian 生涯當中的高低跌盪,走到游泳生涯的尾聲,驀然回首又會發現這段日子經歷過甚麼?

(續上篇)

廣告

4 屆奧運經歷 12 年時間,由 2008 年的 16 歲轉眼間來到明年的 28 歲,Stephanie 的身心在經過這一個生肖圈後也改變不少,開始踏入泳手「老將」的年紀令她感受尤深。「年輕時不會明白 what it takes to become an Olympian,因為只要很專心、很刻苦地訓練,放盡 100% 就心機足夠。但到了上屆已經有很大掙扎,衝標失敗後更要對抗自己想法和別人的評論,是比以前更多層次的付出。」達標後的訪問多次強調心中只想著 1 分 00 秒 25 這 A 標時間,甚麼「四朝元老」還是「首次 A 標」在每次落水時也拋諸腦後。但其實要尋找如此單純的推動力,背後的痛苦同樣鮮為人知。

「亞運之後我找不到動力再落水,因為根本不知道要付出多少才達到再成為奧運選手的資格。那時候每次臨練水就想找其他事去做,或者攤在床上,總之就拉不到自己去泳池。」Stephanie 於亞運的兩項接力共獲 1 銀 1 銅,當中那面銀牌更是泳隊 24 年來首面。然而經歷高潮之後,卻連恩師張教也拿她沒辦法,「那時我真正考慮過放棄。」

其實我覺得游水很多時都是在磨爛席,誰人磨得夠久夠狠,就一定會向前行。

就像前面說過一樣,Stephanie 陷入了那個自我懷疑的境界。面對上兩屆奧運的衝 A 標失敗,年紀漸大、身邊多了不同事物,她開始失去了方向,「就像拍拖一樣,我自己也解釋不到繼續游是好還是不好、為甚麼想游或不想游。因為連我的身體也似乎說我不想游,但落水之後卻又很誠實地繼續衝。」不過有些事情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堅持,而是堅持了才會看到希望。Stephanie 的狀態自年初起一直冒升,6 月先打破 50 米背泳港績,到 8 月終於以 1 分 00 秒 22 衝破 100 背 A 標。「其實我覺得游水很多時都是在磨爛席,誰人磨得夠久夠狠,就一定會向前行。當然不能保證行得很快或者會去到終點,但就一定會向前。」終於她發現,即使奧運資格已到手,但心中那個歐鎧淳仍會叫自己繼續游快一點、繼續嘗試突破「正秒」。

「我的生涯已經到了終點啊!」與她同齡的筆者,體能最近也恢復得愈來愈慢,忍不住也想問問 Stephanie 有否想過游泳生涯已來到尾聲,誰不知率真的她卻毫不猶豫地說出這句。「奧運就應該一定是最後一屆了,5 屆又如何呢?始終磨爛席也要有限度啊。」游到了終點,但仍差上頒獎台的那一步仍未踏出,59 秒 99 在其心中就是生涯的最後一個獎盃,「不過即使最後沒有這盃也好,我永遠也會記得正秒 22 那天的所有感覺,其實也很足夠。」

明年的這個時候,東京奧運已曲終人散,到時候便知道 Stephanie 能否拿下這個最後的獎盃。但在 2019 年的這一刻,歐鎧淳也會繼續換上泳衣、戴上泳帽,為會在東京水上運動中心發生的一切做好準備,就如我們每一個人一樣,在迷霧中向未知繼續進發。

大師有嘢講

今次《Junior》再次邀請著名運動攝影大師程詩詠(Brian)操刀,為 Stephanie 的封面故事拍攝硬照。Brian 透露將今次當作是 Stephanie 最後一次以運動員身份出現在其鏡頭中,所以希望呈現她貼地及初心未變的一面,「水底照就是想表達她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感覺,潛水落去要解決技術上的問題,幸好泳池水清光靚,成果都非常滿意。」至於 Stephanie 亦謂拍攝的也只是平日會做的事,所以一點也不辛苦,「而且多些人一起吃早餐,又可以一起談談天、哭一哭更開心。」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文:麥景智
原文刊登於 Sportsroad Junior Issue#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