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衛因武漢肺炎煞停全球預防性疫苗接種運動 非洲等貧國恐麻疹再爆發

2020/4/8 — 14:40

在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 (DRC) 一場疫症殺死了 6,500 多名兒童,目前仍在全國蔓延。他們面對的並非全球人人恐懼的武漢肺炎 (COVID-19) ——該病毒才剛到達民主剛果——而是人類一個古老、熟悉且被低估的疾病:麻疹。

23 國暫停麻疹疫苗接種運動

該國的麻疹病例從 2018 年 10 月開始激增。受感染的兒童會發熱、咳嗽、流鼻涕、眼結膜充血,並全身出現紅疹。世衛指,一直有留意民主剛果的麻疹疫情,但該國情況可能是 1963 年有麻疹疫苗以來,全球最大型的麻疹疫情。

廣告

有高度傳染性的麻疹病毒近年在全球傳播。在 2018 年,全球病例比 2016 年增加 58% 至約 1,000 萬宗,病死人數為 14 萬。在富裕國家,麻疹病例急升與反疫苗運動有關;但在非洲等的貧窮國家,問題在於衛生系統差、資金不足,無法為有需要的孩童提供疫苗防護。民主剛果的情況亦突顯到,就算採取防控措施,仍然無止麻疹疫情蔓延,情況更會隨 COVID-19 大流行而惡化:世衛專家小組在上月 26 日已建議醫護人員都先集中治理 COVID-19 病人,暫停所有大規模預防性疫苗接種運動,全球已有 23 個國家暫停了麻疹疫苗接種運動。

在貧窮國家,麻疹與營養不良和缺乏維他命 A 都是頭號殺手,據世衛估計,發展中國家的麻疹病死率約為 3–6%,在最嚴重爆發國家病死率更可高達 30% 。患者通常死於肺炎、腹瀉和脫水等的併發症,康復者也可能會永久失明、聽力受損和腦損傷。該病毒還會在感染後數月或數年內損害免疫系統,造成「免疫健忘症 (immune amnesia) 」,刪除兒童身體原有免疫記憶,最多 73% 相關抗體消失,使他們更易受其他病症侵襲。

廣告

透過呼吸道飛沫散佈的麻疹病毒有高度傳染性,帶毒飛沫更可在空氣中徘徊數小時,因此該病的基本傳染數 R0 (R naught) 為 12–18 ,是迄今已知病原體中最高,這亦是多年全球都無法將之撲滅的原因。 R0 是指無外力介入、所有人都沒有免疫力的情況下,一個感染到某種傳染病的人,會把疾病傳染給其他多少個人的平均數。另一種令人聞風喪膽的伊波拉病毒 R0 僅為 1.5–2.5 ,現時全球肆虐的 COVID-19 則約為 1.4–3.8 。

一劑疫苗僅提供部分保護

兩劑安全有效的疫苗可以預防麻疹,只接受一劑的話僅可提供部分保護,許多貧窮國家的兒童幸運的話會接受到一劑疫苗;亦由於這種病毒具有極高傳染性,因此需要對 92-95% 的人口接種疫苗,才可產生「群體免疫 (herd immunity) 」切斷傳播鏈。不過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研究,民主剛果在 2018 年只有 57% 兒童只接種一劑麻疹疫苗,為該國麻疹爆發創造理想條件。

隨著全球大規模預防性疫苗接種運動暫停,全球接種了一劑麻疹疫苗的免疫率停在 86% ,相信麻疹爆發在其他貧窮地區依然持續。

民主剛果在對抗麻疹的許多層面上都遇上困難。該國的出生率太高,每年有 350 萬新生嬰,因此需要每兩年進行一次大規模疫苗接種運動,要動員成千上萬的衛生醫務人員於全國 234.5 萬平方公里國境逐家逐戶拜訪,亦要以直升機運送疫苗至偏遠地區都是物流噩夢。

疫苗必須保存在 2–8°C 之間,在炎熱的天氣加上電力供應不穩都是民主剛果醫護面對的困局。另外,負責注射疫苗的醫護也需要額外培訓,因為麻疹疫苗本身為粉末狀,須與無菌稀釋劑一起配製,然後在 6 小時內使用。由於無菌稀釋劑可稀釋十劑疫苗,有醫護擔心造成浪費,在不足十個適齡兒童參與的疫苗接種日中,他們寧願放棄為兒童注射疫苗。最重要的是,民主剛果一直與伊波拉、霍亂、黃熱病,甚至剛開始的 COVID-19 搏鬥,令接種麻疹疫苗的優先次序再減低。長期的政治挑戰、內亂同樣使該國無法提高疫苗接種率。

不過,現時美國與澳洲分別已有兩個團隊開發新的麻疹疫苗輸送系統。該種疫苗使用微陣列貼片 (microarray patch) 技術,看似帶有數百根微針的膠布,每支微針都攜帶少量活性病毒的凍乾疫苗,將膠布貼在皮膚上 5 分鐘內即完成注射疫苗。

來源:
Roberts, L. (2020). Why measles deaths are surging — and coronavirus could make it worse. Nature. doi: 10.1038/d41586-020-01011-6

文/Alan Ch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