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加氟水損幼童智力,真定假?

2019/8/21 — 15:24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年前香港曾在多個屋苑與學校等曾發現鉛超標,令人非常關注食水安全問題,市面上更因而出現更多濾水產品,又有廣告聲稱蒸餾水更安全更健康最新刊於《美國醫學會兒科雜誌 (JAMA Pediatrics) 》的一份研究 [1] ,就指水喉扭出的氟化水可能會令幼童智商下降。到底我們是否需要擔心,立即促請水務署停止在食水中加氟呢?

食水加氟歷史

食水加氟的歷史其實相當悠久。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NIH) 旗下的國立牙科和顱面研究所 (NIDCR) 第一任總監 Henry Trendley Dean 早在 1930 年代已發現食水加入氟化物,可保護口腔與牙齒健康。到 1945 年, Dean 首度在美國密歇根州第二大城市大急流城食水系統中加入氟化物進行大型對照試驗,以驗證他的假設。最終結果顯示可顯著降低市民患蛀牙比率達 60% ,在 1951 年開始美國當局開始准許於食水內加入氟化物,此後世上不少國家和地區例如澳洲、英國、巴西、香港等都相繼仿效做法。食水加氟亦被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CDC) 列為 20 世紀十大公共衛生成就之一 [2] ,並獲得世界衛生組織和其他部份全球和地區性健康和牙科組織的肯定。

廣告

不過,近年越來越多聲音反對做法,並指有機會影響骨骼健康 [3] ,以及有中毒之嫌,部份說法如水中氟化物會致癌屬無根據 [4] (雖然易潔鑊的有機氟化物塗層會致癌,但這是兩碼子的事),而且全球並非所有國家與地區都採納此防蛀牙方法,根據《科學》的說法 [5] ,只有 5% 人口正在使用加氟食水,本地網民甚至曾要求「取消這種過時做法 [6] ,聲稱增加牙齒健康服務開支更好。

最新的研究是加拿大衛生部有份資助,團隊由 2008 年開始在該國 6 個城市收集數據,分析近 600 個孕婦尿液中的鉛、山埃等多種成份的濃度;當中 40% 人曾飲用氟化水,其尿液含氟量為每公升 0.69 毫克,其他身處於無氟化水的孕婦尿液含氟量為每公升 0.4 毫克。

廣告

在孩童出生後 3-4 年,研究團隊會為他們進行符合其年齡的智商測驗。在撇除母親收入、教育程度、懷孕時體重、飲酒量以及其他化學物質攝取量等可變因素後,團隊發現尿液含氟量每上升 1 毫克,則會令男童智商下降 4.5 分,但女童智商則完全不受影響。在後續的調查,母親向團隊自行匯報懷孕期間飲水與飲茶量,由於我們已知植物本身可從泥土與水份吸收氟,因此團隊也將茶葉列入可能氟攝取源頭。團隊發現尿液含氟量每上升 1 毫克,不論其孩子是哪個性別都會減少 3.7 分。

團隊在報告中未能解釋為何兩種研究方法得出不同的智商下降,但估計是男女從環境吸收氟的能力不同。在報告刊出後多個專家均對研究手法及結論有保留,尤其自行匯報的調查一向都被學界指是可信性較低的研究方式,這只屬初步的研究而國際間的標準向來不是因為單一研究就會改變,所以各國衛生部門與世衛相信會繼續建議用氟預防蛀牙。

也因為報告的爭議性,《美國醫學會兒科雜誌》亦罕有地在報告中刊出編輯啟事,指發表是次研究決定「並不容易 (was not easy). 」,事前亦已作出額外審查。

根據水務署的資料,香港近年的食水含氟量平均為每公升 0.48 毫克,最高則為 0.62 毫克 [7] 而世衛現時將食水安全含氟量訂為每公升 0.5-1 毫克 [8] ,因此是符合國際標準,市民不必過於恐慌。

另外,研究只發現氟攝取量增加與智商可能有關,不等於氟攝取量增加幼童就一定有較低智商,攝取氟的方法不只於食水,牙膏、食物(尤其蔬菜)中都含氟。更重要是, 不同智商測試得到的結果會有差異,兒童不同時期測出的智力可能亦有不同,基因也是另一影響智商的因素,所以我們現時是否就立即與氟割蓆呢?學界絕對需要進一步研究才能確定氟化水是否對人體有害。

參考:

  1. Green, R., Lanphear, B., Hornung, R. & et al. (2019). Association Between Maternal Fluoride Exposure During Pregnancy and IQ Scores in Offspring in Canada. JAMA Pediatr. Published online August 19, 2019. doi:10.1001/jamapediatrics.2019.1729
  2. CDC. (2 April 1999). Ten Great Public Health Achievements -- United States, 1900-1999. MMWR Weekly April 02, 1999 / 48(12);241-243.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dc.gov/mmwr/preview/mmwrhtml/00056796.htm
  3. McDonagh, M.S., Wilson, P.M., Sutton, A.J. & et al. (2000). Systematic review of water fluoridation. BMJ 2000;321:855. doi: 10.1136/bmj.321.7265.855
  4. Unde, M.P., Patil, R.U. & Dastoor, P.P. (2018). The Untold Story of Fluoridation: Revisiting the Changing Perspectives. Indian J Occup Environ Med. 2018 Sep-Dec; 22(3): 121–127. doi: 10.4103/ijoem.IJOEM_124_18
  5. Price, M. (19 August 2019). Drinking fluoridated water during pregnancy may lower IQ in sons, controversial study says. Scienc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08/drinking-fluoridated-water-during-pregnancy-may-lower-iq-sons-controversial-study-says
  6. 大泡禾. (16 February 2018). 其實點解氟有神經毒性但食水廠仍然加足咁多年. 連登. Retrieved from https://lihkg.com/thread/562948/page/1
  7. Water Supplies Department. (n.d.). Drinking Water Quality for the Period of April 2018 - March 2019.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sd.gov.hk/filemanager/en/content_1182/Drinking_Water_Quality-e.pdf
  8. Farwell, J.K., Ohanian, E., Giddings, M. & et al. (2004). Fluoride in Drinking-water. WHO. Retrieved from https://www.who.int/water_sanitation_health/dwq/chemicals/fluoride.pdf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