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陳雲 — 武漢肺炎判斷的科學哲學

2020/2/20 — 12:31

陳雲原文

新型冠狀病毒(舊稱/俗稱武漢肺炎)目前有兩種醫學見解,有認為它傳染力一般,而且比一般流感的殺傷力還要低的,也有認為它極度致命的、傳染力強大的,香港準備一百四十萬人睡醫院的。德國專家以可靠的外國病例來判斷,認為致命率在 2% ,而且可以在療養之後康復;日本專家估計中國大陸的確診比率不高,故此認為致命可以低到 0.3-0.5% 的致命率。香港的公共衛生專家卻說可以高達 60% 全球感染,香港就會有一百四十萬人感染。美國的疾病預防中心 (CDC) 說不肯定,因為中國大陸的確診方法不可靠,數字不可靠,但死亡率維持穩定,維持在一千多人左右,並未因為近日因為測試劑供應多了而令確診數字飆升而死亡率增加。 CDC 將中國的數據計算在內, CDC 認為武漢肺炎的死亡率略高於一般感冒。

同樣是醫學判斷,你怎樣選擇? 同樣是香港,對於武漢肺炎的傳染力及殺傷力,香港大學的微生物學教授的判斷、中大醫學院教授的判斷,與主流政府微生物學家的判斷,可以天差地遠。為什麼會這樣? 

statement 1) 德國專家... 認為致命率在 2% 

廣告

statement 2) 日本專家估計中國大陸的確診比率不高,故此認為致命可以低到 0.3-0.5% 的致命率

statement 3) 香港的公共衛生專家卻說可以高達 60% 全球感染,香港就會有一百四十萬人感染

廣告

statement 4) CDC... 死亡率維持穩定,維持在一千多人左右,並未因為近日因為測試劑供應多了而令確診數字飆升而死亡率增加

okay, 首先,死亡率 (mortality rate) 跟傳染力,或「多少人受感染 (incidence) 」是兩回事。以一個簡單幼稚的看法,死亡率較高,受感染的人數就會較少。
高死亡率的傳染病有 SARS, H5N1 等,病毒傳不遠,病人已經死了。傳染力被病原體本身的殺傷力有所限制,比較科學的說法應該是,需要跨物種的動物病原體本身不習慣與人體共存,所以有機會對人體有大殺傷力,而短時間內和病人宿主「攬炒」,所以病原體 is 'halted by their own success' 。

又所以 SARS (死亡率 <10%)當年全球「只有」八千多人受感染,而 H5N1 (死亡率 >50%)多年來「只有」七百人受感染。
 
相比,筆者最「喜歡」的病原體弓形蟲 (Toxoplasma gondii),感染了全球一半人口,並能感染世界上絕大部分的溫血動物,包括人類、鳥類、畜牲,甚至鯨魚,企鵝都有它的蹤跡。弓蟲症死亡率低,也早已傳染全球,「足跡遍天下」

(1) 跟 (2) 提出的致命率的確是有分別。死亡率是死亡數字除以患病人數,如果專家對患病人數有不同見解(要病毒測試陽性?還是要肺部 X 光 「花曬」?還是只需要症狀?...),就會計算出不同的死亡率。當然,武漢肺炎還未完,這數字亦會不斷被更新。

(1) (2) 和 (3) 卻並不是「天差地遠」。 (3) 是一個對肺炎傳染力,而不是死亡率的預測。 (1) (2) 和 (3) 其實並不是互斥的。我也希望全球感染不會有 60% 那麼高,60% 全球感染、香港一百四十萬人感染,如果乘以 0.3% 的致命率… well, 你自己計。

(4)  測試劑供應多了→令確診數字飆升→死亡率增加??!由於死亡率是死亡數字除以患病人數,所以確診數字飆升是會令死亡率下降的。 But hey, “Never let the truth get in the way of a good story"! 民俗學 KOL 請繼續吹,信徒請繼續信。信者得救嘛!

全世界,只有醫學治眼判斷準確。而醫學治眼並非流行病學專家,他只是讀醫科以外讀多一年流行病學。呼,寫出來都打冷震!

PS. 以上 statements 1-4 未經本人 fact check ,牛仔很忙!

作者 Facebook 專頁作者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