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價抗抑鬱藥可降 COVID-19 患者病死風險至少 26%

最新刊於《美國醫學會雜誌 (JAMANetwork Open》的研究分析去年在美國感染 COVID-19 的逾 80,000 名患者健康記錄後,發現選擇性血清素再攝取抑製劑 (SSRI) 抗抑鬱藥的人,能明顯降低患 COVID-19 後死亡風險。

該個加州大學三藩市分校與史丹福大學合作的研究表明,使用抗抑鬱藥氟西汀 (Fluoxetine) 治療患者的死亡相對風險在統計學上顯著降低了 28% ;而接受氟西汀或氟伏沙明 (Fluvoxamine) 治療的患者死亡相對風險則降低了 26% 。

雖然研究結果僅顯示數據中的相關性,而不是因果效應的證據,但類似關聯並不是首次被發現。

過去許多研究觀察到,服用抗抑鬱藥在某種程度上幫助 COVID-19 患者抗病,例如上月有研究顯示,氟伏沙明可將高危人口患 COVID-19 重症入院風險降低近三分之一。然而,背後的確切機制尚未完全被了解。

在是次研究中,團隊則發現到 SSRI 為何對 COVID-19 患者有幫助,當中涉及的機制也可能不止一個。

團隊在報告中指出,過去的研究已顯示 SSRI 具有通過減少幾種促炎細胞因子介導的抗炎特性,包括白介素 6 (interleukin 6) 和腫瘤壞死因子 (tumor necrosis factor) 。不過,除了抗炎作用, SSRI 也有可能阻礙冠狀病毒 SARS-CoV-2 在體內紮根的過程。

包括氟西汀和氟伏沙明在內的 SSRI 抗抑鬱藥,屬於稱為酸性鞘磷脂酶功能抑製劑 (FIASMA) 的一組藥理化合物。

這些化合物抑制可降解細胞膜脂質鞘磷脂 (sphingomyelin) 的酵素酸性鞘磷脂酶 (ASM) ,並將之分解成其他分子,包括一種稱為神經酰胺 (ceramide) 的分子。

沒有參與研究的巴黎大學精神病學家 Nicolas Hoertel 於伴隨報告刊出的評論文章中指出,臨床前數據表明, SARS-CoV-2 激活 ASM-神經酰胺系統,導致形成含大量神經酰胺的膜結構域,該域會通過聚集 SARS-CoV-2 入侵的細胞受體 ACE2,以及釋放促炎細胞因子來促進病毒入侵和感染。

換言之, SSRI 可能會破壞病毒用作據點的分子,從而使 SARS-CoV-2 更難感染細胞,而 ASM-神經酰胺系統可以是  COVID-19 治療的潛在目標。

Hortel 補充,由於目前世界上大多數人口都未接種疫苗且 COVID-19 仍然廣泛流行,所以 COVID-19 的有效治療方法尤其是那些易用、有良好耐受性、可口服的廉價藥物,將有助資源貧乏國家降低與 COVID-19 相關的死亡率和病發。

來源:
Science Alert, Antidepressants Linked With Less Risk of Dying From COVID-19, Study Finds, 15 November 2021

報告:
Oskotsky, T., Marić, I., Tang, A. & et al. (2021). Mortality Risk Among Patients With COVID-19 Prescribed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 Antidepressants. JAMA Network Open 2021;4(11):e2133090. doi:10.1001/jamanetworkopen.2021.33090

文/Alan Chiu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