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 HIV 、SARS 、腹瀉「舊藥」 或有助幫助治療武漢肺炎

2020/2/11 — 16:00

武漢肺炎症情至今錄得至少 43,101 宗感染個案,當中約 3.8 萬人仍接受治療。抗疫其中一個問題,是現時未有專門藥物治療患者。中國中南大學流行病學家李廣迪及比利時 Rega 醫學研究中心微生物學家 Erik De Clercq 於《自然》刊登評論文章,提出數個可行方案。

文章指現時情況危急,新藥物或疫苗可能都要用上數年時間研究,難以解決燃眉之急。研究人員根據治療 SARS 及 MERS 的臨床經驗,分析各種現存藥物,包括 HIV 病毒藥物、乙和丙型肝炎藥物,以及流感藥物,對於治療新型冠狀病毒 (2019-nCoV) 的效用。

要找出有效藥物,兩位學者建議可從病毒分子結構開始了解。新型冠狀病毒屬於單鏈 RNA 冠狀病毒,其基因譜與 SARS 和 MERS 病毒一樣都擁有非結構蛋白 (Non-structual protein) 、結構蛋白 (Structural protein) 及輔助蛋白 (accessory protein) 的排序。其中 4 個非結構蛋白更是冠狀病毒生命周期內不可或缺的酵素 (enzyme) 。此些蛋白連同幫助病毒入侵細胞的刺冠狀蛋白結構,均是研發新藥物的焦點。

廣告

據生物學家初步對新型冠狀病毒的基因譜分析, 4 個酵素的催化區域 (catalytic sites) 的基因排序均與 SARS 及 MERS 的酵素相似。其後一些蛋白結構分析亦發現病毒酵素內的藥物結合位置 (drug-binding pocket) 也類似 SARS 及 MERS 病毒。

李廣迪和 Erik De Clercq 由此估計,一些現存抑制 SARS 和 MERS 病毒的藥物,或可用作治療病人。這類藥物包括針對病毒本身藥物 (virally targted) ,以及針對宿主細胞 (host-targeted) 藥物。

廣告

針對病毒藥物包括已獲批抗病毒藥物 favipiravir 和利巴韋林 (ribavirin),以及實驗藥物 remdesivir 和 galidesivir 。較早前,中科院已指出 HIV 病毒及伊波拉病毒藥物  remdesivir ,或可用於治療新型冠狀病毒。除此以外,他們亦指出部份治療酗酒或 HIV 藥物也可能有效用,有機會可抑制病毒蛋白酶,但仍需更多分子生物學與臨床研究確認。另一藥物可攻擊的目標,則是冠狀病毒的刺狀蛋白。針對此類蛋白的藥物 Griffithsin 因此可能有效,但亦有需要調整藥力及藥物輸送系統 (drug delivery) 。

另一類藥物則是用作針對宿主細胞。李廣迪和 Erik De Clercq 指,長效干擾素 (pegylated interferon) 或可用於刺激病人免疫反應來控制病情,不過藥物似乎會引起多種副作用,使用時需要按情況調整劑量,甚至停藥。他們也提出可以採用一些細小分子藥物,例如 chloroquine 等,以控制病毒影響身體細胞的相互作用,而腹瀉藥物 Nitazoxanide 也似乎有一定抑制冠狀病毒作用。不過此類藥物大多都未被批淮使用,需更多研究確認安全性及效用。

現時科學家已開始測試部份藥物,李廣迪和 Erik De Clercq 強調盡快找出有用藥物對於抗疫極為重要,而今次疫情也顯示現時有急切需要,重整旗鼓,研發更廣闊光譜的抗病毒藥物,對付冠狀病毒。

來源:
Li, G.D. & De Clercq, E. (2020). Therapeutic options for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 doi: 10.1038/d41573-020-00016-0

文/Edward Ho、審核/Alan Chiu

發表意見